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生非】早

早晨六点,叫醒罗少爷的不是窗外的鸟儿,而是罗非的小提琴。


罗浮生推开窗,撑着身子坐到窗沿上,饶有兴致地听罗非拉完一曲,然后笑着扬声说道:“罗探长,你还挺多才多艺的。”


罗非冲他扬了扬手里的琴,也笑着回答:“追你这个少当家,当然要使出浑身解数才行啊。”


油嘴滑舌的,罗浮生偏头笑了笑,然后撑着窗户,三两下借力跳了下去,最后稳稳落在罗非面前。


他朝罗非的琴点了点下巴:“拉的什么啊?”


“云雀,”罗非边回答边扯了扯罗浮生皱起来的衣摆,“罗二少感觉如何啊?”


罗浮生其实根本没怎么听,光顾着看罗非了,所以他无论视还是听,怎样都很满意。罗浮生装模作样点点头:“行,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


他状似无意地左右环顾一圈,最后挑挑眉:“……打算上哪儿吃?”


这就算答应一起早吃饭了,也算应下今儿一天的约了。


“牛奶和三明治”罗非很高兴,俯身贴着罗浮生的耳朵,用气音说,“我亲自下厨。”


罗浮生脸上笑意加深,嘴角勾了起来。他拿起胸前口袋上插着的墨镜戴上,走在前面发话:“走~着。”


车早在后院门口等着,罗浮生摘了墨镜,坐在车里大腿跷二腿,“准备的够周全。”


“你也挺周全的,”罗非侧过头看罗浮生,“这身行头打扮起来要多久啊?你还提前跟管家交待过了吧。”


罗浮生闭眼哼哼着:“交待什么?”


“嘱咐他不让拦着我啊,”罗非悄悄握住罗浮生的手,看他没说什么又握得紧了些,“不然我今天只能翻墙,哪儿能那么大摇大摆地从你罗家后院进去?”


罗浮生半眯着眼,笑吟吟地:“罗非,破案之外,说话不要太直接了。”


“这都民国了,追人就要直接一点,也要大胆开放一点。手段太委婉也怕你察觉不到。”罗非语重心长道。


“放屁,”罗浮生笑骂,敲敲车玻璃让他看外面电影院前男女主亲在一起的海报:“罗非,那才叫大胆呢,你这点程度算什么?”


罗非笑笑,捏着他的指腹:“你都还没答应我,我怎么好去亲你?”


啧,罗浮生横他一眼,“故意的吧你。”


就是故意的,罗非笑笑不说话,看谁能忍得住谁。


他还是拉着罗浮生的手,而罗浮生也任由他握着,重新闭目养神去了。


黑色别克车驶过清晨空荡荡的大街,驶过支起早餐摊的小巷,包子铺的第一笼包子出炉,香气打着旋扑进车窗里,好像唤醒了沉睡已久的情愫——


到底还是罗浮生先忍不住,他扯着罗非的领带把人拉过来,“啾”地一声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罗非就好整以暇地等着他呢,他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最后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而罗浮生亲完就跑,扭头看着车窗外,拿后脑勺对着罗非。


罗非看他这样子有点可爱,拉着罗浮生的手凑到人身边,头蹭着罗浮生的颈窝,耐心哄道:“不该逗你,是我错了。你别生气。”说完又在罗浮生发红的耳尖亲了一下。


罗浮生还是不理他,但罗非知道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他开开心心地招呼司机:“前头左拐,我们回家。”




--------


以后段子不起名了......选开头第一个字......


评论(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