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快新】七分甜 03

慢慢过渡,不要着急~

写的时候室友一直在唱歌,很烦躁,可能有错字...

解释一下:黑羽和白马不是室友,只是住在一个宿舍楼里


前文:01 02












工藤新一有一种天生的发现犯人的雷达,他还是江户川柯南的时候,每次在犯罪现场就先默默隐藏在一边装透明人,一旦锁定了某个嫌疑人,就借助着自己那张人畜无害的脸装傻装萌装无辜地上前去套话。


掌控全局之后,还得经常装作不经意地把线索说出去,不能引起任何人的怀疑。然后费劲吧啦地借助毛利叔叔的嘴推理,为的就是维持住自己的秘密。


但是小侦探对上怪盗基德的时候从来没有这种顾虑,至少暴露身份之后就没有这种顾虑了。面对着这个知道自己秘密的宿敌,他毫不在意地用着自己最舒服的方式在黑羽快斗面前展现着自己出众的各种能力,看过来的目光也因为没有了身份的束缚显得更锐利了三分。他从来都是用工藤新一的方式和黑羽快斗交手的。


黑羽快斗从前就特别喜欢他这种眼神。少年人心高气傲,觉得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突然跳出来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他的第一反应不是转身逃跑,而是拔枪迎战,非要较量出个谁上谁下来。


所以当工藤新一用那种久违了一年多的眼神再次看向他的时候,而且还是一种自下而上的仰视的目光。黑羽快斗顿时气血翻涌,当下就想切换怪盗基德的人格和工藤新一头脑大战三百回合。


但是他还是忍住了,脑子里百十来个声音劝他冷静:你这是在追人呢,千万别暴露别暴露。然后黑羽快斗在最后一刻硬生生地点了怪盗基德强制退出,脸上浮现出一个装傻充愣的微笑来,干巴巴地回了一句:“有吗?凑巧而已吧。”


这个处理实在是太尴尬了,尴尬得黑羽快斗包扎完之后一刻也不留就走了。事后根本不愿回想,一回想就觉得自己情路坎坷,八字还没一撇呢,这眼看着就要被明恋对象扼杀在摇篮里了。


黑羽快斗躺在床上,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他愤愤地想,都什么时代了,我都不做怪盗八百年了,他怎么还一心想着抓我而不愿意跟我发展点别的什么关系呢?是我表现得不够明显吗?玫瑰花都送到他眼皮底下了,直男会送男生玫瑰吗?会一直盯着你看你睡觉吗?


起床的闹钟响了三遍了,黑羽快斗还是处于被打击的状态中,懒洋洋地不愿意起。他在枕头边摸了半天,拿起手机打开锁屏压榨白马探。


“白马,帮我去早课签下到,你之前答应过的。”


白马探的医学院周三上午院休,一上午都没课。这俩人为了互相坑对方去签早课,把对方的课表记得非常熟练。


过了半个小时,黑羽快斗骂了白马探第十遍不讲信用,正打算打起精神自己下床的时候,白马探的消息终于回过来了。


“侦探社外展,走不开,你还是快起床吧。”


无情。黑羽快斗面无表情盯着手机评价道。


他正打算爆个手速写个一百字小作文好好谴责一下白马探,忽然注意到了重点:社团外展?侦探俱乐部?侦探???


黑羽快斗觉得恍惚之间自己好像抓住了点什么,然后开始套话:“不会是之前工藤跟我提过的那个外展吧?”


那头白马探还以为工藤新一真的跟他说过呢,随口就回:“是啊,工藤也在这帮忙呢。”


黑羽快斗一下子从床上弹跳起来,完全没有刚才那个死气沉沉的样子了。他死死盯着那行字看了半天,脑子开始飞速运转,半晌之后,黑羽快斗干脆利索地下床出了宿舍。他站在通往教学楼和中心体育场的岔路口,望着体育场那边的外展区。虽然身份好像要暴露了,但是他当然也不想错过这个可以见到工藤新一的机会。


