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桃莓莓

♠️💙♣️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快新】新加坡豪华六天七夜双人游

——关于m23的我的yy🤗






01—偷人抢人


怪盗很会掐小侦探的软肋。


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揪人小辫子,不被偏爱的也有恃无恐。仗着自己知道人家的秘密,猖狂得为所欲为,顶着侦探的身份侦探的脸公然出现在本尊面前,和侦探的朋友们聊骚。


而江户川一点办法也无,真是好气。


好吧,也不是没有。


至少可以用超科学足球狠踢他一脚泄愤。


然后怪盗把他这点仗势也拿走了。


他依旧嚣张无比,晚上十二点,穿着白西装白披风款款降落在江户川小朋友的卧室里。而小侦探穿着米色睡衣,一身装备放在枕头边,睡得安详无比。


一点反抗能力也无。



02—小侦探醒了


江户川柯南在滨海湾金沙酒店顶层豪华套房的柔软大床上醒来,窗帘一拉,入目是新加坡璀璨的夜景,360度豪华城市景观给人无与伦比的震撼。


某个怪盗坐在长条桌后面的老板椅里,穿戴整齐,甚至给他来了个脱帽礼——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


大晚上的,用的还是敬语。


而小侦探穿着睡衣,头发乱如正常状态的黑羽快斗鸡窝,用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反应过来的小侦探气死了,下意识就要射......


但是,没球可射。


鞋也是普通的拖鞋。


睡衣还不是自己的睡衣,是酒店的。


怪盗笑嘻嘻,我亲自给你换的~


真素气死柯了。


小侦探要咬人了。



03—孩子还得好好哄


怪盗开始讲道理,你看看,这里距地面180米,距东京5300公里。


跳楼不好跳,回也不好回。


何况就算你从我身边逃走了,你还是个小黑户,回国算偷渡。你就当微博中奖,新加坡豪华六天七夜双人游,出来放松放松心情。


江户川开始翻白眼。



04—关于目的


工藤新一的环境适应能力是非常强的,所以小侦探没喊没跑,安心待着开始吃据说一顿五千日元的晚饭。


反正花的是怪盗的钱嘛,当然要点最贵的。


江户川问:“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怪盗托着下巴:“你这么聪明,自己猜。”


“反正你肯定是来偷那个宝石的啊,怎么,叫我来抓你吗?”


怪盗神秘兮兮:“我叫你这个侦探来,当然是叫你做侦探的工作的。”


“哦?案件呢?”


怪盗继续神秘兮兮:“案件即将发生在这个酒店里,凶手是……怪盗基德。”


回想起之前种种,小侦探马上明白:“又有人给你挖坑跳啊。”


怪盗痛心疾首:“人优秀了就是遭人恨。”


江户川:“……”


江户川打断了怪盗的自恋读条:“不能在事件发生之前阻止凶手吗?不管怎么说,死者是无辜的。”


怪盗点头,然后掏出一条泳裤:“凶手需要死者的身份足以引起他想要的波澜,顶楼的无边泳池是所有富豪不会错过的景点,我要去那里找人。”


“所以名侦探,现在换衣服跟我游泳去。”



05—游泳需要的防水妆容


知名美妆推主怪盗基德简单给小侦探美了个黑,自己的妆则精致了八百倍不止。


于是,当一个窄腰长腿,腹肌和人鱼线分明的金发帅哥走进泳池的时候,大家集体沉默了。


这个迷人的家伙丝毫不收敛自己的荷尔蒙气息,而事实证明,这份无往不胜的利器再一次帮助他得到了他想要的——全场的注意力。


江户川自动离他八米远,在没人注意的角落里默默观察,并记下了每一个可疑的和可能成为靶子的人。


回到屋里,俩人披着浴毯就开始速速分析,话刚讲到一半,就听到一声响彻云霄的尖叫。


他们还是晚了一步。



06—关于尺寸


出门接受警方问询前,江户川换上了怪盗准备的全套衣服。


包括内裤。


尺寸竟然特别合适。


怪盗倚着门框看他,贼兮兮地说,趁你睡觉时候量的哦。



07—关于称呼


既然已经变装成金发碧眼的帅哥,怪盗提要求说:“在外面不要叫我KID。”


“那我叫你什么?”


怪盗认真想了想。


“欧尼酱?”


“……”


小侦探觉得布星,小侦探觉得恶熏。


“不要一脸便秘的表情平井酱,人生就是要坦然接受很多你不想接受的事情。”


江户川嘴角抽搐,最后还是“お前”来“きみ”去,突发状况就喊一声“KKKKKKKKKID!”


