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快新】七分甜 01

写个日常水一水~

LOF最近限流,看文戳头像进主页看叭~













晚上突然下起了雨。


夏天天气多变,明明上午还晴着天,下午转眼间乌云就气势汹汹地铺过来,雨水噼里啪啦地接踵而至。快十点了还不见停,反而越下越猛。


黑羽快斗蹲在屋里摆弄自己放了一地的道具伞,紧紧这个的伞骨,往那个里面添点小道具,这是个精细活,他窝在寝室从早到晚忙了一天,才做到比较完美满意。


站起来活动了下蹲太久而发麻的双脚,黑羽快斗拿起桌子上的手机看了眼时间,刚要放下的时候屏幕上弹出来一条消息——


白马探:不好意思黑羽,雨太大了,能帮我送下伞吗,我在图书馆,谢谢了。


黑羽快斗瞄了一眼窗外的雨,光是听着水声哗哗就知道外面下的多大。


“十次早课签到。”


“……三次。”


“你淋着回来吧,半小时后门禁。”


“五次,不能再多了。”


“成交。”


黑羽快斗奸计得逞,嘿嘿笑着截了图,戴了顶帽子拿着伞出了门。






从宿舍到图书馆五分钟路程,图书馆十点半闭馆,白马探估计是被管理员老师赶出来了,现在正站在门前的屋檐下面躲雨。黑羽快斗躲着水坑跳过去,喊了背对着他的白马探一声。


白马探转身看见他,也打招呼道:“辛苦了黑羽。诶?你没看到我给你发的消息么?”


“什么?”黑羽快斗掏出手机一看,确实有一条白马发的未读消息,叫他再带一把伞过来。应该是在他出门前一秒发过来的,当时他已经把手机揣兜里了,错过了这条消息,而路上因为雨大所以也没拿出过。


黑羽快斗问:“有别人啊?”


白马探点点头,正想解释的时候看见有个人和关门的老师一起出来了,那个人走过来问道:“这是你室友吗白马?”


黑羽快斗看着那张脸,愣了一下。


“是的,这是黑羽快斗。黑羽,这是……”白马探说到一半,看黑羽快斗表情不太对,改口道,“你认识?”


认识,黑羽快斗想,我何止认识,我当怪盗的时候和这位侦探可是爱恨纠缠了三百六十五天。


“工藤新一,”黑羽快斗伸出手去,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正常,“久仰大名,名侦探。”


工藤新一跟他握了一下手,感觉黑羽快斗手心有点潮:“辛苦你跑一趟。”


“啊那个……”黑羽快斗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刚想说没给你带,话到嘴边脑子瞬间转了一百八十个弯,把自己手里那把还没打开的伞递了出去,“不辛苦不辛苦。”


白马探一脸:你这伞不是给我带的么 的表情打量黑羽快斗,黑羽快斗被盯得心里发毛,把手上打开过的那把塞到白马探手里:“咱俩可以打一个回去吧。”


工藤新一噗嗤笑了一声,又把手上的伞递回去:“不好意思白马,我突然冒出来抢了你的伞吧。”


白马探本来就是跟黑羽快斗闹着玩的,听他这么说连忙摆摆手:“没事没事,本来就是我说要给你带,你才把最后一把出租伞让出去的。你拿着吧,我和黑羽凑合着打一把回去就行。”


工藤新一又说了声抱歉,看了看时间,再不回去就真的要门禁了,他先跟白马探说了再见,又转向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本来在低头研究地上的水洼,听到工藤新一叫他之后收起了全部的情绪抬起头来。工藤新一脸上带着还是笑意:“黑羽同学,谢谢你的伞。”


“不客气,你快回去吧。”黑羽快斗说。


工藤新一走了左边的楼梯,黑羽快斗他们走了右边。黑羽快斗望着工藤新一越走越远的背影问白马探:“他是哪个院的?”


