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诶这什么顶尖男团的可爱王牌啊!

官方设定是,爱用颜文字,自产同人图,宠粉有求必应,喜欢做表情包。

太可爱了!!马上脑补小景发一次微博换一次客户端,用的还都是颜文字,比如,来着( ̄▽ ̄)的iphone8,来着(˶‾᷄ ⁻̫ ‾᷅˵)的iphonex……可爱极了……


脑中顿时冒出八百个娱乐圈paro啊!(搬砖限制了我!


下面是一个小景和韩沉的拉郎!




———




韩沉和小景是竹马竹马,穿开裆裤玩泥巴的交情,韩沉长小景一岁半。




小景从小跟在韩沉屁股后面叫他韩沉哥哥,叫到十六岁,小景突然要和人签订契约成为(马猴烧酒)偶像歌手了。




韩沉于是成为了日后红遍大江南北的偶像公子景的无人可比的低调铁粉,独一无二,而且还是个男粉。




韩铁粉从小景还是个练习生的时候就开始粉他,而且还是小景家属。他根本不是近水楼台,人直接一出生就住月亮上,这先天优势谁也比不了,因此韩沉不仅拥有各种限量签名专辑海报,各种粉丝没见过的出道之前的绝美练习生时期的图,各种自己制作的独家表情包,还可以随时被小景亲亲摸摸日日。




哦,后来两个人都越来越忙,不能随时,于是变成小景抽空亲亲摸摸日日。




韩警官有时候会在案子与案子的间隙买个红薯去投喂偶像景——这是小景还在上学时候就被韩沉养出来的习惯,冬天的晚自习后俩人经常去学校后街买红薯,然后红着鼻头在操场上一边溜达一边吃。




他和韩沉认识太长时间了,人生中很多重要不重要的事情都有韩沉参与的影子,小到第一次买耳钉,大到决定去做偶像。所以他有很多习惯爱好其实也都受韩沉影响,有次一个采访让他推荐喜欢的书,小景说了个挺冷门的侦探小说。粉丝还在百度的时候,屏幕前面的韩沉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粉丝一头雾水错误解读,只有韩沉知道小景这些弯弯绕绕的小心思。




其实小景后来就很少叫韩沉哥哥了,大多数时候叫韩沉,只有少数时候才叫他韩沉哥哥,韩沉有一次想起来这事了就逗他,小景,还记得我是你哥哥吗?




小景就往他怀里一躺,自下而上地眨着眼睛看韩沉,然后轻轻地:“韩沉哥哥。”




韩沉:“……(//////)”




韩警官一阵腰疼……












——








总之这样的日常和文就可以脑补很多!



痕迹

CP是优酷的总裁居X韩沉

刚刚被屏蔽了所以重新发一下,请戳图片【。



虽然被屏蔽了我还是要说我爱ru那个贴的play!

【生非】睚眦必报

还是段子......我怎么就没空写长点!

-------



警局新来了个实习生。


人正直无比,热血有余。可惜智商不足,脑子不太灵光。


这位正直热血的实习警察异常生猛,上班第三天就把洪家二当家铐回来了。


审讯室里,实习生正襟危坐,罗浮生翘腿哼歌。


罗非姗姗来迟,一推门就觉得阵阵头疼,只想赶紧把罗浮生弄走,免得他三寸不烂之舌又灿出点什么奇葩来。


实习生严肃认真一丝不苟:“15号晚上你在何处、做了什么、有没有人能证明?”


罗浮生听了之后雀跃无比:“不就前天?前天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


罗大少爷故意拖长声音挑了下眉,冲站在后面的罗非比口型:“在、你、床、上。”


实习生:“???”


罗非:“……”


正直小警察看不了他挤眉弄眼,一拍桌就要强调纪律,被头冒青筋的罗探长一把按下,好言相劝赶了出去。


罗非拍着胸脯保证,半小时之内把这嚣张跋扈的黑社会三代家底都问出来,问不出来他随这黑社会的姓。



于是该智商不足的实习小警察终于瞪着罗浮生出去了。


“跟我姓还是姓罗啊,”人都走了,罗浮生还是不依不饶,“再说我的家底你还不清楚吗?”