怪盗快被他喊出心肌梗塞,手速两百八地捂住了对方的嘴:“你能小点声吗少爷?”


怪盗心力交猝:“名侦探,咱们这样偷偷查案违法的,你小心被抓起来。”



08—CB状态下的CP


没办法,怪盗最后还是假扮了工藤新一,名正言顺地带着自己的弟弟进入了现场。


怪盗和侦探开始了奇妙的合作。


小侦探查起案来六亲不认,只认线索,一般一进现场就会给你生动形象地展示什么叫撒手没。


试问哪个带他的操心家长没问苍天问大地,没痛心疾首地问过一句:“柯南去哪儿了?!”


怪盗没有。


甚至小侦探始终没远离过他身边超过五米。


其实小侦探的行为之所以看起来无迹可循,纯粹是因为爆高的智商碾压。


别人是思维跳跃,他是思维跃迁,一步从太阳系跳到河外星系,不怪别人看不住,就这脑子这速度歼20也跟不上。


但是怪盗能跟得上。


小侦探爬上没人注意的橱柜,他在下面接着人。


小侦探避开人群钻床底,他用手垫着床帮防止他磕到头。


小侦探要查地毯上的头发丝,他在一边递放大镜。


小侦探要看嫌疑人的日记,他递上本子笑得神秘兮兮。


小侦探打开了45楼的窗户往外……


怪盗一把把人拽回来:“你疯了?这是45层。”


怪盗被盯得发毛,半晌后无奈地叹了口气:“要跳也是我跳。”


夜晚,褪去伪装的怪盗在新加坡的半空中打开了自己的滑翔翼,巨大的银翼隐匿在凌晨的夜空中,怪盗拥抱着风,也抱紧了怀里的小侦探。


没办法,他硬要跟来的。


怪盗发现和侦探相处的这些天,他越来越没脾气。


只能像伺候操心少爷的管家一样,说句:“ハイハイ。”


没办法,都是自己作的。


一百五十米高空上冷风阵阵,认命的怪盗帮小侦探裹紧了脖子的围巾,抱着他向下一个目标飞去。



09—真相当然要侦探揭晓


“但是,是我这个正牌侦探,不是你哦。”


“哈?”


说这话的时候怪盗正帮江户川少爷擦头发,“江户川柯南出现在你那些熟人面前?你要怎么跟他们解释?”


“那如果出现的是工藤新一呢?”


怪盗听不懂了:“那不还是要我上,你怎么变回去?”


江户川没回答,只自顾自地说:“没用的新加坡警方都要下你的通缉令了,我要给他们一个漂亮的反转。”


“那个人还要借你的名义行凶,我要做个饵引他露出马脚。”


“没有什么比基德本尊这时候出现更能令故事走向高潮的了,不是吗?”


侦探向后仰着头看他,一双湛蓝的眼睛闪着亮晶晶的光,自然上翘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自信又诱人的弧度。


怪盗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所以你要怎么变回去?”


侦探神秘一笑:“山人自有妙计。”



10—哀酱怎么在M23里露脸


人虽然来不了,但药可以。



11—KS厨:想看K新场但是不想让侦探嗑药呜呜呜


江户川吃药前把怪盗赶了出去,借口是不想灰原的药被别人看见。


怪盗乖乖退出去,靠着侦探的房门玩扑克牌,然后在工藤新一发出第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的时候撞开门冲了进去。


工藤新一缩在被子里,发着抖,出了一身冷汗。


怪盗吓坏了,他说,你不是说没危险的?


怪盗给了侦探一个拥抱,他说,我宁愿不要这个真相,你以后不要再吃这个药了。


侦探累得快虚脱,他靠着怪盗肩上说,好,听你的。



12—KS厨真的想看他们两个针锋对决


真相和怪盗一同降临,但是大家这次异常兴奋,甚至在酒店里开赌局压到底怪盗还是名侦探能赢下这局。


刚抓完犯人的工藤新一转眼就跑上了顶楼,怪盗又站在了他对面。


怪盗感觉自己肾上腺素飙升,他说,我好兴奋啊,名侦探工藤新一。


侦探笑得贼兮兮:“好说,我也是。”


话音刚落,四面八方的警用探照灯“啪”地打开,照得人无所遁形。


怪盗哑然失笑,原来名侦探也给他挖了个坑啊。


展开滑翔翼的前一秒,怪盗说:“作弊可不是绅士作风啊,下次见面再分胜负吧名侦探。”



坐在指挥车里,侦探听警员愤愤地说,最后还是让KID逃走了。


工藤新一望向和警察搜查路线正相反的那片天空,笑了起来。


这次先放你一马。



13—那怪盗有没有软肋呢?


