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快新】七分甜 05

久等!

前文:01 02 03 04
















黑羽快斗被他如此程式化的语气逗笑了,心想名侦探这是在审犯人吗?你现在可以交待预谋喜欢我的全部犯罪过程了。


我确实心怀不轨,可是我也没有别的好交待的了啊,黑羽快斗想,我也说不出什么漂亮话了。


唯一想说的只有一句我喜欢你,刚才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工藤新一了。


黑羽快斗说:“名侦探,你想听什么?要我说一下心路历程么?”


工藤新一突然问:“你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


“明明是敌人的关系,怎么突然会说喜欢呢?我好像一直在打乱你的计划,你不该讨厌我吗?”


“啊……”黑羽快斗无语,“是你讨厌我吧,把真话都说出来了,我可没有讨厌过你。我听说名侦探眼界高的很,一般的小案子都懒得去,有你这么一个身份显赫又非常忠实的观众,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工藤新一:“……”


黑羽快斗看着工藤新一半信半疑的目光,又补充了一句:“是真的,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的。并不是因为现在喜欢你想讨你开心才故意这么说的。”


“而且,你为什么只记得咱们俩这种打打杀杀的情节,还有很多温情时刻怎么不见你提呢?”


“哈?”工藤新一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看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痛心疾首:“那次天台啊,天台!”


但是由于他们俩见面十次有九次都是在天台,工藤新一卡顿了两秒才想起来:“啊,你说那次……”


黑羽快斗点点头,用看渣男的眼神看他:“是啊,那难道不应该列入你关于怪盗基德的回忆录 top. ten 里面吗?”


工藤新一:“……醒醒,没有那种回忆录排行榜。”


被这么一提醒,工藤新一才猛然反应过来,那天天台上卸下了pocker face的怪盗,带着无比失落的表情把宝石扔给他,说这是我第40次失败的那个怪盗,只有他见过。


很多人都见过他不可一世的嚣张姿态,但那个风光之后缩在角落里默默舔舐伤口的样子,只有自己见过。


工藤新一望天道:“喂,你不会是因为那次我安慰了你一下就喜欢我了吧。”


工藤新一继续敬业地维持自己渣男人设,生动展现什么叫撩完就跑:“我先说啊,换一个人那样我也会安慰的。”


黑羽快斗低低笑了声,不接他这句话,望着另一半天道:“也许就是那次吧,但我觉得应该更早,这种心情我没办法说清楚啊名侦探,这实在不像推理那样能一步一步按照顺序来。”


“不过,肯定比你喜欢上我要早。”黑羽快斗笃定地看向工藤新一,自己跟自己打了个赌。


工藤新一不望天了,低头瞪他,脸红地要命:“你胡说什么,我没说喜欢你。”


黑羽快斗歪仰着头,坏笑着逗他:“那你为什么不赶紧回去,反而要听我在这里胡说?”


身份坦白之后,黑羽快斗果然又恢复了那副有点欠揍的语气。工藤新一眯起眼睛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跳下高台就走。


黑羽快斗没想到他这么果断,忙七手八脚地把人捞回来:“怎么还生气了?我错了,我重说。”


“从始至终就只有我单方面喜欢你,想追你,死皮赖脸地想和你在一起,然后你实在受不了我百般纠缠,也不愿意看我终日郁郁寡欢,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和我在一起了。你看这样好不好,嗯?”


工藤新一无视他这个语言陷阱,反问道:“你怎么还自己瞎编起故事来了呢?”


黑羽快斗装模作样地伤心叹气:“还不是要怪某位名侦探记性太差,只好我来把故事补完。”


工藤新一:“……我只是不像你一样记得住那么多细枝末节的东西。我每天要记那么多事情,所以记东西从来只记重点。”


黑羽快斗慢慢靠近,趁机把人圈在手臂和墙形成的夹角里:“那敢问工藤同学的重点是什么呢?我这个倒数第一很需要有个人来指点我一下。”


“重点是......”黑羽快斗越贴越近,但是工藤新一这次没有躲,他深呼吸一口气,又慢慢吐出来。他看着黑羽快斗满怀期待的闪着光的眼睛,突然换了一句,“明天早晨我想喝二食的瘦肉粥。”


黑羽快斗本来在暗喜自己赌对了工藤新一也喜欢自己,正等着那句“我也喜欢你”呢,就被工藤新一这猛拐弯的操作闪了腰。


“诶??????”


工藤新一歪头问他:“怎么了?我不是都勉为其难地答应和你在一起了么?给我带个早餐不过分吧?”


他竟然在说我那个瞎编的故事,黑羽快斗掐了自己一下才确定这是真实的场景而不是做梦,他拉着工藤新一的手开心道:“不过分,还想吃什么?池上街新开了一家寿司店,想尝尝吗?”


