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快新】 漂流瓶

盲狙全国一的下场就是严重跑题,跑的十匹马都拉不回来。明年换一套卷子做。


一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paro.👇走着~


---------------------------------------



“劳伦斯他醒了!黑羽君,黑羽,听得到我说话吗?久等了,我是工藤新一,谢谢你一直等着我。”
















宇宙时八点一刻,人造星空云层消散,繁星闪烁,星空上只银月一钩,此时却也撒下霭霭的月光,温柔的将车站前去往不同地方的人们笼罩其中。


十分钟后,一艘非常扎眼的星际转运船停在车站前,让这个在中心星还算得上不错的车站顿时黯然失色。众人侧目纷纷之间,等车人群中一位戴礼帽穿风衣的青年收起了自己的控制面板,拢了拢衣领迈上了舱门,转运船在众人或艳羡或八卦的窃窃私语中扬长而去。


青年风衣挺阔,衬衣熨烫得没有一丝褶皱,从头到脚透出一股严谨的气息来。虽然眼下的淡淡乌青暴露了他熬夜的事实,但是此刻他眼神明亮,看不出一丝疲态,那样子就好像看见了什么美好希望似的。风衣青年没去放行李,而是第一时间向船长脱帽致意,开门见山道:“您好,我是工藤新一。请问一个月之内到双子座21号星云,加急费要多少钱?”


这位船长是个染着金发的年轻人,穿的十分时髦。他看起来非常热情好客,一边帮工藤新一放行李一边自我介绍:“您好工藤先生,我叫劳伦斯。由于你是我第一千名乘客,本来想给你打个八折,现在既然你想加急的话,我可以不受你加急费了。”


“不过要一个月之内到双子座,恐怕得跃迁啊,”劳伦斯面露难色,“你也知道现在中心星限制私运随意跃迁吧?”


“限制归限制,”工藤新一打量了一圈舱内流光溢彩的装饰风格,微笑道,“不过你既然敢开这么引人注目的飞船出来干私人转运,想必也不是会害怕那点处罚和罚金的人吧?”


劳伦斯点点头,恍然大悟道:“原来这就是你选择我的理由啊,我还以为你真的是被我写的简介吸引了呢。”


劳伦斯开着这种级别的船,自己又是个臭讲究的人,一般客单还真不会接。工藤新一盯着他简介里最后那行“希望我的乘客也是个有理想的人”看了半天,然后面无表情地敲了三百字小论文过去,十分钟之后,后台显示对方已接单。


工藤新一半真半假道:“那也是其中的一个方面。”


劳伦斯耸耸肩,无所谓道:“没事我不介意,但是我得重新规划路线了,虽然我看不上我老爸,但也不想给他添麻烦了。”


工藤新一点头,心想这果然是某个有权有势的豪门富二代出来体验生活,他打开控制面板:“我已经做好了路线规划,从现在开始以最快速度到达金牛座南十字,然后跃迁到双子六分仪,接着跃迁到麒麟星就可以了。”


劳伦斯看了一会儿工藤新一的路线规划,似乎是在想这个计划的可操作性到底有没有,片刻之后他抬头看向工藤新一,幽幽道:“两次跃迁要加钱的。”


这就算是答应了。工藤新一愉快地笑了笑:“当然,科研所的经费非常够用。”


劳伦斯长出了一口气,把路线规划储存到自己的控制面板里,随口问道:“我看你的资料,是中心星第一科研所五组的,是方舟计划那个第五组?”


工藤新一有一点点惊讶。因为这个计划除了顶尖的科研人员有兴趣了解之外,知道的就是那些时刻把着各个领域舵的豪门贵族了,不管劳伦斯是哪种身份,说出去都能让普通人抖三抖了。


不过工藤新一也不是普通人,脸上的惊讶只停留了短短一瞬。他点头道:“就是那个第五组。”


劳伦斯开始调整飞船运行参数,打开稳定器,等突然提速的飞船稳定下来之后,才继续问:“我爸好像投资过那个项目,不过听说出了点问题,所以你是去散心吗?”


“真散心就没必要这么着急了,你难道都不看新闻的吗?”工藤新一从控制面板里调取出一个玻璃瓶形状的信息框,示意道,“我这次去双子座21号星云,是因为这个K1412号漂流瓶。”


“新闻?”劳伦斯在脑内艰难地搜索起来,半晌之后他拍了下脑门,“双子座21号,不是在大爆炸吗?!”


