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桃莓莓

♠️💙♣️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浮沉】灼火 END

回忆跳到小时候,韩沉想起了打架时总把他罩在身后的罗浮生,他擦了擦额角的血,满足地笑了——

这次让我来保护你。



本文ABO,结果要ABO没ABO,要谋略没谋略,唯沙雕不变


主角:罗浮生、韩沉 | 配角: 洪爷  罗诚  小弟们  局长们

短篇一发完

链接戳这里



【照裴】靡靡 · 壹

“青天白日的,也没少日你,害羞什么?”


-----------------------------------------------------


朱厚照×裴文德   

一个为了肉强行走剧情的故事,结果没肉也没剧情~

PS:文中的花家小公子就是花无谢哈,纯拿来客串🈚️感情戏


第一回走链接

诶这什么顶尖男团的可爱王牌啊!

官方设定是,爱用颜文字,自产同人图,宠粉有求必应,喜欢做表情包。

太可爱了!!马上脑补小景发一次微博换一次客户端,用的还都是颜文字,比如,来着( ̄▽ ̄)的iphone8,来着(˶‾᷄ ⁻̫ ‾᷅˵)的iphonex……可爱极了……


脑中顿时冒出八百个娱乐圈paro啊!(搬砖限制了我!


下面是一个小景和韩沉的拉郎!




———




韩沉和小景是竹马竹马,穿开裆裤玩泥巴的交情,韩沉长小景一岁半。




小景从小跟在韩沉屁股后面叫他韩沉哥哥,叫到十六岁,小景突然要和人签订契约成为(马猴烧酒)偶像歌手了。




韩沉于是成为了日后红遍大江南北的偶像公子景的无人可比的低调铁粉,独一无二,而且还是个男粉。




韩铁粉从小景还是个练习生的时候就开始粉他,而且还是小景家属。他根本不是近水楼台,人直接一出生就住月亮上,这先天优势谁也比不了,因此韩沉不仅拥有各种限量签名专辑海报,各种粉丝没见过的出道之前的绝美练习生时期的图,各种自己制作的独家表情包,还可以随时被小景亲亲摸摸日日。




哦,后来两个人都越来越忙,不能随时,于是变成小景抽空亲亲摸摸日日。




韩警官有时候会在案子与案子的间隙买个红薯去投喂偶像景——这是小景还在上学时候就被韩沉养出来的习惯,冬天的晚自习后俩人经常去学校后街买红薯,然后红着鼻头在操场上一边溜达一边吃。




他和韩沉认识太长时间了,人生中很多重要不重要的事情都有韩沉参与的影子,小到第一次买耳钉,大到决定去做偶像。所以他有很多习惯爱好其实也都受韩沉影响,有次一个采访让他推荐喜欢的书,小景说了个挺冷门的侦探小说。粉丝还在百度的时候,屏幕前面的韩沉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粉丝一头雾水错误解读,只有韩沉知道小景这些弯弯绕绕的小心思。




其实小景后来就很少叫韩沉哥哥了,大多数时候叫韩沉,只有少数时候才叫他韩沉哥哥,韩沉有一次想起来这事了就逗他,小景,还记得我是你哥哥吗?




小景就往他怀里一躺,自下而上地眨着眼睛看韩沉,然后轻轻地:“韩沉哥哥。”




韩沉:“……(//////)”




韩警官一阵腰疼……












——








总之这样的日常和文就可以脑补很多!



痕迹

CP是优酷的总裁居X韩沉

刚刚被屏蔽了所以重新发一下,请戳图片【。



虽然被屏蔽了我还是要说我爱ru那个贴的play!

【生非】睚眦必报

还是段子......我怎么就没空写长点!

-------



警局新来了个实习生。


人正直无比,热血有余。可惜智商不足,脑子不太灵光。


这位正直热血的实习警察异常生猛,上班第三天就把洪家二当家铐回来了。


审讯室里,实习生正襟危坐,罗浮生翘腿哼歌。


罗非姗姗来迟,一推门就觉得阵阵头疼,只想赶紧把罗浮生弄走,免得他三寸不烂之舌又灿出点什么奇葩来。


实习生严肃认真一丝不苟:“15号晚上你在何处、做了什么、有没有人能证明?”