“啊……那个好远。”


“没事,我骑车、不,我可以飞过去。”


“喂喂,不许乱飞啊!我不吃的,别去了。”


“开玩笑的,不做怪盗好多年了。”


——重点是,和你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发现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











服部平次觉得最近工藤新一瞒着自己接了个大案子。


这几天晚上服部平次起夜的时候,总能看见工藤新一的床帘里面透出来微弱的手机的光。


白天上课的时候,工藤新一还总是打哈欠走神,要不然就在纸上写写画画,服部平次凑过去想看的时候工藤新一就慌里慌张地把纸藏到书里面不让他看。


直接去问工藤新一吧,他还死活不承认。


今天是周四,法学院院休,只有晚上有一节校选修课。平常的周四,这俩人不睡到十一点是绝对不会起来的,但今天工藤新一八点就洗漱完毕打算出门了。


服部平次悄没声地从床帘里伸出个脑袋来,幽幽地开口:“工藤,你干什么去?”


工藤新一正弯腰穿鞋,想也没想就回答:“我和……”


然后突然反应过来,抬头凉凉地看着服部平次:“你管我呢,睡你的吧。”


服部平次来劲了:“工藤,你这样恶性竞争是不对的,咱们两个的破案率不相上下,你差这一个两个的吗?”


工藤新一无奈,他不太想跟这个直男废话:“都跟你说了不是案子……”


服部平次说:“你不跟我说也行,我动用一点点特权就能查出来。我还真想看看让你这么费心整天熬夜的是什么大案子。”


工藤新一听到这儿笑了一下:“确实是大案子。”


一位名怪盗潜伏在校园里,难道不是大案子吗?或者说,这位怪盗本身就像个复杂的事件一样令他着迷。


“不过呢,”工藤新一想起来什么,又从抽屉里拿出来一顶鸭舌帽戴上,往下压了压帽檐,“这个‘大案子’你再有特权也查不出来。”


工藤新一三步并作两步出门下楼,把服部平次的嚷嚷声抛在身后。他摇头叹气,为什么服部和和叶在一起这么久一点长进也没有。


黑羽快斗坐在宿舍楼下的长椅上等他,看他出来,指了指手里的餐盒:“我做了三明治。”


工藤新一借着整帽檐的动作掩盖住脸上收不住的笑意,走过去之后脸上的微笑已经调整到了标准要求:“去食堂吃?”


黑羽快斗点头。这几天他有机会就要和工藤新一一起吃早饭,没有在一起之前,黑羽快斗简直不敢想自己会早起跨越大半个校园,就为了去离自己最远的食堂吃个早饭。


但是和工藤新一一起的话,一切就变得不同了。


“刚才为什么叹气啊?”


“啊?”工藤新一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哦,感叹服部有点傻。我晚上和你聊天,他以为我查案子呢。”


黑羽快斗也噗嗤一声笑了:“他还不知道啊?不然我们哪天一起出去KTV吧,秀他们一波。”


工藤新一沉默了两秒,才答应道:“行啊。”


这下轮到黑羽快斗愣了。他本来也是应和着工藤新一的话说笑一下,并没有多少期待在里面。因为工藤新一一向脸皮薄,会拒绝他才是正常的操作,然而现在工藤新一答应了。


黑羽快斗看着工藤新一微微泛红的侧脸,把自己胸中翻腾着的想大喊工藤新一怎么这么可爱的念头压了下去。然后腾出左手,用小指勾住工藤新一右手的小指。


“那说定了。”


“……好。”


然后他顺势拉住了工藤新一的手,一路牵着走进了食堂。











二食离工藤新一宿舍最近,也是整个学校早饭做的最好的食堂,除了通风做的不太好之外,挑不出什么毛病。


工藤新一被黑羽快斗拉了一路的手,脸红得快要爆炸,又被二食闷热的空气一捂,整个人快要窒息了。他把帽子摘下来,理了理发型,才觉得好受了一点。


“对了黑羽,帽子还你,记得拿走。”


黑羽快斗喝着粥,抬头看他:“你戴着嘛,你戴好看。”


“我不习惯戴。”


黑羽快斗只好点点头,把帽子收了起来,并暗暗打算有空了要去给工藤新一买个白色的情侣款。


因为课业繁重,他们两个见面的机会也不多,有时候甚至不能一起吃顿饭。工藤新一本来想吃完饭跟着黑羽快斗去蹭一节建筑课,奈何周四安排的全是小班课程,不太好混进去。


黑羽快斗站在教室外面的走廊里跟工藤新一道别:“晚上你那节校选我能去吗?查人吗?”


