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快新】一千零一百四十二夜

-大噶睡了吗?这里有睡前故事一则,傻白甜的俗套沙雕童话故事。

-一些细节不必深究,非常ooc
















屠龙练习生,某国小王子黑羽快斗屠龙屠到了龙的洞穴门口。


龙刚洗完澡,还没变回真身,就被个少年拿着剑怼在浴室门口。


没见过世面的小王子持续惊讶中:“哇!你家好大!”


“哇!你的书好多!”


“哇!你腹肌好软!”


龙:“……你来干嘛的!?”


龙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张牛皮纸:“这是你爸跟我签的,说好互不干涉,然后背地里教你杀我。想反悔啊?”


黑羽快斗看了一眼,全是花体字,看不太懂。但是他重点抓的很准。


他指着那个签名:“你叫工藤新一啊!你好,我叫黑羽快斗!”


工藤新一:“……你到底来干嘛的!?找事儿么?”


黑羽快斗:“没有没有,你误会了。屠龙什么的是我照童话书上学的,没人教我也没人知道我来。”


工藤新一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位小王子,看着这小孩儿一身伤,猜测他大概是来树林里玩的时候走迷路了,不知道从哪座山上滚到了自己门口。


工藤新一纳闷,王子随从怎么干活的?还有这国王也是,因为他施过一点小法术,一般人找不到他这个山洞,就算能找到,这小王子从王宫走到这儿齐码得十天,自己亲儿子丢了这么多天也不找?


于是工藤新一再看向黑羽快斗的时候脑补了一出宫斗大戏,有了一丝丝对这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小王子的同情。


黑羽快斗:你那是什么眼神???


不过再同情也就这样了,人龙殊途,尽早让这个小王子回去才是上上之策,不然万一这成为国王拿来讨伐他的借口,真的要冤死了。


而且看这位头上戴的王冠,那是他去王宫里签条约的时候国王给他炫耀过的一种身份证明,说明这位王子肯定还是很得宠的,得早点让他回去,不能在这里留太久。


工藤新一刚清了清嗓子准备撵人,就听黑羽快斗肚子咕噜噜叫了几声。


工藤新一:“……”


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装乖巧委屈状:“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顿饱饭了,在这儿吃个饭可以么?”


工藤新一抱着胸:“我不吃你们吃的饭,我也不会做。”


黑羽快斗:“我会!我来做,你歇着吧!”


工藤新一看他铁了心要吃这顿饭,摆摆手随他去,反正要走也不差这一顿饭的功夫。


半个小时之后,黑羽快斗用后院里的胡萝卜,青菜和母鸡新下的鸡蛋以及灶台上蒙了一层灰的石锅倒腾出来了一碗石锅拌饭。


工藤新一:“一碗?我的呢?”


黑羽快斗搅拌着米饭,一脸无辜:“你不是不吃我们的饭么?”


工藤新一脸都黑了,笑得很吓人:“对,我不吃饭,我吃人来着你知道吗?”


黑羽快斗连忙认错,钻进厨房又端出来一碗:“别生气,给你做了的,还多放了蔬菜。”


工藤新一从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拿起筷子开始吃。他一条龙,确实不用吃普通人类的食物,但是毕竟在人间,总要沾点烟火味。


不定期接地气吃人类食物的这个频率不高,大概几个月一次,主要原因还是他不太会做,现在吃着黑羽快斗堪比皇家料理级别的手艺,突然有点想把人关起来专门给他做饭。


黑羽快斗吃得飞快,吃好了放下筷子依依不舍道:“我能睡个午觉再走么?”


工藤新一眯起了眼睛,觉得这小孩儿应该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你到底为什么不愿意回家?你爸不给你饭吃?”