罗浮生继续叭叭:“我吃什么,干什么,几点几分睡的,长短尺寸是多少,你不都一清二楚的?”


说到最后的时候罗浮生贴得越来越近,上半身支在桌子上,最后几个字几乎是贴着罗非的耳朵说的。


然而罗非坐怀不乱,冷静无比,面对流氓开黄腔也岿然不动:“那你昨天打架的事我怎么刚刚才知道?”


“……”


罗大流氓瞬间熄火,重新坐回椅子里装成乖巧.jpg。


罗非敲桌:“坦白从宽啊。”


罗浮生眨眼装无辜:“罗非,我没有。我昨天陪洪澜买衣服去了。是真的,你相信我,我……诶?!别动!干嘛脱我衣服!来人唔&@#*%¥……”


罗非捂着他的嘴扯开了他两颗衬衣扣子,露出了里面的白色纱布来。


罗浮生沉默两秒,接着视死如归地闭上了眼。


罗非戳着他的心口,一字一顿道:“你没有?相信你?还陪洪澜买衣服?”


罗浮生听着罗非的语气渐渐严厉起来,立刻从善如流道:“我错了,你千万别生气。”


罗非哼了一声,指着罗浮生的手铐说:“你装什么无辜,赶紧自己把它解开。”


罗浮生委委屈屈地看了他一眼,被威胁地瞪了一眼之后,又委委屈屈地自己低头开锁。


罗非眼角一阵抽搐,都还没看清这人是怎么变出来那根铁丝的,手铐就咔哒一声打开了。


练过的果然就是不一样,罗非感叹,手指不管干什么,都很灵活……咳咳!


罗非拉着椅子在他面前坐下,看着罗浮生被手铐硌红的手腕,到底还是心软地叹了口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淮海四弄16号,想找我去那里找,何必为了见我一面受这种委屈?”


“被人铐一下而已,这就心疼了?” 罗浮生把胳膊往前递了递,方便罗非给他揉手腕, “神探这么容易心软的话以后还怎么抓犯人?”


罗非手下没停,抬起眼皮来看了他一眼:“我当然心疼,那些人又不是你。”


我靠!罗浮生受不了这个,耳朵瞬间红了,这位表面流氓根本经不起撩拨,罗非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把他的毛捋顺了。


罗非最后捏了捏他的手腕,站起来看了眼表,然后把罗浮生也拉起来:“行了,别在这儿待着了,回家等我吧。”


罗浮生心满意足地笑了,嘴角勾起来眼睛眯着,看起来像只喝完牛奶的猫咪。他走到门口,然后又想起来什么,折回来把桌上的手铐塞到了兜里。


罗浮生吊儿郎当地勾着罗非的肩膀,耳语道:“这手铐你刚刚用在我身上了,那晚上我得用在你身上啊。”


“睚眦必报嘛,”罗浮生亲了一下罗非的侧脸,“特别符合你一开始对我的评价。”


 

【生非】夜

一如既往段子瞎几把起名,和内容没太大关系,作用只是点明时间~

-------


凌晨一点。


歌舞升平,纸醉金迷的上海滩终于沉寂下来,连百乐门都关门谢客,街上一片黑灯瞎火。西区的美高美却依旧灯火通明,烁彩流金,原因无他,只因洪家二当家今夜又宿在美高美。


已是深秋时节,月色都凉得渗人。罗浮生窝在沙发里看报纸,没看几个字就头一歪睡了过去,拿着报纸的手垂在地上,报纸则摊开铺了一地,头版头条上几个大字引人瞩目——神探罗非再破迷案。




罗非一打开门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罗浮生半个身子在沙发外面悬空着,再不安分一点就要摔下来了。这人平时在床上睡觉还要从床头滚到床尾,这么小的沙发当然不够罗少爷折腾。


罗非看得一阵头疼,叹了口气走过去,俯下身子抄起人的膝弯一把把人抱在了怀里。


罗浮生悠悠睁开眼扫他一眼,罗非勾唇笑了:“又在这儿睡,什么时候醒的?”