只是这样过去未免太刻意了,黑羽快斗原地冷静了几秒,然后默默拐到了另外一条路上,甚至还清醒地去教室签了个道,顺便安安静静地听完了课。


下课前十分钟,黑羽快斗决定去商业街一趟。这样回宿舍的时候就能非常自然地路过办外展的中心体育场,营造一种刻意的随意感。


黑羽快斗在商业街百无聊赖地转了半天,最后随便捡了几个商店门口篮子里放着的冰袋,然后提着袋子晃晃悠悠往外展区走。


他过去的时候外展活动已经结束了,几个人围着收拾桌椅和帐篷,工藤新一背对着他搬椅子,白马探从一旁的小货车上扶着人的肩膀跳下来,正看见黑羽快斗一边低着头玩手机一边走过来,远远地喊了他一声。


黑羽快斗抬起头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向闻声转过头来的工藤新一挥了挥手。


工藤新一朝他点了点头,撩了一下额发继续搬椅子去了。


白马探看他走过来,说:“你这不是挺勤快的吗?还跑商业街去了?”


黑羽快斗假惺惺道:“因为你不肯替我去签到啊,我只好忍痛爬起来。下次你喊我的时候我也不去。”


工藤新一把桌子腿折叠起来,拎着往小货车上走,听见他们俩的对话,笑道:“白马学霸也需要这种业务啊?”


“是啊,毕竟谁早上愿意六点起呢?不用白不用。”


工藤新一笑呵呵地点头:“你说的非常有道理。”


白马探接着和黑羽快斗互损聊天,工藤新一放好了桌子,正要扶着车厢边上的社员跳下来的时候,就见一只手伸到了他面前——是黑羽快斗。


“我扶着你。”黑羽快斗说。


工藤新一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搭他的手,而是和其他人一样扶着黑羽快斗的肩膀蹦了下来。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落地没站稳,身子往后倒了一下。


黑羽快斗忙上前一步作势要去扶,右手虚虚地颠在工藤新一腰后。没想到他上前这一步让工藤新一踩住了他的脚,本来不会怎么样的,现在结实地趔趄了一下。黑羽快斗右手下意识地往回一捞,然后就碰到了工藤新一肌肉紧致又非常纤细的腰,接着很明显地感受到工藤新一轻微地抖了一下。


黑羽快斗瞬间像被热油烫了一样缩回手背到身后,脱口而出:“对不起。”


工藤新一低着头看了眼黑羽快斗的鞋,也说:“是我对不起,不好意思啊。”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白马探还在旁边用一种很异样的眼神在他俩之间来回转悠。黑羽快斗这时反应巨快无比,掏出一个冰袋来塞到工藤新一手里:“看你出了好多汗,正好我买了挺多的冰袋,用这个降降温吧。”


同时为了防止白马探抗议,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来,黑羽快斗也往他手里塞了一个。


这时,副驾驶下来一个人,看了眼他们三个这情形,笑呵呵地转向黑羽快斗:“同学,冰袋还有吗?”








黑羽快斗抱着必死的心态,战战兢兢地和工藤新一他们一起往拉面馆走。


刚才突然冒出来的服部平次特别热情,接了他的冰袋之后就开始称兄道弟。外展现场就剩了他们几个人,服部平次拍拍小货车说:“等我送东西回来带你们吃好的,黑羽同学也一起去哈。”


要不是这一路上服部平次都在疯狂卖那个拉面馆的安利,黑羽快斗真疑心这是某三位名侦探给他设的套,仿佛吃完这最后一顿,这三位侦探就要送他上路一样。


服部平次找起好吃的来也是非常拼命,带着他们七扭八拐地进了一个小小的拉面店铺。剩下三个人面面相觑,都表示并没有见过这个旮旯角里的小店铺。


服部平次一脸骄傲:“那今天你们有口福了,感谢我吧。”


店里空间很小,仅有的四张桌子上三张都坐满了人,服部平次进去招呼了声老板,老板擦着手从收银台走出来,热情地跟服部平次打了个招呼,指着角落里那张桌子说:“把桌子往这边挪挪,你们四个坐这儿吧,下次来早点啊。”