黑羽快斗自从来了就活力十足,现在终于沉默了,他沉默了一分钟,然后慢慢说:“差不多吧。我没写作业,然后把作业本撕了。”


“气走了第三个私教老师。”


“变魔术的时候把我爸最喜欢的窗帘给点了。”


“然后我爸特别生气,罚我不许吃饭。”


工藤新一:……真是谢谢你做饭的时候没把我家烧了啊祖宗。


工藤新一刚刚那点囚禁做饭play的心思烟消云散,冷冷道:“不能睡午觉,赶紧走。我给你指条明路,两天就能到家。”


黑羽快斗看他态度强硬,只好说:“好吧。我把这个送你,谢谢你让我吃饭。”


他说的是那个王冠。


工藤新一拿在手里看了会儿,意外道:“没有这个,回去守卫能给你开城门?”


那不是你的身份证明吗?我当时想隔着玻璃仔细看看你爸都不愿意。


没想到黑羽快斗无所谓地摆摆手:“当然能回去啦,你不知道全国人民有多爱我!再说这东西,我有一柜子呢,你想要我下次来再给你拿几个。”


工藤新一:“…………你别来了。”


黑羽快斗:“虽然我有很多,但是这个陪伴我最久,你把它好好收起来可以吗?”


工藤新一现在一心想把他打发下山去,一切要求尽量满足,于是专门腾出了一格书架,还找了一个透明盒子把那个王冠放了进去。


黑羽快斗满意了,抱着后院摘的一袋子胡萝卜西红柿兴高采烈地下山去了。











两个月之后,黑羽快斗又蹦跶着回来了。


工藤新一正在书房写字,一幅好看的花体书法还差最后一笔就要完成,结果被这位王子惊天动地的拍门声吓了一跳,最后一笔歪到了不知道那个山沟里。


工藤新一怒道:“你怎么又回来了!还有,进来之前先敲门,你皇家礼仪怎么学的!”


黑羽快斗挠挠头道歉:“不好意思,比较激动,我来是想送你这个。”


他两只手捧上一颗红宝石。


工藤新一拿起来看了看,又扔回去:“哪儿来的?是不是从你爸金库里偷的?快点还回去。”


黑羽快斗生气道:“是我自己打磨的!为什么要这么说我。”


工藤新一眉梢一挑,有点意外。那个国家矿产资源丰富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王子会亲自去挖宝石打磨。他视线往下移了移,就看见黑羽快斗手上遍布的伤痕。


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一下子就心软了,转身去客厅里拿了医药箱进来,仔仔细细地给黑羽快斗包扎上了。


有了这一次,黑羽快斗开始隔三差五地给他送宝石。今天一块红宝石,明天一块黄宝石,后天一块紫晶石的送。而且雕工越来越好,伤痕越来越少。


工藤新一虽然不主动去搞这些bling bling的宝石,但作为一条龙,看见了还是会喜欢,又是人家金贵的小王子亲手打的,于是每个都珍而重之地放到盒子里去了。


一开始只是腾出来了一格书架,后来工藤新一为这些宝石慢慢腾出来了一整面墙。


这天,工藤新一又把一条黑晶石项链放起来,看着又有了明显进步的精细的雕工轻轻叹了口气:“你不用为我去钻研这些东西,你是未来的王,应该干些王该干的事情。”


黑羽快斗不高兴了,抱着龙抱枕嘟囔:“我一直在为当国王拼命努力,只有一丁点的时间可以做我喜欢的事情,你还说我。”


这种撒娇对一条龙来说显然没用,工藤新一继续说教:“不只要当国王,还要当一个好王。像你父亲那样,知道吗?”


黑羽快斗一抬头,眼眶通红通红地点了点头。


工藤新一:……怎么还把孩子训哭了?黑羽快斗这戏也太多了吧!


工藤新一无奈地摇了摇头,走过去揉了揉黑羽快斗的头发:“行了,至于吗?你今年刚三岁吗,这就受不了了?”