罗浮生听了之后雀跃无比:“不就前天?前天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


罗大少爷故意拖长声音挑了下眉,冲站在后面的罗非比口型:“在、你、床、上。”


实习生:“???”


罗非:“……”


正直小警察看不了他挤眉弄眼,一拍桌就要强调纪律,被头冒青筋的罗探长一把按下,好言相劝赶了出去。


罗非拍着胸脯保证,半小时之内把这嚣张跋扈的黑社会三代家底都问出来,问不出来他随这黑社会的姓。



于是该智商不足的实习小警察终于瞪着罗浮生出去了。


“跟我姓还是姓罗啊,”人都走了,罗浮生还是不依不饶,“再说我的家底你还不清楚吗?”


罗浮生继续叭叭:“我吃什么,干什么,几点几分睡的,长短尺寸是多少,你不都一清二楚的?”


说到最后的时候罗浮生贴得越来越近,上半身支在桌子上,最后几个字几乎是贴着罗非的耳朵说的。


然而罗非坐怀不乱,冷静无比,面对流氓开黄腔也岿然不动:“那你昨天打架的事我怎么刚刚才知道?”


“……”


罗大流氓瞬间熄火,重新坐回椅子里装成乖巧.jpg。


罗非敲桌:“坦白从宽啊。”


罗浮生眨眼装无辜:“罗非,我没有。我昨天陪洪澜买衣服去了。是真的,你相信我,我……诶?!别动!干嘛脱我衣服!来人唔&@#*%¥……”


罗非捂着他的嘴扯开了他两颗衬衣扣子,露出了里面的白色纱布来。


罗浮生沉默两秒,接着视死如归地闭上了眼。


罗非戳着他的心口,一字一顿道:“你没有?相信你?还陪洪澜买衣服?”


罗浮生听着罗非的语气渐渐严厉起来,立刻从善如流道:“我错了,你千万别生气。”


罗非哼了一声,指着罗浮生的手铐说:“你装什么无辜,赶紧自己把它解开。”


罗浮生委委屈屈地看了他一眼,被威胁地瞪了一眼之后,又委委屈屈地自己低头开锁。


罗非眼角一阵抽搐,都还没看清这人是怎么变出来那根铁丝的,手铐就咔哒一声打开了。


练过的果然就是不一样,罗非感叹,手指不管干什么,都很灵活……咳咳!


罗非拉着椅子在他面前坐下,看着罗浮生被手铐硌红的手腕,到底还是心软地叹了口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淮海四弄16号,想找我去那里找,何必为了见我一面受这种委屈?”


“被人铐一下而已,这就心疼了?” 罗浮生把胳膊往前递了递,方便罗非给他揉手腕, “神探这么容易心软的话以后还怎么抓犯人?”


罗非手下没停,抬起眼皮来看了他一眼:“我当然心疼,那些人又不是你。”


我靠!罗浮生受不了这个,耳朵瞬间红了,这位表面流氓根本经不起撩拨,罗非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把他的毛捋顺了。


罗非最后捏了捏他的手腕,站起来看了眼表,然后把罗浮生也拉起来:“行了,别在这儿待着了,回家等我吧。”


罗浮生心满意足地笑了,嘴角勾起来眼睛眯着,看起来像只喝完牛奶的猫咪。他走到门口,然后又想起来什么,折回来把桌上的手铐塞到了兜里。


罗浮生吊儿郎当地勾着罗非的肩膀,耳语道:“这手铐你刚刚用在我身上了,那晚上我得用在你身上啊。”


“睚眦必报嘛,”罗浮生亲了一下罗非的侧脸,“特别符合你一开始对我的评价。”


 

【生非】夜

一如既往段子瞎几把起名,和内容没太大关系,作用只是点明时间~

-------


凌晨一点。


歌舞升平,纸醉金迷的上海滩终于沉寂下来,连百乐门都关门谢客,街上一片黑灯瞎火。西区的美高美却依旧灯火通明,烁彩流金,原因无他,只因洪家二当家今夜又宿在美高美。


已是深秋时节,月色都凉得渗人。罗浮生窝在沙发里看报纸,没看几个字就头一歪睡了过去,拿着报纸的手垂在地上,报纸则摊开铺了一地,头版头条上几个大字引人瞩目——神探罗非再破迷案。




罗非一打开门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罗浮生半个身子在沙发外面悬空着,再不安分一点就要摔下来了。这人平时在床上睡觉还要从床头滚到床尾,这么小的沙发当然不够罗少爷折腾。


罗非看得一阵头疼,叹了口气走过去,俯下身子抄起人的膝弯一把把人抱在了怀里。


罗浮生悠悠睁开眼扫他一眼,罗非勾唇笑了:“又在这儿睡,什么时候醒的?”


