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双罗:罗浮生X罗非】生煎

又到了梅雨季。

清晨的上海升腾起一片朦朦胧胧的雾气,雨丝如针,不急但密,人走在街上不打伞也不是,打伞也不是。

罗非蹲在地上擦放大镜片,他们今天被喊来的太早,前面街口那个生煎摊的第一锅生煎还没起出来。大清早的肚子空空,即使看不到生煎的影儿,舌尖鼻腔里也仿佛充裕着浓郁的肉香。

罗非咂了咂嘴,脑子里想的却不是前面街口那家的。他今天早上本来是要赶回罗家吃早饭的,罗家大师傅做的生煎皮薄馅大,金黄酥脆,他口味从小被大师傅这一手养刁了,轻易不愿意吃外面的生煎,不仅不吃,饿的时候想都懒得想。

要是现在就往回走,还能赶得上去罗浮生床上把这位少爷从被窝里捞出来。但是偏偏事儿赶上了,地上躺的这位死的太是时候,丝丝缕缕地又牵扯出众多事项来,把他拽的死死的,一步也走不开。

他扯了扯头发,把食和色都从脑子里都扯出去,然后起身把本杰明招呼过来吩咐了几句,接着一扭身打算去大路上看看线索。

这位不幸的仁兄死在逼仄的弄堂里,罗非躲着水坑,刚踏出弄堂一步,就看见大路上一辆锃黑瓦亮的别克车稳稳当当停在了大街对面。

罗非看着车窗后的罗浮生:......

罗浮生打开车门跳下来,他简单地穿了件白衬衫,袖口随意挽到小臂上面,衬衫勾勒着腰线,最后消失在修身的西装裤里。他半倚着车门,摘下墨镜扔回车里,冲路对面的罗非笑了笑,整个人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慵懒随意。

但是罗非特别清楚罗浮生这么一出绝对不随意,就冲他起这么早还穿的这么人模狗样的这事就不可能随意。不仅如此,罗非还非常清楚,他要是再不过去,下一秒罗浮生就要对着他吹口哨了。

于是罗非回了下头,确认人群尚远,然后大步朝罗浮生走了过去。

罗浮生笑了起来,然后皱着眉假意抱怨道:“神探,不是说昨晚上回家吗?”

“昨天晚上整理太晚了,”罗非往后偏了下头,“今天早上你也看见了……”

罗浮生啧了一声:“当初就不该把你介绍给警厅那一帮人,天天给他们打白工。”

罗非几不可见地翻了个白眼:“......那是你介绍的?”

“你自己有本事行了吧,”罗少爷的白眼从不藏着掖着,“上车。”

打开车门扑鼻而来是罗家生煎的鲜香气息,罗非刚才隔着玻璃就看见了。罗浮生把饭盒从前座拎过来:“知道你惦记这口吃食,没吃饭呢吧?”

不用说,这又是问了警厅厅长了,才知道时间地点,一捉他一个准。

罗非一想到厅长那个老狐狸大清早被罗浮生的电话喊醒,还得敢怒不敢言地去应付这位爷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他摸着鼻子低头笑了笑,伸手去拿那盒生煎,结果没想到罗浮生托着饭盒在他鼻子底下转了一圈又灵活地藏到身后去了。

罗非挑眉:“?”

罗浮生笑眯眯地朝他抬了抬下巴:“亲我一下。”

罗非愣了一下,紧接着就笑了:“你一大早的横跨大半个上海,就为了来跟我讨个吻吗?”

罗浮生说:“也想讨点别的,怕你害羞不想给。”

这人真是...亲你一下就知足吧。罗非小臂抵在车窗玻璃上,把罗浮生圈在手臂和车垫靠椅的狭小空间里,然后温柔轻柔地在罗浮生的唇上亲了一下。

“这是饭钱,剩下的回去补给你。”罗非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接着手一勾从他身后拿过了饭盒。

罗浮生满足地靠回座椅里,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晚上我来接你,今天必须回去。”


——

段子随便看看哈。类似太子和伴读书童的关系,竹马竹马从小甜到大~

评论(9)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