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罗浮生X罗非】梦


⚠️依旧是一个段子,我看了官宣,面无表情地打字。
⚠️还是上次那个少主家仆的设定。
⚠️但是故事完全不一样,不要有联系。
⚠️ooc,都ooc。纯粹是为了爽。
⚠️……没了,雷到点X就好谢谢各位。



——


罗非已经很久没做过梦了。

本杰明说,梦是睡眠时局部大脑皮质还没有完全停止活动而引起的脑中表象活动,你不做梦说明你大脑白天根本没活动。

明着解释做梦,暗讽他查案效率低下。

胡扯,罗非把人踹出门,转身回餐厅倒了杯红酒,然后继续窝在沙发上翻旧案卷。时针指到“1”的时候,他手里的案卷“啪”地一声砸向地面,连轴转了几天的侦探终于忍不住睡意闭上了眼。

然后他就梦见了罗浮生。

罗非心里纳闷,一来他对罗浮生并没有日有所思,二来罗浮生也不应该是仅仅引起他脑中表象活动的人。罗浮生已经随着三年前那场大火在他心里燃烧殆尽,变成一抔死灰被他扔在心里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平日里连想都不会想起,也应该激不起他任何波澜。没准再过几年,他真的会忘了有过这么样的一个人。

罗非一直是这么以为的,但他现在又一次梦见了罗浮生。

十五年前的罗浮生坐在花园里的秋千上,脚还够不到地,一双细嫩白皙的小腿在空中晃荡着。他穿着最时兴的马甲衬衫和背带裤,脚上的小皮鞋一尘不染,从头到脚都显出一种逼人的贵气。

罗浮生手里拿着几颗松果,朝松树旁边站着的另一个小男孩身上扔。小男孩低着头不理他,把滚落到脚下的松果踢到一边。

那是十五年前的罗非。


罗非站在树丛后面旁观着面前发生的一切,心里开始翻江倒海,千万般情绪涌了上来。

罗浮生扔完了手里的松果,对着幼时的罗非招招手:“小罗非,你快过来啊,谁又罚你了?”

小罗非抬起头朝他眨了眨眼睛,一边走过去一边说:“总管说我扫地不干净。”

“就他事多,”罗浮生有模有样地翻了个白眼,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出两块包装精美的进口巧克力,剥了一颗喂给了罗非。

“甜吗?”

罗非摇了摇头。

罗浮生笑了起来:“不甜就对了,这是黑巧克力。”

“那好吃吗?”罗浮生又问。

这次罗非点了点头。




他看着他们奔跑着长大。罗浮生蒙着眼睛站在花园里倒数:“三——二——一——,藏好没有?我要去找你了。”

成年后的罗非看着四处瞎转的罗浮生,在心里麻木地重复:“罗非,不要藏在那里,不要躲在花园里,跑出去,跑到罗家外面去。快逃出去。”

然而没人理会他。

罗非藏在花园新修的暗道里,他有些得意地想:修这个暗道的事罗浮生还不知道,老爷没告诉他呢!这次肯定我赢。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赢了之后要罗浮生点什么东西。

罗浮生在树丛后面,雕塑背面和水池里面找了一圈,几乎把花园翻了一个遍,才不疾不徐地走向暗道,他还有空去找了个手电筒。

光束打在罗非身上的时候罗非愣住了:“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暗道的?”

罗浮生勾起唇角,侧脸隐匿在黑暗里,他愉悦地说:“这可是我的地盘啊,小罗非。”

罗浮生牵起罗非的手,拉着他走向了阳光照耀的花园里。梦境这头的罗非盯着他们一步一步走到太阳底下,跗骨的寒意从头到脚顺着血液流遍了全身。他死死盯着两个少年握在一起的手,突然,罗浮生转身回头,对他笑了一下。

罗非脑子嗡地一声,他看见罗浮生唇瓣开开合合,但他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


天旋地转,眼前的景象在慢慢崩塌,罗非感觉手脚被人束缚住,罗浮生贴着他的耳朵说:“小罗非,你是不是只会对我心狠,对外人就那么容易心软。”

罗非费力睁开眼睛,和已经长大成人的罗浮生对上了目光。罗浮生眼底映着床头昏黄的灯影,目光逡巡着描摹罗非的面庞,他的声线还保留着少年人的清朗,但一字一句已经有了罗家家主的威严和不容置喙。罗浮生俯下身去,隔着绑住罗非手腕的绳子揉了揉,他漫不经心地问:“你不知道她在利用你吗?”