“你开门的时候,”罗浮生在他怀里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要带我去哪儿啊?”


“我家,”罗非在他额角上亲了一下,“回家睡去。”


罗浮生眨了眨眼,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然后把脸往罗非温暖的胸膛里一埋,重新闭上了眼睛。


他现在完全收起了洪二当家的浑身尖刺,柔软又乖巧地被人抱在怀里浅眠,罗非看他这样子,只觉得有个小爪子在心上最软的地方挠着,他放低了声音和罗浮生说话:“今天干什么去了,累成这个样子?”


罗浮生眼皮颤了颤,声音因为睡意加持变得细糯:“唔……下午在松江码头活动了活动筋骨。”


罗非没忍住,噗嗤笑了一声。他这一活动,连累警察局的忙活到十点多,加班加点地审人,罗非想从警察局借一两个人手都被局长亲自拒了。到头来搅起腥风血雨的那个人却脱身出来,好好地待在美高美吃饭睡觉,半干的发丝上还残留着香波的薰衣草香,一点儿也看不出来这人下午沾过多少人的血——玉阎罗的名号不是白来的,罗非心里感慨道。


他低头看罗浮生睡着的侧脸,都到了深秋了,罗浮生还穿着他那件金贵的蓝色丝绸睡衣。睡衣领口随意敞着,露出大片白得像玉一样的肌肤,嶙峋的锁骨周围依稀还能看见没有消退的红痕——那是前些天罗非亲上去的。


罗非的目光从罗浮生细嫩的脖颈流连到睡衣的V字领口尖,种种旖旎的心思扰得他呼吸一紧,禁不住咽了口唾沫。


“看哪儿呢探长?”罗浮生突然睁开眼,颇为轻浮地勾了一下罗非的下巴,装模作样地把衣领拢了拢,“啧啧,假正经啊探长。再看收费了。”


罗非被人揭穿,没来得及尴尬,却先觉得这个场景非常之奇妙。罗浮生追他的时候矜持幼稚得跟什么一样,现在却耍流氓耍得行云流水,毫不滞涩——可见狼不管披什么皮终究是狼,早晚摇晃着尾巴一口把你吞了,简直和他在床上的表现一模一样。


罗非无可奈何地笑了:“人都是我的了还不许我看一眼?”


罗浮生哼哼着翻了个白眼,明显是被讨好了的样子,再次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车就在楼下停着,罗非弯下腰,慢慢把怀里的人放到车内软软的垫子上,然后钻上车,把自己的披风盖到罗浮生身上,耳语着说:“我们回家了。”


End啦


====


附送一个小剧场👇


车开到一半,罗浮生突然迷迷糊糊睁开眼,抓着罗非的手含糊不清地说:“我有点东西忘了……”


罗非一愣:“什么?”然后趁势把人的手往这边拉了拉。


罗浮生轻轻皱了皱眉,摇头道:“没事儿,不是要紧的东西。”


罗非想了想,美高美那个房间大则大矣,但没有罗浮生的私人物品,那只是一个临时落脚的地方罢了。罗大少爷的衣服也自然有人收着,罗非思来想去,非要说的话也只有那张报纸了。


哦,报纸。罗非心里一软,凑到罗浮生身边:“别人写的我,有什么好看的,至于这么念念不忘?”