严谨的科学工作者工藤新一被这个大白话噎得顿了一下:“……简单来说,是星云里某些恒星在走向消亡。”


劳伦斯皱眉思索了一会儿,磕磕绊绊道:“那、那居民不都迁出了吗?难道有人被留在了那片星际废墟里?天哪……”


工藤新一点点头:“没错,所以这是一条求救信息,现在有人等着我去救呢,所以你尽量快吧。”


劳伦斯忙走过去看了眼参数设定,回来说:“确实已经是最快了。不过我不明白,他干嘛不给救援队的发消息,而是要玩漂流瓶这……”


劳伦斯声音越来越小,他忽然明白为什么不发给救援队了,因为根本发不出去。恒星消亡再生过程中产生的物质会拦截星际通讯公司的讯号,但是“漂流瓶”这个功能使用的是非常规传输通道,现在那人的状况有点像古地球时代没了手机等通讯设备的航海家,只能用原始手段靠漂流瓶传递信息,瓶子飘到哪里则完全看海浪心情。


只是真正的漂流瓶可能要几个月才能飘到岸边,现在星际漂流瓶的时效性很强,虽然是非即时性的,但是一天之内消息总能到达。


劳伦斯忽然之间有了一种使命感,他拍拍工藤新一的肩:“所以,现在是有一个漂泊在茫茫黑色宇宙中的公主,等着你这个英勇的骑士去救,这个剧情走向对吧?”


“我可不认为他是个公主哦,”工藤新一看着信摇摇头,“这个名字一定是一个男孩子,而且是个非常乐观聪明的男生。”


劳伦斯在征得同意之后也凑过去一起看,边看边点评:“黑羽快斗,嗯嗯是个好名字。我大概还能坚持一个半月,哇那真的要抓紧了!现在状态还不错,食物和水......很好还算理智。这次来说说我最喜欢的音乐家吧,我喜欢……等等!这是第二封信啊?”


劳伦斯睁大眼睛:“漂流瓶不是随机地址吗?第一次一来一回之后,第二次怎么还能漂到你手上啊?”


工藤新一偏头想了想,认真道:“可能是缘分吧。”


“科研人员还信这种玄学?”劳伦斯上下打量他一眼,“是不是你用什么黑科技搞定的啊?”


工藤新一挑眉:“当然用了一点点专业知识的,如何操作的你大概也不懂,因为他是固定目标,我才好定位,但是他比较厉害,定位我这个移动目标也能次次精准。”


“哦?你们聊很久了?”


“也没有多久,现在只有五封信,每次都是他的话比较多,”工藤新一前后翻了翻那几封信,一个比一个长,“聊自己的兴趣爱好,报告船外无聊的景色,或者说说自己的库存余量。”


“总之没叫过苦,真的挺乐观的,”工藤新一看着信笑了起来,“有时候还会抄点情诗给我,挺有意思的。”


劳伦斯意料之外地吹了个口哨:“我怎么听着你俩这有点儿像千里约炮啊?不过对方换成妹子这个故事就更好了。”


工藤新一收起控制面板,看外星人一样看劳伦斯:“都新星历了,要发展一段感情怎么还用性别来做高下之分呢?黑羽君虽然能定位我,但要在星际废墟里发出消息也很不容易,漂流瓶能回回准确发到我手里,你看我们两个之间缘分真的挺深不是吗。”


“哈哈哈你说的对,不过我没有歧视的意思啊,就是随口一说,”劳伦斯笑眯眯地,“还挺浪漫,所以你们俩……”


“没有,”工藤新一打断道,“什么都没有,他抄情诗也是随便给自己找点事情做罢了。我确实有点好感,不过我第一个想到是想挖他来我们科研所工作。”


劳伦斯竖起大拇指:“好,眼光犀利!”


工藤新一勾起嘴角:“我觉得也是。”


劳伦斯:到底谁比较直男一点啊?











劳伦斯的船里各项设备齐全,工藤新一在按摩浴缸里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之后感叹自己这钱花的真值,他睡前喝了杯红酒,躺在床上又开始翻看黑羽快斗写的信件。


工藤新一刚才没有告诉劳伦斯的是,他导师主持研究的方舟计划,试运行地就在逐渐消亡的双子座21号星云,志愿者们配备上了最新的方舟号,那是能摆脱黑洞旋涡吸收的新型飞船,如果成功的话,就是恒星消亡时的保命舱,对星际迁移计划无疑是很大的助力。然而志愿者无一生还,科研计划约等于失败,计划停滞不说还要受到各方势力的干预,在那些说不清的弯弯绕绕的利益纠缠之中,早有人视这项计划为眼中钉,现在终于可以找个借口除之而后快了。


工藤新一的导师是个犟的不知道妥协的人物,整天气的发抖也无能为力,终于病倒了,他们整个组也死气沉沉的,直到一周之前工藤新一突然收到了一只来自双子座21号星云废墟里的漂流瓶。


黑羽快斗做完自我介绍,然后说:“这个地址是我在内核处理器上看到的,请科研所收到信的好心人来救救我吧!”


工藤新一当下头皮发麻,印在内核处理器上的地址——他在方舟号上!所以说,其实方舟计划是成功了的。


黑羽快斗这个名字,根本没有在志愿者名单里出现过,也就是说,他是一个不知道为何没有跟随大部队迁移走,也不知道为何登上了方舟号的双子座21号星云某颗恒星的原住民。


他本来会死的,但是因为方舟号的庇护却非常幸运地活了下来。


工藤新一指尖发颤,他就像一个在沙漠里行走了数天的人,看到一处水源,第一反应不是去分辨那是不是海市蜃楼,而是迅速地扑上去求援。所以他以最快速度制定了这次出行计划,要去亲自求证一番。


工藤新一又把那些信从头到尾读了一遍,黑羽快斗的语气一直很轻松平和,难以想象他在无边黑暗包围下待这么久,心态却还是这么好。虽然方舟号能抵抗黑洞,但一直暴露在宇宙空间的侵蚀下,再过两周船体估计就会破裂,最后只剩一个生态舱保护黑羽快斗。


工藤新一想,那个时候你还能这么不急不躁地跟我聊天吗?