黑羽快斗环住工藤新一的腰,把头贴在他软软的肚子上,闷闷地说:“五岁,不能再多了。”


那之后,黑羽快斗继续给他隔三差五带宝石。虽然知道黑羽快斗八成是装的,但有了那天的经历,工藤新一也不敢再说什么重话,甚至由着黑羽快斗做所有他想做的事。


毕竟是一千多年来第一个这么亲近又这么喜欢自己的人类,还是想好好宠着啊,工藤新一一边烤面包一边想。


于是乎黑羽快斗更加肆无忌惮,他被皇家拘束起来的天性全浪在了工藤新一这儿。


工藤新一挑了个天时地利人和的风水宝地建造山洞,风景秀美是第一位的。后院山坡下面就是一大片花海,黑羽快斗摘了一把回来种在了工藤新一的后院里。


又忙活着给后院的母鸡搭了新的鸡窝。之前工藤新一就简单地支了个棚,鸡都受不了风吹雨淋。现在好了,母鸡搬进新房,鸡生滋润,鸡蛋实现量产。


黑羽快斗把溏心蛋放到工藤新一碗里,语重心长道:“我爸说的,一天要保证一个鸡蛋,长个儿。”


工藤新一白眼都翻到天上去了:“矮子,我一个爪子都比你高好吗?”


这还是工藤新一第一次提自己龙形态的事情,黑羽快斗一下子来了兴趣,缠着工藤新一求上天。


工藤新一拗不过他,事实上,他对黑羽快斗基本有求必应,所以才导致这人越来越无法无天。


于是,在某个天高云淡的下午,工藤新一领他上了山顶,第一次在黑羽快斗面前化出了自己的龙形态。


化龙之后的工藤新一像一座小山,黑羽快斗惊奇地围着他转了一圈,看不出来半点自己认识了大半年的那个人的影子,只有眼睛还是那样蓝,像一泊淡然澄净的湖水,在金色阳光的沐浴下波光粼粼。

工藤新一:“看够了吗?上来。”


黑羽快斗吓了一跳:“你怎么现在还能说人话!?”


工藤新一:“……”


虽然现在这样看不出工藤新一的表情,但是黑羽快斗下意识觉得他下一秒就要用尾巴抽自己了,于是连忙七手八脚地爬上去,安抚性地摸了摸龙的脊背。


工藤新一哼了一声,慢慢悠悠飞上了天。


脚底下的景物慢慢缩小,耳边是呼呼的风声,黑羽快斗睁开眼睛往下看,只能看见大片大片的绿色森林。


工藤新一带着他在云层里穿梭,黑羽快斗忽然指着下面的一块小黑点问道:“那块怎么秃了?”


工藤新一:“那是你家,殿下,你说怎么秃的?”


黑羽快斗:“……”


工藤新一鼻子里喷了口气,转了个圈飞低了一点:“要离近点儿看吗?”


黑羽快斗:“诶?守卫会发现你的吧。”


工藤新一:“没关系,他们看不见我。”


于是他飞得更低了些,夕阳笼罩下的宫殿异常美丽,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工藤新一感觉到一直惊奇地大喊大叫的黑羽快斗安静了许多,脸贴在他脖子上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家。真难得,工藤新一意外地想。


三分钟之后,黑羽快斗说:“看够了,我们回去吧。”


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黑羽快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背上睡着了。


工藤新一变回人形艰难地把黑羽快斗搬到床上,并决定下次他再来的时候要禁止他吃饭。


黑羽快斗抱着他胳膊不愿意撒手,工藤新一坐在床边好说歹说劝了五分钟,黑羽快斗反而抱的更紧了。他睡得很不安生,在梦里还紧紧锁着眉头,只有紧紧抱着工藤新一的胳膊的时候表情才稍微缓和一些。


工藤新一深刻思考了一下王室的教育问题,伸手捋平了黑羽快斗的眉毛,又揉了揉他的脸。把孩子逼成什么样了,他想。


由于黑羽快斗坚持不撒手,工藤新一也没办法。只好任由他抱着自己,然后在他旁边躺下睡了。


第二天,先醒过来的小王子震惊了,他看着身边熟睡的衣衫不整面色潮红的工藤新一,陷入了“我睡了我的龙”的可怕脑洞里,然后很大声地感叹了一句:


“诶!!!!!!!!???????”