没想到,“下次见面”来得这样快。


和之前许多次一样,变回去的小侦探又双叒叕在卫生间赌到了怪盗。


他趴在卫生间的隔板居高临下地看着怪盗,幽幽地讲完无懈可击的推理之后,他问道:“我说的没错吧,黑、羽、快、斗?”


“!!!”


怪盗人都吓白了一个色号。


虽然怪盗没承认,但小侦探还是得意了:“你不觉得在新加坡,有天晚上你睡得特别沉吗?”


怪盗:“……”


小侦探真的很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怪盗马上明白了,肯定是安眠药,就夹杂在灰原哀寄过来的一堆药片里。


恐怕,还有微型摄像机之类的东西。


侦探早就知道了,坐在新加坡的指挥车里,他就对下一次的对决胜券在握了。


小侦探打一个巴掌给个枣,善解人意地主动说道:“我不会说出去的,就像你也没揭露我身份那样。”


“把它当做只有你我才知道的秘密吧,黑羽君。”


好好地把怪盗逗了逗,小侦探开心了,走之前还不忘给怪盗锁上隔间的门。


身后传来踹垃圾桶的声音,江户川笑得猖狂无比:“不要破坏公物啊黑羽同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ND



——


写完了给我朋友看……

友人:下次见面分胜负?我看应该先分上下。

我:......

我:这还用分?你是不是KS厨?




脑洞很多,写得很慢......


今年路嫖或真情实感了很多cp,全职方面2月之后就没再写过了,之后磕快新和rps以及最近路嫖了一把GGAD,明年大概也是主要写快新和rps吧,还有很多想写的没写出来......


我有大概5678个写在本子上的文,苦于不会起名遂放弃了,2019多写点吧。



看推上一个太太发的


是说柯被KID强行带到新加坡?(日语看不太懂


那这图柯后面那是某人的腿......吧?


好好好,我看怪盗就很会掐小侦探软肋啦

关于新周边的我的yy🤗


👇












工藤新一俯下身来的时候,那条项链就垂下来,六边形的银饰落到怪盗的锁骨窝里,凉意激得他轻轻颤了一下。








黑羽快斗用食指勾着项链放到嘴边轻吻了一下两只扣在一起的六边形套环。








“你品味还是那么差,新一。”








工藤新一哼笑一声,并没有接这个茬。黑羽快斗挑剔他品味不是一天两天了,也不说自己一件披风穿这么久都不知道洗没洗过。








“这是KID的标志嘛,就像提起名侦探,大家想的一定是工藤新一一样。”








“你总是很有道理,”工藤新一在那张滔滔不绝的嘴唇上亲了一下,“别浪费时间了,帮我解开。”








他们身体交叠,黑羽快斗把手掌贴在工藤新一的后颈上摩挲了一下,然后稍稍推开了他的肩膀。








“戴着吧,挺好看的。”








——是说他不着一物的上身,只戴着一条银色项链——那当然什么都遮不住,只能让胸膛的起伏更加明显,泛粉的皮肤更加惹人注目。这个场景,挺好看的。








工藤新一当然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但他默许了恋人有些幼稚的情趣,甚至又主动去吻黑羽快斗。








怪盗把舌头伸进侦探的口腔,殷勤周到地服务了每一个角落。最后他重新把工藤新一压在身下,在名侦探的两条长腿缠上他的腰的时候,挺身进入了他。








……








黑羽快斗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工藤新一还在床上趴着。屋里暖风很足,他没盖被子,光裸的后背遮在怪盗宽大的白色披风之下,遍布暧昧红印的白色长腿交叠在一起,脚踝上还有一个咬痕。








黑羽快斗不动声色地走过去,掀了他的披风换成被子把工藤新一从脖子到脚盖了个严严实实。








工藤新一拿着手机发邮件,只在黑羽快斗坐到他旁边的时候抬眼看了他一下。








黑羽快斗坐下的时候看到了那个垂在枕头上的项链,这个小饰品刚刚为他们的情事带来了很多不可言说的助益,他现在看它无比顺眼。他把手伸到工藤新一脖子后面解下来那条项链,然后把那个扣在一起的六边形取了下来。








“你又要搞什么花样,嗯?”工藤新一发完了邮件,听着黑羽快斗的指示懒洋洋地把手放在他手上,黑羽快斗另一只手拿着那个银饰晃了晃,然后覆上了工藤新一的手。








“这是魔法哦新一,”他的手包裹在黑羽快斗的手里,刚被那人的体温温热,黑羽快斗就放开了,而那个六边形的银饰就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很合适啊!”黑羽快斗笑了,另一只当然在他的手上,同一个位置。








