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快新】 七分甜 06


六月回来,说到做到~大噶儿童节快乐ღ( ´・ᴗ・` )


本回有小拇指盖那么点的车,我之前仿佛说过这篇都不会有车了,当我在放屁吧【爆笑

前文:01 02 03 04 05



















地狱般的考试周终于过去了,建院和法学院的放假时间有一个周的时间差,工藤新一放假第一天,黑羽快斗就坐不住了,迫不及待地坐上公车从江古田来到了米花町。


门铃响了一声,通讯器里传来工藤新一的声音:“黑羽吗?”


“对,就是你男朋友啦!”


工藤新一嘴角抽搐:“……请进。”


黑羽快斗摘下帽子理了理被压塌的头发,走进了工藤宅的大门。这并不是他第一次造访工藤宅,虽然之前以怪盗基德的身份猫在屋顶偷偷侦查过,知道工藤家确实很大,但这次一进门,还是被扑面而来的富豪气息震慑住了,尤其是那个规模堪比图书馆的书房。


虽然屋里的家具布置很松散,但走的是低调奢华的路线,有钱地非常不动声色。


和我江古田的小公寓根本没法比,黑羽快斗往工藤新一的床上一倒,脸扎进枕头里,声音闷闷的说:“工藤大人,包养我吧,每天买新鲜玫瑰我要破产了。”


工藤新一站在穿衣镜前换衣服,莞尔道:“现在知道你抱上怎样一条粗壮的大腿了吧?有点眼力见儿,多巴结着点儿。”


黑羽快斗一咕噜从床上坐起来:“你现在点头,我明天就搬过来负责你一日三餐和家庭卫生,每天定时定量地夸你两个小时。不过嘛……我得先验验这大腿是不是真的那么粗壮。”


“啧,”工藤新一错身躲过黑羽快斗想要抱他的手,“你是流氓吗黑羽君?别闹......别闹了!看我这身帅气吗?”


“帅啊,当然帅,”黑羽快斗最后还是成功把人捞在了怀里,上下打量了几秒,然后拿了顶帽子戴在工藤新一头上,“这样就完美了。”


工藤新一转头,挑眉看向镜子里面,那是一顶白色棒球帽,印着简单的logo花纹,设计感十足。


黑羽快斗也出现在镜子里,笑着问:“怎么样?”


工藤新一看着黑羽快斗头上那个黑色的同款,勾了下唇,笑着下结论道:“般配。”











从东京出发,坐江之电一路向南去镰仓。坐着电车可以看到日本海,夏日里海风习习,浪声阵阵,吹散了身上和心头的燥热。


和工藤新一一起出游绝对不会无聊沉闷,这个人见多识广,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百科全书,走到哪儿讲到哪儿,语言风趣幽默讲解地比专业导游都好。


更好的是,工藤新一不是一个人在唱独角戏,黑羽快斗的知识储备量一样丰富,能时刻跟上他的思维。他们在长谷寺看了十一面观音立像,夏天的绣球花开了一团又一团,花团锦簇,掩映在竹林与绿叶里。他们手拉着手小心地避过游人,藏到竹林里面隐秘又亲密地接吻,飒飒的山风吹过竹林,掩盖住他们唇舌纠缠的细小暧昧的声音。


他们在长谷寺写心经石,在镰仓大佛前买自拍杆合影,爬到山顶去俯瞰整片海域;他们去七里滨海岸踩沙滩,卷起裤腿在浅海里幼稚地互相泼水,把衣服晒干之后拎着鞋子赤脚去路边的松饼店吃蜂蜜松饼;他们在电车驶过镰仓高校前站的时候默契对视,眼神发亮,然后一起兴奋地唱了一遍好想大声说爱你。


江之电平稳而舒展地沿着海岸线向前开去,沙滩上三五个穿着校服的高中生嬉笑玩闹,笑声开心又夸张。黑羽快斗看了一会儿,有点羡慕地感叹道:“年轻啊。”


工藤新一用手机查询天气状况,头都没抬回他:“你就比他们大一两岁好吧。”


黑羽快斗搭上工藤新一放在身侧的左手,手掌包着他的手指往自己这边拉了拉,遗憾道:“后悔没有早点和你恋爱,不然我们肯定都……”