罗非开口,声音和当年躺在罗浮生床上的他一样漠然:“我知道。”

罗浮生点点头,对这个答案意料之中:“你当然知道,因为你也在利用她啊。”

“利用她来杀我,”罗浮生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带着笑,好像在说什么开心事一样,“我真的挺高兴的,起码我在你心里占了十足的分量,天天要你因为我花这么多心思。”

罗非在心里骂他神经病,嘴上还是那副语气:“我没有。”

“我知道,”罗浮生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可他就是要曲解,“我知道你没想杀我。但是外面那个人想。她还利用你,啧,她有多坏啊。”

罗非听不下去他用这幅阴阳怪气的语气说话,不耐烦地:“看她不顺眼就把她杀了,要做就做,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磨叽了?”

罗浮生愣了一下,然后脸上笑意加深,手慢慢向下滑去,解开了罗非衬衫最下面的两颗扣子。

“三个月了,这儿的刀伤愈合了吗?”

罗非眉梢一跳。

罗浮生一边说着,一边捏了捏他的腰侧——那是三个月前,罗非杀人灭口的时候被赌场老板砍在后腰上的一刀。

那个赌场是罗浮生最宝贝的一块生意,三个月前被炸了个灰飞烟灭。报纸上铺天盖地写的是仇家寻仇,罗家树大招风。

那时的罗非还能心里冷笑着看餐桌上的早报,因为谁也不知道幕后操盘手昨晚才跟罗家家主睡过。

除了罗浮生。

罗非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对罗浮生火热的亲吻抚摸毫无反应。他不想去回忆自己究竟哪个环节哪个细节出了纰漏,因为他现在笃定罗浮生从一开始就知道。

三个月,就算当时那个人砍在他骨头上都该好了。罗浮生是故意的。他费尽心思,苦心经营,甚至还为此偷偷得意过,然而这一切落在罗浮生眼里只不过一场闹剧。

就像小时候的捉迷藏,他一开始就知道我会藏在暗道里。

罗浮生语气带着点不易察觉的讨好:“炸了我一个赌场,有没有让你开心一点啊,小罗非?”

梦境这边的罗非缩在几年前自己的躯壳里看着当年的罗浮生,心底渐渐升腾起一丝绝望。他想,三年前那场火可能烧死的不是罗浮生,而是我自己。

罗浮生还在异常温柔地吻他,像对待一件来之不易的珍宝。他们唇瓣贴着唇瓣,舌尖勾着舌尖,梦里的感觉太过真实,罗非放任自己沉浸在旖旎情事里,然而意识深处却在期待一声枪响——外面那个女人被杀死时候的枪响。

那也是对过去的自己的处决,是带他逃离噩梦的唯一途径。

五——四——,他梦过太多次,连时间都记得分毫不差。

三——

二——

一——

砰——!

罗非猛地睁开眼睛,胸口剧烈起伏着。他意识渐渐回笼,却发现自己仍然躺在罗浮生卧室的床上,手腕依旧被束缚着,只不过现在换成了手铐。

他很确信自己已经醒过来了,但旁边椅子里坐着的人却让他分不清是梦是真。

那竟然是罗浮生。

房间里一片昏暗,他笑吟吟地看着罗非,声音如鬼魅一般:“做梦了?梦到我没有?”

罗非瞳孔微睁,难以置信地盯着面前死而复生的人。

罗浮生坐到床边,俯身亲了他一下,一往情深的样子和梦里别无二致:“三年没见,想我了吗,小罗非?”


——

点一首血腥爱情故事🎵~

——

上次有gn提醒tag,所以不打双罗了打了生非。如果有别的更普遍的叫法请告诉我谢谢各位。

评论(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