而罗浮生被人看破心思之后犹如老僧入定,彻底不说话了。


他当初追人时候那种端着的矜持在此刻体现得淋漓尽致,任凭罗非怎么温声软语好言相劝他都不搭理罗非了。




不过后来罗非还是知道了罗浮生惦念那张报纸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那篇报道,而是因为当时刊登的那张照片。照片上罗非抱着一只小猫,低头笑着,温柔无比地摸着小猫的头。这张黑白相片被人小心裁下来,放在了罗浮生的钱夹里,日日夜夜地带着。


罗非无意看见的时候简直要给罗浮生这点小心思跪下了,当即把罗少爷从戏台上拉到照相馆里拍了几套,挑好的分别往两人的书房里放了一张。罗浮生钱夹里的那张也换成了两个人的合照,照片里罗浮生勾着罗非的肩膀,笑得一脸满足,而罗非偏着头,宠溺无比地亲着他的额发——亲密无间,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分开。


完美融合~

【生非】早

早晨六点,叫醒罗少爷的不是窗外的鸟儿,而是罗非的小提琴。


罗浮生推开窗,撑着身子坐到窗沿上,饶有兴致地听罗非拉完一曲,然后笑着扬声说道:“罗探长,你还挺多才多艺的。”


罗非冲他扬了扬手里的琴,也笑着回答:“追你这个少当家,当然要使出浑身解数才行啊。”


油嘴滑舌的,罗浮生偏头笑了笑,然后撑着窗户,三两下借力跳了下去,最后稳稳落在罗非面前。


他朝罗非的琴点了点下巴:“拉的什么啊?”


“云雀,”罗非边回答边扯了扯罗浮生皱起来的衣摆,“罗二少感觉如何啊?”


罗浮生其实根本没怎么听,光顾着看罗非了,所以他无论视还是听,怎样都很满意。罗浮生装模作样点点头:“行,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


他状似无意地左右环顾一圈,最后挑挑眉:“……打算上哪儿吃?”


这就算答应一起早吃饭了,也算应下今儿一天的约了。


“牛奶和三明治”罗非很高兴,俯身贴着罗浮生的耳朵,用气音说,“我亲自下厨。”


罗浮生脸上笑意加深,嘴角勾了起来。他拿起胸前口袋上插着的墨镜戴上,走在前面发话:“走~着。”


车早在后院门口等着,罗浮生摘了墨镜,坐在车里大腿跷二腿,“准备的够周全。”


“你也挺周全的,”罗非侧过头看罗浮生,“这身行头打扮起来要多久啊?你还提前跟管家交待过了吧。”


罗浮生闭眼哼哼着:“交待什么?”


“嘱咐他不让拦着我啊,”罗非悄悄握住罗浮生的手,看他没说什么又握得紧了些,“不然我今天只能翻墙,哪儿能那么大摇大摆地从你罗家后院进去?”


罗浮生半眯着眼,笑吟吟地:“罗非,破案之外,说话不要太直接了。”


“这都民国了,追人就要直接一点,也要大胆开放一点。手段太委婉也怕你察觉不到。”罗非语重心长道。


“放屁,”罗浮生笑骂,敲敲车玻璃让他看外面电影院前男女主亲在一起的海报:“罗非,那才叫大胆呢,你这点程度算什么?”


罗非笑笑,捏着他的指腹:“你都还没答应我,我怎么好去亲你?”


啧,罗浮生横他一眼,“故意的吧你。”


就是故意的,罗非笑笑不说话,看谁能忍得住谁。


他还是拉着罗浮生的手,而罗浮生也任由他握着,重新闭目养神去了。


黑色别克车驶过清晨空荡荡的大街,驶过支起早餐摊的小巷,包子铺的第一笼包子出炉,香气打着旋扑进车窗里,好像唤醒了沉睡已久的情愫——


到底还是罗浮生先忍不住,他扯着罗非的领带把人拉过来,“啾”地一声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罗非就好整以暇地等着他呢,他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最后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而罗浮生亲完就跑,扭头看着车窗外,拿后脑勺对着罗非。


罗非看他这样子有点可爱,拉着罗浮生的手凑到人身边,头蹭着罗浮生的颈窝,耐心哄道:“不该逗你,是我错了。你别生气。”说完又在罗浮生发红的耳尖亲了一下。


罗浮生还是不理他,但罗非知道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他开开心心地招呼司机:“前头左拐,我们回家。”




--------


以后段子不起名了......选开头第一个字......