“这是什么,求婚吗?”工藤新一耳根都红了,为了掩饰,他把手伸出去,装作很认真地在打量手上这枚特殊的“戒指”。








黑羽快斗亲了一下他的耳朵,又把他的手拉回来落了个吻在指根处,“求婚怎么能送这么简单的戒指,就把这当作是一个超——紧张的人的排练吧。”

【朱白】零度沸腾 END


什么都不曾改变,只有情意随时光而加深,即使降到零度,跌到冰点,我的心依旧会因为你的一个眼神而重新燃烧起来,爱汹涌而热烈。



----------------------------------------------------


虽然要外链但是并🈚️肉,因为有几个LOF的屏蔽词so......

一个神秘的入口(x



Pleasantly surprised


工藤新一猜了很久今天黑羽快斗准备的惊喜是什么。


他的小男友是真正的魔术师,把整个世界当做自己变魔术的礼帽。礼帽里有飞到他窗前的五彩气球,有毛绒绒的小兔,有甜甜的巧克力和福尔摩斯的徽章,还有绚烂的烟火和满天闪耀的繁星。


所以,今天会是什么?


黑羽会怎样不经意地出现,藏在背后的手里会拿着什么稀奇古怪的小礼物,他今天会不会带鸽子,又会把鸽子藏在哪里?在期待黑羽快斗这件事上,工藤新一永远抱以最大的好奇心,魔术师带来的刺激比任何一个案件都新鲜有趣,他发着光,吸引着名侦探的全部注意力。


工藤新一踩着滑板,他身子轻盈,脚步在踏板上下翻飞,这是全新的,博士为工藤新一打造的滑板。他灵活得像一只在树林中穿梭的飞鸟,又如分海的摩西将人群一分为二。他破开无数的风,脚尖点在滑板中央转了个圈,逆着人流去找他的魔术师。


然后在人群的尽头,他忽然看到了黑羽快斗。


他的小男友今天规规矩矩地穿着校服,冲着他笑了笑。


他经过他身边,然后黑羽快斗伸出手,他们指尖擦过指尖,工藤新一忽然了悟:“快斗,这就是今天的’惊喜’吗?对魔术师来说,最普通最寻常的,才是最出人意料,不是吗?”


“Bingo!”魔术师先生打了个响指,转过身跑了两步追上速度飞快的工藤新一。


他说:“新一,这是我第一次看’你’玩滑板。”那是一种毫不掩饰的被惊艳到的语气。


“怎么样?”工藤新一有点得意,他用黑羽快斗平时经常问他的话反问回去,“怎么样,你觉得惊喜吗?”


黑羽快斗点点头,他小跑着跟上工藤新一的步伐节奏,一眼不眨地看他炫技。他让工藤新一张开手臂,像鸟类拥抱天空那样去拥抱扑面而来的风。


工藤新一舒展肩胛,大臂带动小臂,从指尖到蝴蝶骨连成一条优美好看的曲线。然后空气中传来“刷—”的一声,下一秒,两只白鸽出现在他的手臂周围,它们扇动着翅膀上下飞舞。


“哇——看起来我像是他们之中的一员,”工藤新一看着越来越多的白鸽,它们和他一起向前飞着,“这才是你今天的惊喜魔术,对吗,快斗?”


“不,这难道不是你的魔法吗?”黑羽快斗笑了,他摆摆手表示无辜,“名侦探给它们施了什么咒语呢?”


“谁知道呢,”工藤新一停下来,手肘撑在滑板上笑着看黑羽快斗,“也许是爱的咒语。”



礼物

.

.

.

.

.


全东京都在热议,整个日本媒体的头条都刊登着他的名字,他就像一阵风,一夜之间,人人都在说:工藤新一回来了,日本警界的救世主回来了!




祝福络绎不绝,礼物堆得像一座小山。工藤新一一个个看过去,最后拿起了一张小小的卡片。




那是怪盗的卡片,布置却不似往日的严谨,字是手写,话也好懂。他把独一无二的手写卡送到名侦探手里,好像笃定工藤新一也会默契地保守这个秘密。




怪盗说:




工藤,


我要送一份礼物给归来的你。




工藤新一看到窗外的白鸽飞过,下一秒属于怪盗的电话铃声就开始响起。




那是和工藤新一相似的音色,他说:“蓝色托帕石,你眼睛的颜色,工藤,你喜欢吗?”