工藤新一摇摇头:“A3-201。我坐后排,提前给你占个位置。”


像所有热恋期的情侣一样,他们也一刻不愿意分开。这种感情虽然千篇一律,但因为不同的对象而生出各种各样的不舍来,让人沦陷着迷。


六月又下了几场雨,一下子就过去了一半。天热得人心浮气躁,偏偏又到了复习月,让人不得不沉静下来好好看书。


法学院考试科目多,战线拉得长,经常自嘲是X大看门狗。建院的考试周则很靠前,复习月比别人早开始,放假也比别的院系早上个两三周。


黑羽快斗他们有一个俗称炼狱的建筑周,把这一周熬过去这学期就算结束。这期间,建院的自习室会通宵开放,但来的除了建筑系的学生,还有各个院系不用睡觉的学霸们。


工藤新一就算一个。


他现在每天晚上抱着本侦探小说或者六法全书去教室和黑羽快斗一起刷夜,黑羽快斗倒不是在临时抱佛脚地看课本复习,他觉得能考到自己期望值就好了,没必要太拼命,所以他只是赶着这个氛围画画建筑素描,提前完成下暑假作业。


黑羽快斗本来心疼工藤新一,不想他跟着自己一起熬夜,但是工藤新一云淡风轻地说:“反正我在哪里都是熬夜看书,不如和你一起看。”


于是黑羽快斗也不拦着了,嘴上说着赶人走,但他心里也非常想让工藤新一留在这里。


每天凌晨三点的时候,大部分人都顶不住回去了。


黑羽快斗属于另一类人,他喜欢熬夜画图,而且属于那种越画越兴奋的人。兴奋燃烧着的黑羽快斗同学,终于完美地画完了第三张作业,他抬起头转了转脖子,听见了嘎啦嘎啦的声音。


学建筑短命早死,黑羽快斗绝望地想。


他转头想跟工藤新一聊聊天的时候,才发现身后的工藤新一不知道什么时候趴桌子上睡着了,手边的侦探小说的书签卡到了后记。


厉害了,一晚上看一本。黑羽快斗感叹道。


他轻手轻脚地站起来,屏着呼吸慢慢把工藤新一抱起来放到了教室后面的沙发上。凌晨时分正是熟睡的时候,工藤新一除了一开始无意识地哼哼了几声,剩下的时候都温温顺顺的,由着黑羽快斗调整他躺下的姿势。


黑羽快斗把人放好,又蹲在沙发边上看起来了工藤新一的睡颜,眼神来来回回温柔又缱绻地把那张好看的脸描摹了一遍,最后停留在淡粉色的薄唇上。


他突然心跳加快,手心冒汗,脸也烧起来——他现在特别想吻一下工藤新一。


之前有那么多适合接吻的时候我都干什么去了?黑羽快斗往前倾了倾身,又直起身来,反复几次之后紧张地舔了下嘴唇,这才发现自己因为太长时间没喝水,嘴唇都起皮了,实在不是一个接吻的绝佳状态。


算了,黑羽快斗挫败地想。工藤新一好不容易睡着了,把人惊醒了就坏了。然后他站起身拿了自己的外套搭在工藤新一身上,又盯着人看了几秒钟,正想转身回座位继续画图的时候,工藤新一醒了,抓着他的手把他拉了回来。


他拿另一只手的手背挡着眼睛,用外侧的手肘把上半身支起来,含糊不清地问黑羽快斗:“几点了?”


黑羽快斗又蹲下来,轻轻摩挲着工藤新一的手背平息他的起床气:“三点十分,要不你也回去睡吧?”


“不用,”工藤新一低头眨了眨眼,等稍微适应了点室内的光线之后才抬起头来扫了一圈教室,“其他人都走了?”


“嗯,这个教室就咱们了,别的教室应该还有人在。”


黑羽快斗看工藤新一半眯着眼睛点头的样子,感觉他意识应该还没回笼,正想劝人再躺下睡会儿的时候,突然被工藤新一拽着领子亲了一口。


那是一个一触即分的亲吻,而且因为两个人的相对位置和工藤新一不太清醒的缘故,嘴唇的位置都没对准,吻直接落在了黑羽快斗的嘴角。


工藤新一闪电般地亲完了,靠回沙发靠背上解释道:“我刚刚做梦,梦见你想亲我。”


黑羽快斗愣愣地:“然……然后呢?”


“没有然后,然后我就醒了。”工藤新一理所当然地看着他,“所以我有点不爽,就只好自己来了。”


爽完的工藤新一又躺下睡了,留黑羽快斗一个人飘飘乎乎地回到座位上,翻来覆去地品味刚刚那个不到一秒钟的吻。


现在距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黑羽快斗在心里愉快地哼着歌,效率极低地度过了刷夜的最后两个小时。


恋爱啊,让人迟钝,又令人快乐。





-TBC-






评论(7)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