“你开门的时候,”罗浮生在他怀里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要带我去哪儿啊?”


“我家,”罗非在他额角上亲了一下,“回家睡去。”


罗浮生眨了眨眼,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然后把脸往罗非温暖的胸膛里一埋,重新闭上了眼睛。


他现在完全收起了洪二当家的浑身尖刺,柔软又乖巧地被人抱在怀里浅眠,罗非看他这样子,只觉得有个小爪子在心上最软的地方挠着,他放低了声音和罗浮生说话:“今天干什么去了,累成这个样子?”


罗浮生眼皮颤了颤,声音因为睡意加持变得细糯:“唔……下午在松江码头活动了活动筋骨。”


罗非没忍住,噗嗤笑了一声。他这一活动,连累警察局的忙活到十点多,加班加点地审人,罗非想从警察局借一两个人手都被局长亲自拒了。到头来搅起腥风血雨的那个人却脱身出来,好好地待在美高美吃饭睡觉,半干的发丝上还残留着香波的薰衣草香,一点儿也看不出来这人下午沾过多少人的血——玉阎罗的名号不是白来的,罗非心里感慨道。


他低头看罗浮生睡着的侧脸,都到了深秋了,罗浮生还穿着他那件金贵的蓝色丝绸睡衣。睡衣领口随意敞着,露出大片白得像玉一样的肌肤,嶙峋的锁骨周围依稀还能看见没有消退的红痕——那是前些天罗非亲上去的。


罗非的目光从罗浮生细嫩的脖颈流连到睡衣的V字领口尖,种种旖旎的心思扰得他呼吸一紧,禁不住咽了口唾沫。


“看哪儿呢探长?”罗浮生突然睁开眼,颇为轻浮地勾了一下罗非的下巴,装模作样地把衣领拢了拢,“啧啧,假正经啊探长。再看收费了。”


罗非被人揭穿,没来得及尴尬,却先觉得这个场景非常之奇妙。罗浮生追他的时候矜持幼稚得跟什么一样,现在却耍流氓耍得行云流水,毫不滞涩——可见狼不管披什么皮终究是狼,早晚摇晃着尾巴一口把你吞了,简直和他在床上的表现一模一样。


罗非无可奈何地笑了:“人都是我的了还不许我看一眼?”


罗浮生哼哼着翻了个白眼,明显是被讨好了的样子,再次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车就在楼下停着,罗非弯下腰,慢慢把怀里的人放到车内软软的垫子上,然后钻上车,把自己的披风盖到罗浮生身上,耳语着说:“我们回家了。”


End啦


====


附送一个小剧场👇


车开到一半,罗浮生突然迷迷糊糊睁开眼,抓着罗非的手含糊不清地说:“我有点东西忘了……”


罗非一愣:“什么?”然后趁势把人的手往这边拉了拉。


罗浮生轻轻皱了皱眉,摇头道:“没事儿,不是要紧的东西。”


罗非想了想,美高美那个房间大则大矣,但没有罗浮生的私人物品,那只是一个临时落脚的地方罢了。罗大少爷的衣服也自然有人收着,罗非思来想去,非要说的话也只有那张报纸了。


哦,报纸。罗非心里一软,凑到罗浮生身边:“别人写的我,有什么好看的,至于这么念念不忘?”