“确实好看,不过当作礼物逊色了些。”




那边传来怪盗低低的笑声:“你果然看不上这么廉价的东西。”




“你很嚣张嘛,”工藤新一说,他叫他的名字,不是KID,而是:“黑羽。”




“我会重新准备,”他声线优雅得像个绅士,显然已经换成了怪盗的身份,“一定让你满意,我的侦探。”




警察和机动队齐齐出动,警戒线长长拉起,媒体扛着长枪短炮,他们要第一时间报道名侦探归来后和怪盗基德的首次对决。




千万人瞩目,怪盗站在东京塔顶,如摄人心魂的死神般降临。猎猎的风扬起他的披风,怪盗摘下白色礼帽,对着直升机上的名侦探遥遥致意——




让我用一场名副其实的对决迎接你的归来,让全日本的镜头都只聚焦于你我,让我的名字和你的齐名,即使我们将来沉寂于世,他们也会永远记得今夜的盛况。那是只属于我们的名景。




这就是我送你的礼物,我也是你的礼物。




“这个礼物如何,我的恋人?”




工藤新一终于笑了,他看着向他伸出手的黑羽快斗,眼里闪烁出如星如火的光辉。




“正合我意。”


【浮沉】灼火 END

回忆跳到小时候,韩沉想起了打架时总把他罩在身后的罗浮生,他擦了擦额角的血,满足地笑了——

这次让我来保护你。



本文ABO,结果要ABO没ABO,要谋略没谋略,唯沙雕不变


主角:罗浮生、韩沉 | 配角: 洪爷  罗诚  小弟们  局长们

短篇一发完

链接戳这里



【照裴】靡靡 · 壹

“青天白日的,也没少日你,害羞什么?”


-----------------------------------------------------


朱厚照×裴文德   

一个为了肉强行走剧情的故事,结果没肉也没剧情~

PS:文中的花家小公子就是花无谢哈,纯拿来客串🈚️感情戏


第一回走链接

诶这什么顶尖男团的可爱王牌啊!

官方设定是,爱用颜文字,自产同人图,宠粉有求必应,喜欢做表情包。

太可爱了!!马上脑补小景发一次微博换一次客户端,用的还都是颜文字,比如,来着( ̄▽ ̄)的iphone8,来着(˶‾᷄ ⁻̫ ‾᷅˵)的iphonex……可爱极了……


脑中顿时冒出八百个娱乐圈paro啊!(搬砖限制了我!


下面是一个小景和韩沉的拉郎!




———




韩沉和小景是竹马竹马,穿开裆裤玩泥巴的交情,韩沉长小景一岁半。




小景从小跟在韩沉屁股后面叫他韩沉哥哥,叫到十六岁,小景突然要和人签订契约成为(马猴烧酒)偶像歌手了。




韩沉于是成为了日后红遍大江南北的偶像公子景的无人可比的低调铁粉,独一无二,而且还是个男粉。




韩铁粉从小景还是个练习生的时候就开始粉他,而且还是小景家属。他根本不是近水楼台,人直接一出生就住月亮上,这先天优势谁也比不了,因此韩沉不仅拥有各种限量签名专辑海报,各种粉丝没见过的出道之前的绝美练习生时期的图,各种自己制作的独家表情包,还可以随时被小景亲亲摸摸日日。




哦,后来两个人都越来越忙,不能随时,于是变成小景抽空亲亲摸摸日日。




韩警官有时候会在案子与案子的间隙买个红薯去投喂偶像景——这是小景还在上学时候就被韩沉养出来的习惯,冬天的晚自习后俩人经常去学校后街买红薯,然后红着鼻头在操场上一边溜达一边吃。




他和韩沉认识太长时间了,人生中很多重要不重要的事情都有韩沉参与的影子,小到第一次买耳钉,大到决定去做偶像。所以他有很多习惯爱好其实也都受韩沉影响,有次一个采访让他推荐喜欢的书,小景说了个挺冷门的侦探小说。粉丝还在百度的时候,屏幕前面的韩沉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粉丝一头雾水错误解读,只有韩沉知道小景这些弯弯绕绕的小心思。




其实小景后来就很少叫韩沉哥哥了,大多数时候叫韩沉,只有少数时候才叫他韩沉哥哥,韩沉有一次想起来这事了就逗他,小景,还记得我是你哥哥吗?




小景就往他怀里一躺,自下而上地眨着眼睛看韩沉,然后轻轻地:“韩沉哥哥。”




韩沉:“……(//////)”




韩警官一阵腰疼……












——








总之这样的日常和文就可以脑补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