深夜,我讲一个脑洞。


首先,这是一个【花无谢X韩沉】的文

其次,因为剧情需要,花无谢小朋友穿越了。(开头就奠定了沙雕的基调)
直接穿到了韩沉办案现场。
花无谢穿得一看就不像正常人,但是韩沉并没有抓他,因为这人死的蹊跷,案件已经转特调处,所以花无谢算误入现场围观群众。(是的,还有剧版巍澜友情客串。)
所以一番驴唇不对马嘴的询问之后,韩沉把人扔辖区派出所让民警登记成走失人口了(此时已然当花无谢入戏太深脑子有坑了。)
结果晚上下班顺路去派出所拿回执的时候,花无谢还没被家人领走。于是热心警察韩沉上前亲自沟通——
花无谢:“你长得真像我三嫂。”
韩沉:???嫂?
韩沉:“那你三嫂的姓名,住址,联系方式你记得么?”
二花:“裴文德(没错照裴也来客串!),住……昨天住我三哥行宫吧?”
韩沉:“……那你三哥?”
二花:“当今圣上啊!”
韩沉:告辞。【x
总之最后热心警察韩先生还是接受了花无谢是穿越过来的这一事实(毕竟也跟特调处打过交道),先把人带回了家,路上还给买了新衣服。
这边沈巍沈教授在与某澜腻歪的间隙听说了这事,也觉得神奇,于是亲自上门询问细节。
花无谢换上韩沉给他买的纯色家居服,窝在沙发里抱着个抱枕听沈老师给他科普穿越知识,听完之后整个人都木了,抓着韩沉问:“我怎么回去啊?”
韩沉淡定地:“据说阴阳交会,魂肉离分的时候很大可能就穿回去了。”
花无谢诚实道:听不懂。
韩沉:“简单来说你死一遍就穿回去了,这是有很多勇敢的女性朋友证明过的”
花无谢拿抱枕砸他:“人民警察为人民,你就是这么为人民服务的!
韩沉没想到他学习能力这么强,在派出所待一下午竟然记住墙上标语了!
最后还是沈老师拉架,巍澜和韩沉联系今天案子和花无谢出现时机一分析,觉得这案子和花无谢都有可能是地星人在搞鬼而导致的。
然鹅地星人刚安分没几年,这一闹事让沈老师很上火,气得直接下地星,澜都拦不住。澜:。
花无谢很快适应了21世纪新生活,被韩沉每天一包牛奶喂的长了点肉,自己也会天天买菜做饭什么的,甚至还学会打游戏,周末有时还和韩沉坐在地毯上一起打游戏。
于是就日久生情(没日,但是生情了,别问过程,我的cp注定要结婚的。)韩沉某天加班后回家,本来以为花无谢睡了,但是一进门发现他趴在沙发上,开着盏灯在等他。
韩沉动心了。
然鹅剧情此时开始狗血,沈巍终于查明,原来地星出了个“人才”。此人才异能牛逼,能开虫洞,只是刚刚觉醒不会控制。那天又瞎几把练习的时候把虫洞开开了,结果把花无谢整过来不说,应该还整过来了点别的不是人的东西。
巍巍和昆仑四下找了番熟人之后才明白,原来虫洞先吸了个妖过来,这个妖犯下了开头那桩案子。
花无谢一听也明白了:“我三嫂和这个……?”
赵云澜和韩沉听见三嫂眼皮都跳了一下,只有巍巍八风不动:“裴文德对吧?你们看这里。”
那是一本古书,上面文字大意是明朝缉妖司的一次奇怪经历,说捉妖的时候突然风沙大作,那个妖也从阵中消失了,饶是司长裴文德反应奇快,也没能抓住它。
巍巍解释到:“因为虫洞开了,这个妖被传送过来,因为阵法在的缘故,虫洞中心偏离轨道,又把你也吸过来了。”
花无谢听了个半懂,问道:“那现在怎么办呢?”
巍巍:“这个妖我可以抓到,但是处置就要交给那边的缉妖司了。到时候我会命令那人会再开虫洞,你也可以回去了。”
可以回去了,然而花无谢却并没有多么高兴,韩沉也有点消沉了,养个小喵小狗这会儿都出感情了,何况是他有点喜欢的(超绝可爱的)花无谢呢,他舍不得的。
……(这就是穿越剧的狗血所在了,然鹅我还没想好如何平衡这个矛盾,总之先he👇)
最后花无谢又回去了,还是穿着纯色家居服窝在沙发里,但是现在是窝在韩沉怀里打游戏,身份也从走失群众变成了警官男朋友。
花无谢笑嘻嘻:“男朋友是什么?”
韩沉知道他故意的,但还是解释:“男朋友就是……”
“就是我现在可以亲你。”
然后一口亲在了花无谢嘴唇上~



