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生非】睚眦必报

还是段子......我怎么就没空写长点!

-------



警局新来了个实习生。


人正直无比,热血有余。可惜智商不足,脑子不太灵光。


这位正直热血的实习警察异常生猛,上班第三天就把洪家二当家铐回来了。


审讯室里,实习生正襟危坐,罗浮生翘腿哼歌。


罗非姗姗来迟,一推门就觉得阵阵头疼,只想赶紧把罗浮生弄走,免得他三寸不烂之舌又灿出点什么奇葩来。


实习生严肃认真一丝不苟:“15号晚上你在何处、做了什么、有没有人能证明?”


罗浮生听了之后雀跃无比:“不就前天?前天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


罗大少爷故意拖长声音挑了下眉,冲站在后面的罗非比口型:“在、你、床、上。”


实习生:“???”


罗非:“……”


正直小警察看不了他挤眉弄眼,一拍桌就要强调纪律,被头冒青筋的罗探长一把按下,好言相劝赶了出去。


罗非拍着胸脯保证,半小时之内把这嚣张跋扈的黑社会三代家底都问出来,问不出来他随这黑社会的姓。



于是该智商不足的实习小警察终于瞪着罗浮生出去了。


“跟我姓还是姓罗啊,”人都走了,罗浮生还是不依不饶,“再说我的家底你还不清楚吗?”


罗浮生继续叭叭:“我吃什么,干什么,几点几分睡的,长短尺寸是多少,你不都一清二楚的?”


说到最后的时候罗浮生贴得越来越近,上半身支在桌子上,最后几个字几乎是贴着罗非的耳朵说的。


然而罗非坐怀不乱,冷静无比,面对流氓开黄腔也岿然不动:“那你昨天打架的事我怎么刚刚才知道?”


“……”


罗大流氓瞬间熄火,重新坐回椅子里装成乖巧.jpg。


罗非敲桌:“坦白从宽啊。”


罗浮生眨眼装无辜:“罗非,我没有。我昨天陪洪澜买衣服去了。是真的,你相信我,我……诶?!别动!干嘛脱我衣服!来人唔&@#*%¥……”


罗非捂着他的嘴扯开了他两颗衬衣扣子,露出了里面的白色纱布来。


罗浮生沉默两秒,接着视死如归地闭上了眼。


罗非戳着他的心口,一字一顿道:“你没有?相信你?还陪洪澜买衣服?”


罗浮生听着罗非的语气渐渐严厉起来,立刻从善如流道:“我错了,你千万别生气。”


罗非哼了一声,指着罗浮生的手铐说:“你装什么无辜,赶紧自己把它解开。”


罗浮生委委屈屈地看了他一眼,被威胁地瞪了一眼之后,又委委屈屈地自己低头开锁。


罗非眼角一阵抽搐,都还没看清这人是怎么变出来那根铁丝的,手铐就咔哒一声打开了。


练过的果然就是不一样,罗非感叹,手指不管干什么,都很灵活……咳咳!


罗非拉着椅子在他面前坐下,看着罗浮生被手铐硌红的手腕,到底还是心软地叹了口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淮海四弄16号,想找我去那里找,何必为了见我一面受这种委屈?”


“被人铐一下而已,这就心疼了?” 罗浮生把胳膊往前递了递,方便罗非给他揉手腕, “神探这么容易心软的话以后还怎么抓犯人?”


罗非手下没停,抬起眼皮来看了他一眼:“我当然心疼,那些人又不是你。”


我靠!罗浮生受不了这个,耳朵瞬间红了,这位表面流氓根本经不起撩拨,罗非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把他的毛捋顺了。


罗非最后捏了捏他的手腕,站起来看了眼表,然后把罗浮生也拉起来:“行了,别在这儿待着了,回家等我吧。”


罗浮生心满意足地笑了,嘴角勾起来眼睛眯着,看起来像只喝完牛奶的猫咪。他走到门口,然后又想起来什么,折回来把桌上的手铐塞到了兜里。


罗浮生吊儿郎当地勾着罗非的肩膀,耳语道:“这手铐你刚刚用在我身上了,那晚上我得用在你身上啊。”


“睚眦必报嘛,”罗浮生亲了一下罗非的侧脸,“特别符合你一开始对我的评价。”


 

评论(8)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