而罗浮生被人看破心思之后犹如老僧入定,彻底不说话了。


他当初追人时候那种端着的矜持在此刻体现得淋漓尽致,任凭罗非怎么温声软语好言相劝他都不搭理罗非了。




不过后来罗非还是知道了罗浮生惦念那张报纸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那篇报道,而是因为当时刊登的那张照片。照片上罗非抱着一只小猫,低头笑着,温柔无比地摸着小猫的头。这张黑白相片被人小心裁下来,放在了罗浮生的钱夹里,日日夜夜地带着。


罗非无意看见的时候简直要给罗浮生这点小心思跪下了,当即把罗少爷从戏台上拉到照相馆里拍了几套,挑好的分别往两人的书房里放了一张。罗浮生钱夹里的那张也换成了两个人的合照,照片里罗浮生勾着罗非的肩膀,笑得一脸满足,而罗非偏着头,宠溺无比地亲着他的额发——亲密无间,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分开。


【生非】早

早晨六点,叫醒罗少爷的不是窗外的鸟儿,而是罗非的小提琴。


罗浮生推开窗,撑着身子坐到窗沿上,饶有兴致地听罗非拉完一曲,然后笑着扬声说道:“罗探长,你还挺多才多艺的。”


罗非冲他扬了扬手里的琴,也笑着回答:“追你这个少当家,当然要使出浑身解数才行啊。”


油嘴滑舌的,罗浮生偏头笑了笑,然后撑着窗户,三两下借力跳了下去,最后稳稳落在罗非面前。


他朝罗非的琴点了点下巴:“拉的什么啊?”


“云雀,”罗非边回答边扯了扯罗浮生皱起来的衣摆,“罗二少感觉如何啊?”


罗浮生其实根本没怎么听,光顾着看罗非了,所以他无论视还是听,怎样都很满意。罗浮生装模作样点点头:“行,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


他状似无意地左右环顾一圈,最后挑挑眉:“……打算上哪儿吃?”


这就算答应一起早吃饭了,也算应下今儿一天的约了。


“牛奶和三明治”罗非很高兴,俯身贴着罗浮生的耳朵,用气音说,“我亲自下厨。”


罗浮生脸上笑意加深,嘴角勾了起来。他拿起胸前口袋上插着的墨镜戴上,走在前面发话:“走~着。”


车早在后院门口等着,罗浮生摘了墨镜,坐在车里大腿跷二腿,“准备的够周全。”


“你也挺周全的,”罗非侧过头看罗浮生,“这身行头打扮起来要多久啊?你还提前跟管家交待过了吧。”


罗浮生闭眼哼哼着:“交待什么?”


“嘱咐他不让拦着我啊,”罗非悄悄握住罗浮生的手,看他没说什么又握得紧了些,“不然我今天只能翻墙,哪儿能那么大摇大摆地从你罗家后院进去?”


罗浮生半眯着眼,笑吟吟地:“罗非,破案之外,说话不要太直接了。”


“这都民国了,追人就要直接一点,也要大胆开放一点。手段太委婉也怕你察觉不到。”罗非语重心长道。


“放屁,”罗浮生笑骂,敲敲车玻璃让他看外面电影院前男女主亲在一起的海报:“罗非,那才叫大胆呢,你这点程度算什么?”


罗非笑笑,捏着他的指腹:“你都还没答应我,我怎么好去亲你?”


啧,罗浮生横他一眼,“故意的吧你。”


就是故意的,罗非笑笑不说话,看谁能忍得住谁。


他还是拉着罗浮生的手,而罗浮生也任由他握着,重新闭目养神去了。


黑色别克车驶过清晨空荡荡的大街,驶过支起早餐摊的小巷,包子铺的第一笼包子出炉,香气打着旋扑进车窗里,好像唤醒了沉睡已久的情愫——


到底还是罗浮生先忍不住,他扯着罗非的领带把人拉过来,“啾”地一声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罗非就好整以暇地等着他呢,他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最后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而罗浮生亲完就跑,扭头看着车窗外,拿后脑勺对着罗非。


罗非看他这样子有点可爱,拉着罗浮生的手凑到人身边,头蹭着罗浮生的颈窝,耐心哄道:“不该逗你,是我错了。你别生气。”说完又在罗浮生发红的耳尖亲了一下。


罗浮生还是不理他,但罗非知道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他开开心心地招呼司机:“前头左拐,我们回家。”




--------


以后段子不起名了......选开头第一个字......