坐下之后也几乎是腿贴着腿,黑羽快斗对面就是工藤新一,他刚不安分地晃了晃腿,就碰到了工藤新一的,凭那个感觉,两个人还是腿夹着腿的姿势。黑羽快斗瞬间僵住了,再也不敢乱动了,也不敢看工藤新一现在的表情。


服部平次拿着菜单直接去后厨点饭了,说了两句话就回来了,看来对这家拉面馆的情况是很了解。


他坐回来拍拍工藤新一的肩,一脸遗憾地说道:“工藤,你这辈子是没有那个口福吃我大阪的什锦煎饼了,这家店是我在东京吃过最接近大阪那家店的,你也就只能吃吃替代品了。”


然后他转向对面的白马探和黑羽快斗:“你俩还是可以去的,有空咱们三个去,不带工藤那个倒霉鬼。”


工藤新一一脸冷漠地拍开服部平次的手,端过来老板递过来的拉面放到他面前:“吃吧,也就吃的能堵上你的嘴了。”


黑羽快斗看着他俩拌嘴,吃醋之中带着一点点的非常羡慕。他对工藤新一来说,是一个仅有两三面之缘的普通同学,是朋友的朋友,顶多再加一项前宿敌的最大嫌疑人,非常之没名没分。


明明每次小侦探和他面对面对峙的时候,他们两个之间仅有不到五步的距离。可是现在想要走到他身边去,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黑羽快斗只觉得自己追侦探之路道阻且长,顿时有些郁闷,只好埋头吃面。


片刻之后,工藤新一那碗也上来了,他搅了搅面碗,挑出来一块肉:“这块猪肉也太肥了点。”


黑羽快斗抬起头扫了一眼:“我喜欢吃,给我吧,别浪费了。”然后直接从工藤新一碗里把那片肉夹走了,动作非常自然。


服部平次看了看他俩,揶揄道:“工藤,来的路上你干嘛一直盯着人家黑羽同学看啊?看上了?”


这要放在平时,就是他们两个好哥们之间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话,结果他这次一说,两位当事人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时谁也没想起来出口反驳,都愣在了原地。


黑羽快斗看到工藤新一脸上慢慢几不可见地泛上点红,冷冷撇了服部平次一眼:“黑羽走我前面,我看路的时候当然得看黑羽。”


黑羽快斗只觉得刚才扶过工藤新一后腰的右手又烧了起来,简直要抓不住筷子了,他从面碗里抬起头来,僵硬地冲对面笑了笑:“工藤和我不太熟,你别开这种玩笑。”


白马探本来在专心吃饼,突然觉得气氛有点尴尬,自己必须出来救个场了。然后他咳了一声,问黑羽快斗:“黑羽,昨天跟你说的周五的活动,去不去?”


“周五什么活动来着,哦哦!唱歌那个是吧?去。”黑羽快斗心里给白马探点了一万个赞,并决定把坑他的早课签到减少几次,他现在急需一个话题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服部平次问:“什么唱歌活动?”


黑羽快斗看他注意力也被吸引过来了,悄悄松了口气。


白马探摊手道:“校会文艺部新组织的,周五晚上七点到九点,搭个台子让同学们报名唱歌。新活动没人捧场,只好拉熟人过来。”


“晚上啊,正好有事,不然我也能去。”服部平次语气有点遗憾,然后拿胳膊肘捅了捅工藤新一,笑嘻嘻地,“不过工藤肯定去不了,他五音不全。”


工藤新一白了他一眼,继而转向黑羽快斗:“我可以去捧个人场啊,黑羽你第几个上场啊?”


黑羽快斗不明所以,心想问这个?难道特地要来听我唱歌?


“我压轴,快九点的时候吧。”


黑羽快斗感觉桌子底下工藤新一的腿轻轻晃了两下,他拿起餐巾擦擦嘴,看着黑羽快斗说:“上次错过了你的现场表演,觉得非常抱歉,这次我说好了要去看,一定不会失约的。”





-TBC-



非常之没有手感,写得又很慢,大噶追文辛苦



评论(9)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