“咳咳!”黑羽快斗不自在地咳了一下,绕过刚才那个话题,数落道,“都怪你,干嘛总要抓我,害我一门心思只想着怎么躲你了。”


工藤新一抽了下手……没抽回来:“是是,真是不好意思啊。”


可算了吧,还躲着呢,也不知道是谁比较招摇,工藤新一暗暗吐槽。手抽不回来,工藤新一索性卸了劲,任由黑羽快斗握着,重新低头看手机去了,他淡淡道:“如果那个时候在一起,应该不会像现在这么舒服吧,我一直觉得现在的状态很好。人都说醉花宜昼,醉雪宜晚,最重要的是好事在它该来的时候从没有缺席过,而我们也没有错过过。”


最重要的是,不管是和亦敌亦友的你做对手的状态,还是现在恋人的状态,我都很喜欢。


黑羽快斗拉着工藤新一的手慢慢收紧,心里像被个羽毛拂过一样痒痒的。每次工藤新一要说肉麻话的时候,总要一边看书看手机看窗外,一边装作不经意地说一番撩人的话,貌似伪装地很好,一副山崩于前我也岿然不动的样子,但耳根悄悄泛起的红已经出卖了一切。


有点过于可爱了吧,黑羽快斗想,非要达到一种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效果,但在旁人看来就像一只高冷端坐,却把尾巴缠上你手腕的猫,暗示着要人来顺毛。他掐了一下自己的指尖,定了定神,刚才本来想脱口而出一句“不然现在我们肯定都上本垒了”,但觉得说出来的话工藤新一这个脸皮薄的怕是要炸,于是把这个黄腔儿生生咽了回去。


但是现在真的不光是想想那么简单了,他真想当下就坐车回去,和工藤新一窝在屋里干点少儿不宜的事情。黑羽快斗盛着满心不可告人的欲望,正襟危坐地度过了接下来一段车程,生怕一个不小心,瓢里的水就满溢出来,滚烫热烈的感情会洪水般淹没他的头顶。











下午四点,电车终于到了最后一站——湘南海岸的江之岛。这个陆系岛通过一个沙洲和大陆相连,是江之电沿线最为著名的一个景点。


黑羽快斗精力不减,下车之后拉着工藤新一跳上跨海大桥,和远处的富士山合了张影。接下来从入口处的绿色鸟居拾阶而上,拥挤的山道一路通向岛顶寺庙。黑羽快斗有点不敢和工藤新一离太近,从一个小店晃到另一个小店,偶尔又忍不住出来和工藤新一一起逗逗趴在路上养膘的猫咪,停下来吃点东西,磨蹭了一个小时才走到江之岛神社。


在神社许愿几乎是不可免俗的事情,黑羽快斗拿了红白两个许愿结,红的塞给正在吃棒冰的工藤新一,自己拿着白的走到五步开外的地方背对着工藤新一往上面写字。


工藤新一被他这种遮遮掩掩的样子搞得好奇心暴增,三两下嘬完棒冰写好自己的心愿之后,悄悄走到黑羽快斗后面,探出头把下巴搁在人肩膀上,幽幽开口念到:“希望没有任何外力能让我们分开。喔~这样的心愿啊。”


黑羽快斗在工藤新一凑上来的时候,就炸着毛把许愿结藏到身后退出去两米远,结果还是被看到了。

工藤新一调戏道:“太肉麻了黑羽君。”


黑羽快斗脸都红了,假装很硬气:“怎怎怎怎么能偷看呢!那你你你你写的什么啊!”


工藤新一扬扬手里的布条:“当然是求财运,希望股票稳赚不赔。”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买股票?”黑羽快斗不信,上去就要抢,被工藤新一巧妙躲开了。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不许看看了就不灵了,”工藤新一挡着他,把两个人的许愿结绑在一起系在架子上,转身去拉黑羽快斗,“走了走了,一会儿下雨了。”


岛顶的风吹起两个绑在一起的许愿结,在黑羽快斗看不到的地方,那张飘飞着的红色许愿结上分明写着:“我想和快斗一直在一起”。












这天结束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工藤新一乌鸦嘴还是什么,总之天公不作美,不仅计划中的烟火大会没有看成,突如其来的暴雨还把两个人淋成了落汤鸡。


这一天完美的旅行匆匆收场,但是两个人在互相嘴炮对方塌掉的发型的过程中纷纷笑到岔气,半点狼狈的样子都没有,他们之前无法掩饰的亲密气场以及顾盼神飞的神情和地铁上匆匆往来的冷漠东京都市人显得格格不入。


到家已经快八点了,黑羽快斗抱着工藤新一扔给他的浴袍和浴巾,倚在墙上开始不正经:“总裁,要一起洗吗?”