“法学院的。”


黑羽快斗点点头,文科学院的宿舍的确是在那边,离北边文科教学楼区也近。他学建筑,一直在南边的教学区和南边的宿舍晃荡。


都怪学校太大,黑羽快斗想,那也不至于啊,他不是挺爱出风头的么,怎么一点儿消息都没听到啊?关东名侦探和我一个大学,他可是没听身边那群八卦的小姑娘讨论过。


“我之前怎么没见过他啊?”


“好像有什么案子吧?大一上半学期休学来着。”白马探答道,“你对工藤好像挺感兴趣啊?怎么,怕他知道你底细抓你啊?”


知道怪盗基德真面目的人不多,白马探是早就知道的一个。他解决完神秘组织的事情之后就把“怪盗基德”封存在了那道墙壁后面,对白马探这个知情人也不藏着掖着,反正他现在就是一个普通建筑狗,而白马探也没有告诉警察的意思。


“呵呵。”黑羽快斗拿白眼翻他。他想抓我的话早八百年就能抓,我和他交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国外哪个地方浪呢。


“啊我知道了,”白马探眼光犀利,展现他的侦探素养,“工藤是不是和你对上过啊?或者你假扮过他怕人家认出你来。”


八九不离十吧,黑羽快斗想。


“没有的事,”黑羽快斗睁着眼说瞎话,“你别那样打量我,我之前没见过工藤新一。”


真的没有,我见的都是江户川小朋友。


白马探也不再追问,不管真假都是黑羽快斗自己的事了,要是他的推论是真的的话,他倒还挺开心看黑羽快斗被揭穿时候吃瘪的样子的,毕竟工藤新一名侦探的名头不是白来的。






伞不算大,遮两个人有些勉强,再加上风雨交加,到宿舍了两人都湿了半边身子。洗过澡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黑羽快斗闭上眼睛,工藤新一和江户川柯南的脸就交叉重叠出现在面前。


上一次和江户川柯南见面的已经远在一年多以前,他帮了对方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忙,事后小侦探跑过来感谢。他双手插在裤兜里,平视着蹲下来的伪装还没褪下,顶着一张工藤新一的脸的黑羽快斗,语调故作老成,但外人听起来还是清脆稚嫩的童声。


江户川笑着说说:“谢啦KID。”


一年多以前这句轻飘飘的感谢又被黑羽快斗从回忆的匣子里翻出来,和今天晚上的那句放到一起。名侦探从小到大一如既往清澈透亮的声音像清晨的露水一样干净透彻,一滴一滴,到他耳朵里的时候则变成水落进了油锅里,噼里啪啦地沸腾着。


他承认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心思不纯。


不,或许还要更早,早到那次不为人知的天台上的安慰和那天之后偷偷送出去的生日蛋糕。


意识昏昏沉沉入了梦,梦里面侦探的唇瓣一开一合,像塞壬轻吟,魔鬼低语,让人心甘情愿地交付完身心,最后是灵魂。


他在天台上踢着球叫他KID,在潺潺雨幕里撑着伞喊他黑羽同学,最后陷入一片光中,看不清面容的人的声音却越来越清晰,他听见工藤新一轻轻地说:“快斗。”


黑羽快斗被这一声叫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直接从虚幻的梦里醒了过来,抄起手机一看:4:47。


天已经亮了起来,窗外的麻雀开始叽叽喳喳,距离八点还有三个小时,睡个回笼觉绰绰有余。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一年多以前他把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剥离出来打包焚烧,本来以为这份有点荒谬的感情已经烟消云散,没想到工藤新一只用了五分钟不到的功夫和仅有的三句话就让它死灰复燃。





黑羽快斗期待着第二次偶遇,甚至还想着去打听一下法学院的课表。没想到第二天下午,见面的机会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他被社团的前辈们坑了一道,被迫来参加社团联合大会。这种社联会议每学期都要开,基本都是领导老师社联主席说那些说了好多年的指导精神工作安排,纯粹走个形式,没有多少实际意义。还不许人玩手机,来了等于是受两个小时的罪。


黑羽快斗往后排角落里走去,后三排藏在一个凹角里,不太轻易被台上的人看到,他早来半个小时就是为了占这里的风水宝地。


阶梯教室果然还没什么人,大家坐的稀稀拉拉的,黑羽快斗蹦跶着跳了几级台阶,转过凹角一看,和他有一样心思的人也已经到了,那个昨天晚上才见过的人坐在靠过道的位子上专注地看着书,一点儿也没注意到突然冒了个人出来。


黑羽快斗走过去:“工藤同学,这里有人吗?”