深夜,我讲一个脑洞。


首先,这是一个【花无谢X韩沉】的文

其次,因为剧情需要,花无谢小朋友穿越了。(开头就奠定了沙雕的基调)
直接穿到了韩沉办案现场。
花无谢穿得一看就不像正常人,但是韩沉并没有抓他,因为这人死的蹊跷,案件已经转特调处,所以花无谢算误入现场围观群众。(是的,还有剧版巍澜友情客串。)
所以一番驴唇不对马嘴的询问之后,韩沉把人扔辖区派出所让民警登记成走失人口了(此时已然当花无谢入戏太深脑子有坑了。)
结果晚上下班顺路去派出所拿回执的时候,花无谢还没被家人领走。于是热心警察韩沉上前亲自沟通——
花无谢:“你长得真像我三嫂。”
韩沉:???嫂?
韩沉:“那你三嫂的姓名,住址,联系方式你记得么?”
二花:“裴文德(没错照裴也来客串!),住……昨天住我三哥行宫吧?”
韩沉:“……那你三哥?”
二花:“当今圣上啊!”
韩沉:告辞。【x
总之最后热心警察韩先生还是接受了花无谢是穿越过来的这一事实(毕竟也跟特调处打过交道),先把人带回了家,路上还给买了新衣服。
这边沈巍沈教授在与某澜腻歪的间隙听说了这事,也觉得神奇,于是亲自上门询问细节。
花无谢换上韩沉给他买的纯色家居服,窝在沙发里抱着个抱枕听沈老师给他科普穿越知识,听完之后整个人都木了,抓着韩沉问:“我怎么回去啊?”
韩沉淡定地:“据说阴阳交会,魂肉离分的时候很大可能就穿回去了。”
花无谢诚实道:听不懂。
韩沉:“简单来说你死一遍就穿回去了,这是有很多勇敢的女性朋友证明过的”
花无谢拿抱枕砸他:“人民警察为人民,你就是这么为人民服务的!
韩沉没想到他学习能力这么强,在派出所待一下午竟然记住墙上标语了!
最后还是沈老师拉架,巍澜和韩沉联系今天案子和花无谢出现时机一分析,觉得这案子和花无谢都有可能是地星人在搞鬼而导致的。
然鹅地星人刚安分没几年,这一闹事让沈老师很上火,气得直接下地星,澜都拦不住。澜:。
花无谢很快适应了21世纪新生活,被韩沉每天一包牛奶喂的长了点肉,自己也会天天买菜做饭什么的,甚至还学会打游戏,周末有时还和韩沉坐在地毯上一起打游戏。
于是就日久生情(没日,但是生情了,别问过程,我的cp注定要结婚的。)韩沉某天加班后回家,本来以为花无谢睡了,但是一进门发现他趴在沙发上,开着盏灯在等他。
韩沉动心了。
然鹅剧情此时开始狗血,沈巍终于查明,原来地星出了个“人才”。此人才异能牛逼,能开虫洞,只是刚刚觉醒不会控制。那天又瞎几把练习的时候把虫洞开开了,结果把花无谢整过来不说,应该还整过来了点别的不是人的东西。
巍巍和昆仑四下找了番熟人之后才明白,原来虫洞先吸了个妖过来,这个妖犯下了开头那桩案子。
花无谢一听也明白了:“我三嫂和这个……?”
赵云澜和韩沉听见三嫂眼皮都跳了一下,只有巍巍八风不动:“裴文德对吧?你们看这里。”
那是一本古书,上面文字大意是明朝缉妖司的一次奇怪经历,说捉妖的时候突然风沙大作,那个妖也从阵中消失了,饶是司长裴文德反应奇快,也没能抓住它。
巍巍解释到:“因为虫洞开了,这个妖被传送过来,因为阵法在的缘故,虫洞中心偏离轨道,又把你也吸过来了。”
花无谢听了个半懂,问道:“那现在怎么办呢?”
巍巍:“这个妖我可以抓到,但是处置就要交给那边的缉妖司了。到时候我会命令那人会再开虫洞,你也可以回去了。”
可以回去了,然而花无谢却并没有多么高兴,韩沉也有点消沉了,养个小喵小狗这会儿都出感情了,何况是他有点喜欢的(超绝可爱的)花无谢呢,他舍不得的。
……(这就是穿越剧的狗血所在了,然鹅我还没想好如何平衡这个矛盾,总之先he👇)
最后花无谢又回去了,还是穿着纯色家居服窝在沙发里,但是现在是窝在韩沉怀里打游戏,身份也从走失群众变成了警官男朋友。
花无谢笑嘻嘻:“男朋友是什么?”
韩沉知道他故意的,但还是解释:“男朋友就是……”
“就是我现在可以亲你。”
然后一口亲在了花无谢嘴唇上~