——

名字我都想好了:穿越之恋上冷面刑警【。

rio不rio?比rio鸡尾酒都real啊!
是真的!我打开窗户大喊了!


图源都是微博~

【快新】KS海外指定销售(独家)

追星不能使我获得快乐,沙雕论坛体可以








0楼

KS海外唯一指定销售集团旗下杂货铺

老规矩大家开心聊天,话题围绕KS展开讨论

禁黑禁人身攻击


3楼

你们看,工藤新一的呆毛像不像雷达天线之类的东西,在脑后,造型独特[图片]


5楼

我有一张工藤新一呆毛和后面背景里一根天线完美融合的照片,超级可爱,好像天线宝宝[图片]


6楼

雷达?用来干嘛?侦查某怪盗么?


10楼

笑吐惹,10楼以内必有快新CP粉歪楼


11楼

怎么叫歪楼?就是个水贴……再说自己家论坛里讨论自己CP的事,怎么叫歪楼了???


15楼

我CP不用靠雷达吧,我觉得是信息素好吧。


18楼

我CP不用靠信息素吧,天生互相吸引吧!【不要穿越ABO


20楼

天生还行。快新母胎🔐了


21楼

哈哈哈哈哈哈X140


……


78楼

@快新经销商,🈶🈚️新品上架?


80楼[快新经销商]

🈚️。

再等等哈,等剧场版消息,不要着急,我们是不会卖假货假药骗人的!

郑重承诺,只要998快新爱情带回家,买到假货包退换哈~


85楼

我现在急需剧场版安排一个船戏,一个小时就行,我不强求


88楼

船戏?M15没看够?搞基的天空船,空中play就问你刺不刺激。

扒裤子➕娇喘够不够?还是工藤新一主动扒


90楼

你问够不够,肯定是不够滴,我想看KS大荧屏激吻30分钟,谁速速安排一个?


94楼

我在线做法。[图片]

👆4月1日是快新邂逅日,可是柯南坑众人都说KS不发糖KS凉了,把工藤新一快气哭了!工藤新一就跟大家打赌:如果这个KS经典邂逅图在4月1日前转不到200万,工藤新一就不抓黑羽快斗了,转到200万,那几个造谣的就要道歉,而且工藤新一还承诺:他本人会在东京塔直播表白怪盗基德。喜欢看工藤新一抓怪盗的小姐妹一定要转发👆这个快新邂逅日经典图!不为别的,就只为我们KS粉争口气。


96楼

学习了。我也来:

6月21日是KS中攻方黑羽快斗的生日,也为回馈网友对KS的大力支持。只要把这条文字转发到十个QQ群,你的智商等级就会连升4级,我和好多人都试过了,发现转发还赠送绝美KS激吻三十秒的视频。反正也没什么坏处,你就试试吧!转发后10秒钟看看你的智商余额和相片图库。


97楼

相片图库里什么都🈚️


100楼

我信了。反正转发没什么坏处,速速转发哈!