工藤新一这才抬起头来,看见他,也很惊喜:“没人。真巧啊黑羽同学。”


这边角落里后三排都是双人座,黑羽快斗坐下的时候美滋滋地想:真是天助我也。


工藤新一翻了两页书之后,想起来什么抬起头来说:“早知道会碰见你,就把你的伞带来了。”


黑羽快斗表面在玩手机,实际上余光一直往工藤新一那撇,听见他这么说,当下心思活络回答道:“不着急,不如我记下你电话吧?有空我去找你拿。”


要联系方式要得无比自然顺畅。


工藤新一掏出手机,顺着黑羽快斗报出的数字打过去,两秒之后黑羽快斗的手机屏幕亮起来。黑羽快斗眼睛亮了一下,按下挂断,存下了这串珍贵的号码。


半个小时一眨眼就过去了,他们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两句天,老师和社联代表一帮人就进来了。


黑羽快斗拿出笔记本和笔,看工藤新一还是悠闲地翻了一页书:“你不写会议纪要么?”


工藤新一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我刚来的,装不知道。”


黑羽快斗:“……”






于是黑羽快斗开始奋笔疾书记录这些无聊的废话,在这间隙里他偷偷看了工藤新一一眼,结果发现人托着腮睡着了,前后都是认真或装着认真听会的人,就他一个睡得如此明目张胆。


黑羽快斗汗了一下,心说我还以为这人多乖呢,结果不但会议记录都不带记一笔的,连样子都不愿意装,竟然还睡觉!


他的记忆里面全是工藤新一全力以赴搜寻真相或是意气风发的样子,此时此刻这打盹的样子对他来说实在有点新奇,黑羽快斗觉得自己就像是找到了山洞背面意料之外黄金的勇者,守着他的宝藏偷偷乐了半天。


窗户外面的阳光从窗帘之间的缝隙里漏了一道进来,窄窄的一道光落在工藤新一的侧脸上,嘴唇边上细小的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再往上是挺拔的鼻梁,卷翘的睫毛和微微皱起的眉毛。


怎么还皱眉呢?那个大案子不是好好地解决了吗?黑羽快斗想。


鬼使神差地,他向那皱起的眉毛伸出手去,想让他不要皱眉了,结果还没碰到,工藤新一睁开了眼睛。


细碎的金落在宝蓝色的海里面,海上日出也没有工藤新一此时的眼睛好看。黑羽快斗的手僵在半空中,看楞了一秒钟。


如果现在工藤新一清醒着,一定能从黑羽快斗略显慌张的神态中看出他现在满溢出来的无处安放的感情,但是他刚从沉睡中被迫清醒过来,脑子有点迟钝还带着点起床气。


因此他没有问黑羽快斗伸手过来干什么,也没有问他为什么如此热切地盯着自己,只是揉了揉眼睛,小声说了句:“黑羽,帮我拉下窗帘可以吗?”


黑羽快斗咂摸着那句“黑羽”,硬生生地从里面咂摸出一丝撒娇的意思来。于是欢天喜地地伸手拉紧了窗帘。


工藤新一道了声谢,换了一边托腮,又闭上了眼睛。


黑羽快斗看着工藤新一安静的侧脸,心脏砰砰直跳。盛夏的太阳炙烤着他的脊背,所有的情绪都在这种照耀下疯长,黑羽快斗想,这不是死灰复燃,这根本就是一场从头烧到尾的燎原大火。







-TBC-



评论(4)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