——

名字我都想好了:穿越之恋上冷面刑警【。

【罗浮生X罗非】梦


⚠️依旧是一个段子,我看了官宣,面无表情地打字。
⚠️还是上次那个少主家仆的设定。
⚠️但是故事完全不一样,不要有联系。
⚠️ooc,都ooc。纯粹是为了爽。
⚠️……没了,雷到点X就好谢谢各位。



——


罗非已经很久没做过梦了。

本杰明说,梦是睡眠时局部大脑皮质还没有完全停止活动而引起的脑中表象活动,你不做梦说明你大脑白天根本没活动。

明着解释做梦,暗讽他查案效率低下。

胡扯,罗非把人踹出门,转身回餐厅倒了杯红酒,然后继续窝在沙发上翻旧案卷。时针指到“1”的时候,他手里的案卷“啪”地一声砸向地面,连轴转了几天的侦探终于忍不住睡意闭上了眼。

然后他就梦见了罗浮生。

罗非心里纳闷,一来他对罗浮生并没有日有所思,二来罗浮生也不应该是仅仅引起他脑中表象活动的人。罗浮生已经随着三年前那场大火在他心里燃烧殆尽,变成一抔死灰被他扔在心里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平日里连想都不会想起,也应该激不起他任何波澜。没准再过几年,他真的会忘了有过这么样的一个人。

罗非一直是这么以为的,但他现在又一次梦见了罗浮生。

十五年前的罗浮生坐在花园里的秋千上,脚还够不到地,一双细嫩白皙的小腿在空中晃荡着。他穿着最时兴的马甲衬衫和背带裤,脚上的小皮鞋一尘不染,从头到脚都显出一种逼人的贵气。

罗浮生手里拿着几颗松果,朝松树旁边站着的另一个小男孩身上扔。小男孩低着头不理他,把滚落到脚下的松果踢到一边。

那是十五年前的罗非。


罗非站在树丛后面旁观着面前发生的一切,心里开始翻江倒海,千万般情绪涌了上来。

罗浮生扔完了手里的松果,对着幼时的罗非招招手:“小罗非,你快过来啊,谁又罚你了?”

小罗非抬起头朝他眨了眨眼睛,一边走过去一边说:“总管说我扫地不干净。”

“就他事多,”罗浮生有模有样地翻了个白眼,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出两块包装精美的进口巧克力,剥了一颗喂给了罗非。

“甜吗?”

罗非摇了摇头。

罗浮生笑了起来:“不甜就对了,这是黑巧克力。”

“那好吃吗?”罗浮生又问。

这次罗非点了点头。




他看着他们奔跑着长大。罗浮生蒙着眼睛站在花园里倒数:“三——二——一——,藏好没有?我要去找你了。”

成年后的罗非看着四处瞎转的罗浮生,在心里麻木地重复:“罗非,不要藏在那里,不要躲在花园里,跑出去,跑到罗家外面去。快逃出去。”

然而没人理会他。

罗非藏在花园新修的暗道里,他有些得意地想:修这个暗道的事罗浮生还不知道,老爷没告诉他呢!这次肯定我赢。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赢了之后要罗浮生点什么东西。

罗浮生在树丛后面,雕塑背面和水池里面找了一圈,几乎把花园翻了一个遍,才不疾不徐地走向暗道,他还有空去找了个手电筒。

光束打在罗非身上的时候罗非愣住了:“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暗道的?”

