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




给猫剪指甲并不容易,大多数猫咪对此非常排斥。但是又一定要剪,不剪的话那尖利的爪子会轻易把人抓伤。


“嫌我抓你疼?那你倒是轻一点啊。”工藤新一整个人靠在黑羽快斗怀里,懒洋洋地开口。


“我忍不住啊……”黑羽快斗小声嘟囔了一句,感受到工藤新一瞪过来的眼神之后马上改口,“抱歉抱歉,腰还疼么新一?”


工藤新一躲了一下,他有点怕痒,一开始被蹭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有点不自在,适应了之后又靠回去任由黑羽快斗的手贴着他的腰际轻轻揉着:“还好,你快点剪。”


其实已经剪好了。黑羽快斗拎起工藤新一一只爪子。拿着锉刀给他仔仔细细地磨指甲。自从有一次黑羽快斗帮他事后清理又忍不住在浴室里来了一发之后,工藤新一就禁止两个人一起踏进浴室洗澡了——所以才要好好修剪,防止他哪次自己清理的时候伤到自己。



工藤新一单手操作着游戏,总是不小心碰到截屏键,截了好几张没用的图,打算删的时候却不小心注意到了一个名为[ ï¼]的相簿,里面只有一张照片。


“喂,你这是哪天去跟踪我的时候偷拍的啊?”工藤新一敲了敲屏幕。


黑羽快斗低头看,竟然是当年柯南戴着猫耳那张照片,虽然当年那点隐晦的心思现在也没什么见不得人,但毕竟是偷拍,于是他就有点心虚:“没跟踪,是碰巧遇到的,真的是很碰巧。”


工藤新一坐直了,用将信将疑的眼神盯了他两秒才开口:“我再往前翻翻会不会翻到几百张江户川的照片?”


“不会不会,”黑羽快斗连忙摆手否认,“我就这一张,珍贵的很,你千万别删了。”


工藤新一懒得跟他计较,现在黑羽快斗的相册里工藤新一占了一半,不在乎多不多这一张,总归都是他。


“不过你当年如果想拍的话,应该很方便吧,满身道具的怪盗基德?”


“唉,这都要怪你啊,侦探,”黑羽快斗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语气有点委屈,“我当年光是想着去见你就已经心神不宁了,哪里还想的到这种关窍呢?”


工藤新一:“……你的肉麻话还真是说来就来。”


“那是因为……”黑羽快斗一句话没说完,就被工藤新一伸手挡住了。


工藤新一三根手指抵在黑羽快斗嘴唇前面,瞪了他一眼:“你别说了行不行啊。”


不知道又要说一句多么能溺死人的话出来,工藤新一皱了皱眉,这简直就像药酒,泡得人筋骨酥麻。

黑羽快斗拉下他的手,印了个吻上去:“对你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有缓冲,当然说来就来。”


“是吗?我看你对那些女孩子说这种话的时候也挺溜的啊,”工藤新一挑了下眉,“黑羽,你知道那些女孩子怎么叫你的吗?芳心纵火犯。”


黑羽快斗眨眨眼,然后握住工藤新一的手腕:“所以纵火犯栽在名侦探手里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工藤新一说不下去了,讲情话这方面黑羽快斗完全是魔高一丈,谁都比不过他。





评论(6)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