102楼

我笑到流泪,有dw视奸,我看到首页dw挂上面的沙雕操作了


103楼

???


106楼

(好奇。

本店还有dw进来么?进来干吗?给自己找不痛快?


107楼

截图挂你啊沙雕


110楼

真实爆笑,沙雕到自己家人都会挂好嘛!


113楼

dw总是送分罢辽。然后不管dw怎么讲,KS就是rio,KS🔐了


116楼

dw造谣一次快新啊十八一次,气死你们~


120楼

不rio都不行,rio鸡尾酒都没他们rio。

毕竟你看黑羽快斗叫啥……


122楼

怪盗“基”德啊!

这个“基”德就很妙啊!一个“基”字奠定了我CP的画风


125楼

破案了,怪不得他每次一出场整个画面就变得给给的。


128楼

不给不行。你看小柯眼神,看他每次的心~理~活~动~


130楼

我大声朗读:在这片寂静的夜色之下,他就这样静静的降临在我的面前,他的眼神就好像能看透了一切,露出了无所畏惧的笑容.一袭斗篷和一顶礼帽,不带一丝多余的动作,他的脸在单眼眼睛跟逆光之下,虽然看不清楚,不过却出奇的年轻,他有三十几、二十几,或者更年轻呢。


132楼

我激情背诵:如果说怪盗是富有创造性的艺术家,那么侦探就是指会跟在怪到身后吹毛求疵、充其量不过是个评论家罢了。


135楼

我循环播放:我可是鼓起全副的警觉,为了对你这样只身闯进犯罪现场的艺术家表达敬意,做好心理准备,打算跟你一决高下的。


136楼

我来总结一下楼上:我可是为了你做的。


138楼

课代表出现了。


141楼

真滴,情话一说起来就没完了,我特别爱!


145楼

所以说不给不行,他对上黑羽快斗的时候整个人画风都不太对了。之前还试图拿球砸砸,后来就变成纯聊天,对哪个犯人这样过?


148楼

因为他出现次数太多吧,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罢了


152楼

因为爱吧,爱是双标罢了


155楼

就连导演也怪怪的,非要让我柯避开众人和某基单独见面,然后画面切向其他人。等切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聊到最后了。于是群众就一脸懵逼,就觉得被掐了一段。


157楼

所以信息公开多么重要!……谁知道他们有没有暗搓搓躲在卫生间隔间里搞一炮啊!


160楼

合理推测,我支持。

你们看,KS偷摸在隔间里亲亲摸摸搞搞,当然这段是不让播的。接着就是事后:黑羽快斗一边系领带一边问:“怎么看出来的?”👈这段还是可以播的,于是这段就是我们看到的片段啦!


163楼

我虚心提问:为什么是黑羽快斗系领带?


166楼

他领带用来绑工藤新一手腕啊,侦探不听话,领带妙用多多,大家积极开发一下!


170楼

侦探其实是欲擒故纵,骗怪盗这种傻子一骗一个准


173楼

不讲别的,快斗是真的傻。多次被骗来打白工,还美滋滋地,心疼我鹅子


177楼

为什么不美滋滋?骗一次啊十八一次要我倒贴钱我都愿意


180楼

笑吐,上面妈妈粉和女友粉都出现了。讲道理,新一在某种程度上也算傻了吧,人家把他底裤都扒掉了,他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


182楼

新一:我不在乎。我根本不在乎他啊。


184楼

完了,快新BE实锤了。


186楼

这哪儿是BE啊,我根本不在乎那些虚虚实实的东西,我只爱你,我是被你的灵魂所吸引


189楼

工藤新一躺在病床上:我爱过一个人,可是我忘了他的名字


193楼

哭了,你不是忘了你是根本就不知道啊小傻子!


195楼

工藤新一:君の名前


198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0楼

干嘛啦!不要串戏!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