他把信来来回回翻了几遍,最后发现里面只有一封信夹杂着一首情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情诗的印象如此之深刻,拿出来说的时候居然还说“抄点情诗”?结果明明只有一首,还是被无数影视剧和歌曲用烂了的古地球时期莎士比亚的《我能否将你比作一个夏日》。


黑羽快斗大概是知道有人来救,非常兴奋,花式夸工藤新一:“工藤君就是夏天的太阳。您是雪中送炭,我是绝渡逢舟。”


但是说到底还是我更好运一点,工藤新一笑着想,因为我才是那个陷在茫茫无边的黑暗宇宙里一筹莫展的人,还好遇见了你这颗肯为我指路的北极星。


劳伦斯要进行第一次跃迁之前,工藤新一收到了黑羽快斗的回信,这也是他寄过来的第六封信。信里一如既往地先唠叨了些没用的废话,但是工藤新一看得津津有味,中午吃饭甚至多吃了一碗。


信的最后附了一张图片,工藤新一点开,发现那是一张魔术表演的VIP门票,票面上印着一位白西装白礼帽的魔术师,还写着月光下的魔术师这几个字,表演日期是上个月23号。工藤新一颇为遗憾得摇头,那个时候21号星云内部已经开始消亡了,这场魔术秀应该没有举办成功。


果然,黑羽快斗写道:“这是我夭折了的魔术表演。漂流瓶只能发这么小的图,这张照片我还遮住了脸,所以颜值的话还是给你留个惊喜吧。这张票本来是我准备给别人的,现在给你了,等我跟着你回了中心星,一定要在那里重新办一场,到时候工藤你可以凭这个来挑一个最好的位置。”


工藤新一被他那句“跟着你”极大地取悦了,绕在舌尖来回读了好几遍,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高兴些什么。


劳伦斯传来要跃迁的信号,工藤新一趁着这个空当给黑羽快斗回信:“等我们回了中心星,我在星际广场给你包场,那个舞台才配得上月光下的魔术师。所以,坚持下去,好好等我。”











黑羽快斗在生态舱里睁开眼,又看了一眼工藤新一的坐标和他的坐标之间的距离,两个蓝色的光点越靠越近,生还的希望越来越大,黑羽快斗却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了。


前期因为不懂方舟号的特殊构造,他废了一番功夫,之后因为和工藤新一通信又耗费了一部分的能量,现在这个生态舱还能撑三天,工藤新一再不来的话他真的要凉了。


他现在已经没办法给工藤新一回信了,生态舱里的能量一部分自己用,一部分供给他定位工藤新一的软件。


不和工藤新一写漂流瓶的话,或者不用那个定位软件的话,现在他会轻松很多。工藤新一一开始也说让他少费脑子不要写信了,但是不跟人交流黑羽快斗觉得自己早晚不死先疯,工藤新一现在是他唯一的慰藉,靠着多读两遍工藤新一的信都能再多活一天。


黑羽快斗脑子昏昏沉沉地想,工藤喜欢吃柠檬派,但又不喜欢太甜的话,我做给他的时候就少放一点糖好了。工藤喜欢小提琴,不知道他喜不喜欢交响乐,应该问问他想不想和我一起去听音乐会来着。他还是个福尔摩斯迷啊,共同语言又多了一项,我偶尔也看看侦探小说呢。


前两天,黑羽快斗看着自己的母星终于迎来重生,那个漂亮的蓝色星球如今变得非常陌生,再过几百年,那里也许又可以适应人类生存,她会迎来新的子民,不过黑羽快斗却怎么也回不去了。


对了对了,还没问工藤愿不愿意暂时收留我这个无家可归的人呢。那时候他正好收到了工藤新一的回信,黑羽快斗就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工藤既然说要给我包场的话,我住在他家里应该也可以吧。黑羽快斗被自己的强盗逻辑说服,那天还美美地睡了个觉。


如果能活下去的话,我真的有好多话想跟你说,还想问问你像我这种水平的人能不能进你们科研所工作呢?


黑羽快斗的眼皮已经睁不开了,他眯着眼睛看着定位地图上两个几乎贴在一起的蓝色光点,这么近的距离,但工藤新一最快也要用一天一夜才能过来。迟迟收不到我的回信,不知道他会不会着急。


生态舱里的恒温系统渐渐失去作用,周围温度渐渐下降,黑羽快斗却感觉不到冷,在大家都忘了我的时候,还好有新一愿意来救我。这个突然在脑子里冒出来的亲密称呼给他增添了一点暖意,黑羽快斗在这一片温暖之中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希望再次醒过来是被他叫醒的,黑羽快斗最后想。





-Fin-




评论(1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