罗浮生勾起唇角,侧脸隐匿在黑暗里,他愉悦地说:“这可是我的地盘啊,小罗非。”

罗浮生牵起罗非的手,拉着他走向了阳光照耀的花园里。梦境这头的罗非盯着他们一步一步走到太阳底下,跗骨的寒意从头到脚顺着血液流遍了全身。他死死盯着两个少年握在一起的手,突然,罗浮生转身回头,对他笑了一下。

罗非脑子嗡地一声,他看见罗浮生唇瓣开开合合,但他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


天旋地转,眼前的景象在慢慢崩塌,罗非感觉手脚被人束缚住,罗浮生贴着他的耳朵说:“小罗非,你是不是只会对我心狠,对外人就那么容易心软。”

罗非费力睁开眼睛,和已经长大成人的罗浮生对上了目光。罗浮生眼底映着床头昏黄的灯影,目光逡巡着描摹罗非的面庞,他的声线还保留着少年人的清朗,但一字一句已经有了罗家家主的威严和不容置喙。罗浮生俯下身去,隔着绑住罗非手腕的绳子揉了揉,他漫不经心地问:“你不知道她在利用你吗?”

罗非开口,声音和当年躺在罗浮生床上的他一样漠然:“我知道。”

罗浮生点点头,对这个答案意料之中:“你当然知道,因为你也在利用她啊。”

“利用她来杀我,”罗浮生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带着笑,好像在说什么开心事一样,“我真的挺高兴的,起码我在你心里占了十足的分量,天天要你因为我花这么多心思。”

罗非在心里骂他神经病,嘴上还是那副语气:“我没有。”

“我知道,”罗浮生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可他就是要曲解,“我知道你没想杀我。但是外面那个人想。她还利用你,啧,她有多坏啊。”

罗非听不下去他用这幅阴阳怪气的语气说话,不耐烦地:“看她不顺眼就把她杀了,要做就做,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磨叽了?”

罗浮生愣了一下,然后脸上笑意加深,手慢慢向下滑去,解开了罗非衬衫最下面的两颗扣子。

“三个月了,这儿的刀伤愈合了吗?”

罗非眉梢一跳。

罗浮生一边说着,一边捏了捏他的腰侧——那是三个月前,罗非杀人灭口的时候被赌场老板砍在后腰上的一刀。

那个赌场是罗浮生最宝贝的一块生意,三个月前被炸了个灰飞烟灭。报纸上铺天盖地写的是仇家寻仇,罗家树大招风。

那时的罗非还能心里冷笑着看餐桌上的早报,因为谁也不知道幕后操盘手昨晚才跟罗家家主睡过。

除了罗浮生。

罗非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对罗浮生火热的亲吻抚摸毫无反应。他不想去回忆自己究竟哪个环节哪个细节出了纰漏,因为他现在笃定罗浮生从一开始就知道。

三个月,就算当时那个人砍在他骨头上都该好了。罗浮生是故意的。他费尽心思,苦心经营,甚至还为此偷偷得意过,然而这一切落在罗浮生眼里只不过一场闹剧。

就像小时候的捉迷藏,他一开始就知道我会藏在暗道里。

罗浮生语气带着点不易察觉的讨好:“炸了我一个赌场,有没有让你开心一点啊,小罗非?”

梦境这边的罗非缩在几年前自己的躯壳里看着当年的罗浮生,心底渐渐升腾起一丝绝望。他想,三年前那场火可能烧死的不是罗浮生,而是我自己。

罗浮生还在异常温柔地吻他,像对待一件来之不易的珍宝。他们唇瓣贴着唇瓣,舌尖勾着舌尖,梦里的感觉太过真实,罗非放任自己沉浸在旖旎情事里,然而意识深处却在期待一声枪响——外面那个女人被杀死时候的枪响。

那也是对过去的自己的处决,是带他逃离噩梦的唯一途径。

五——四——,他梦过太多次,连时间都记得分毫不差。

三——

二——

一——

砰——!

罗非猛地睁开眼睛,胸口剧烈起伏着。他意识渐渐回笼,却发现自己仍然躺在罗浮生卧室的床上,手腕依旧被束缚着,只不过现在换成了手铐。

他很确信自己已经醒过来了,但旁边椅子里坐着的人却让他分不清是梦是真。

那竟然是罗浮生。

房间里一片昏暗,他笑吟吟地看着罗非,声音如鬼魅一般:“做梦了?梦到我没有?”

罗非瞳孔微睁,难以置信地盯着面前死而复生的人。

罗浮生坐到床边,俯身亲了他一下,一往情深的样子和梦里别无二致:“三年没见,想我了吗,小罗非?”


——

点一首血腥爱情故事🎵~

——

上次有gn提醒tag,所以不打双罗了打了生非。如果有别的更普遍的叫法请告诉我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