工藤新一面对他这种不正经的状态的时候一般是战斗力全开,有多少骚话都能给你轻飘飘地应对过去,他把一条毛巾拍在黑羽快斗脸上:“总裁家里浴室特别多,洗十分钟换一个都行,怎么能委屈你和我挤一间呢?”


黑羽快斗笑了笑,吹着口哨拐进了客房浴室,确定工藤新一走远之后才撑着洗漱台松了口气——他其实远没有表面上那么镇定,幸好工藤新一没有答应,如果答应了的话现在不知所措的一定是他自己。下午那点被工藤新一撩起来的火好像也已经被雨浇灭了,黑羽快斗想,不要太着急了,顺其自然,慢慢来就好。


这么想着,黑羽快斗匆匆洗了个澡,浴袍一围走出浴室,溜达着进厨房开始倒腾晚饭。工藤新一家食材倒是很完备,只是不经常开火,黑羽快斗收拾了一下灶台,下了两人份的意大利面,又切了一只番茄,和肉末一起做了个番茄肉酱意面。


工藤新一本来做在沙发上看书,看了一会儿就忍不住了,肚子咕噜咕噜叫着坐在餐桌边看黑羽快斗把番茄肉酱浇在面上,洒了欧芹碎和芝士粉之后端了一盘子放在他鼻子底下。


工藤新一闭眼深吸一口气,夸奖道:“好香!”


黑羽快斗得意洋洋,尾巴快翘到天上去了:“还好吃呢!”


晚饭后,因为争执不下,两个人一起刷了碗,闹腾一番之后已经九点半了,工藤新一说要再去书房里看会儿书,让黑羽快斗想做什么做点什么。


然后他就被黑羽快斗堵在了拐角处。


工藤新一被堵着亲了大半天,才被允许喘了口气,面色潮红眼角带笑地看着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额头抵着工藤新一,觉得现在的发展就非常顺其自然,而且工藤新一这个样子,谁能忍得住。他低沉着嗓子问工藤新一:“你真的那么想看书吗?就不想……就不想干点别的什么……”


工藤新一:“什么?”


“啧,”黑羽快斗扶着工藤新一肩膀的手滑到他的腰间,把人往自己这边揽了揽,“干点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工藤新一彻底憋不住了,噗嗤一声:“我没有什么意见,不过……”


他指了指墙角,黑羽快斗看过去,吓了一跳,角落里竟然有个监控摄像头。


“你还在家里安这种东西?!”


“以前安的,一直没拆,”工藤新一狡黠地眨眨眼,凑到黑羽快斗耳边,“我屋里没有。”


黑羽快斗一听就懂了,他偏头在工藤新一嘴角亲了亲,然后一把抱起了工藤新一。


我知道你们在期待什么,但是你们期待的都没有


空调的冷气几乎没排上用场,他们两个人身上出了薄薄一层黏腻的汗,贴在一起的小腹上混合着两个人的液体,要多腻歪有多腻歪。


黑羽快斗起来把空调关了,然后拿床头柜上的抽纸把两个人身上的东西擦干净之后,俯下身去亲了亲工藤新一的嘴角:“舒服吗,新一?”


他声音里还带着浓浓的消散不去的情欲味道,简直是最烈的催情剂,工藤新一听着这种声音叫他新一,脑子里又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


工藤新一不想出声,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去洗个澡吧,有这么累吗?”黑羽快斗笑着建议道。


当然累啊!工藤新一睁开眼睛瞪他,你还趴在我身上那么久呢好吗?


总之他现在一点儿都不想动,也不想让黑羽快斗洗,于是伸手把黑羽快斗拉回来:“我不想洗。”


黑羽快斗于是从善如流地躺在他身边抱着他,明知故问到:“那我今天睡在这里可以吗?”


工藤新一躺在他臂弯里调整了个最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小声哼哼道:“可以。”






-TBC-




评论(8)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