工藤新一被这一嗓子吼醒,差点没把他踹下去:“喊什么!”


然后工藤新一带着起床气跟他解释了衣衫不整:完全是因为某位王子睡觉不安生,非要往他身上爬。而恰好工藤新一睡觉也不安生,两个人差点做着梦打起来。


结局就是,工藤新一被折腾地半晚上没睡好,黑羽快斗倒是全程睡得很香。


工藤新一没好气地命令道:“你抱着我胳膊睡了一晚上,都压麻了。赶紧过来给我揉揉。”


理亏的黑羽快斗乖巧地坐在一边给工藤新一揉胳膊,揉着揉着,他突然在工藤新一嘴角亲了一口。


工藤新一脸上一片空白,半晌之后:“你刚才在干什么?”


黑羽快斗笑眯眯在他耳边:“都睡过了,亲一下不过分吧?”


工藤新一终于一下把他踹了下去:“很过分!谁允许你亲了?!谁跟你睡过?!做你的饭去!”


黑羽快斗做饭去了,开心得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有了这个“睡过”的借口,黑羽快斗每次来都要抓紧机会亲他——


工藤新一认真看书写字的时候,尝试着在厨房煮粥的时候,刚刚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


黑羽快斗就悄悄出现在他身后,从背后环住他的腰,温柔地在他脸颊上亲一下。有的时候也会正面攻击,把他咚在墙上,手臂环着他,炽热的亲吻落在嘴唇。


工藤新一一开始还恼羞成怒地打他,后来已经麻木了。他想反正自己也喜欢黑羽快斗,这样顺其自然发展也挺好。于是就顺其自然地开始回应那些吻,最后顺其自然地滚到了床上。


黑羽快斗在床上用饱含着情欲的声音叫他:“新一。我的新一。”


有时候黑羽快斗在后院支着画架画油画时,也要偷袭前来摘菜收鸡蛋的工藤新一,把他拽到自己怀里亲一下。


工藤新一菜也不摘了假装就要打他,两个人滚作一团,颜料洒了一身,最后只好去洗澡。


洗澡的时候也不肯安安生生地洗,蹭着蹭着就蹭出火来,然后和谐运动从浴室做到了床上。


和谐运动之后的工藤新一整个龙都懒洋洋地,窝在床上一日三餐都得黑羽快斗给他端。


黑羽快斗时常纳闷:这么懒的龙是怎么好好活了一千多年的?


工藤新一拿筷子敲他头:“你懂什么?生命在于静止。再说了,我勤快了几百年了,现在休息一下怎么了?还有,我不下床完全是因为你做的太过火了我腰疼得要命,并不是我不想下。你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你自己而不是来要求我勤快一点。”


黑羽快斗红着脸点点头:“对不起,下次注意。我喂你吧。”


工藤新一:“……不用,也太腻歪了。”











兜兜转转,又一个春天降临的时候。黑羽快斗在后院种下的那片小花田开满了花,工藤新一饶有兴致地摘了一些编了个花环,拿出来黑羽快斗送他的那个王冠在他头顶上放了一下,然后拿下来它,又把花环放上去对比着看了一会儿。


“还是我的花环好看,以后就戴这个吧。”


黑羽快斗特别高兴,这还是工藤新一第一次送他东西。他在镜子前面照了照,也很赞同:“新一,我当国王的时候,干脆也戴这个吧。”


工藤新一不同意:“胡说什么,你得戴王冠。”


黑羽快斗躺到工藤新一的大腿上,仰视着他说:“我王冠给你了啊,到时候你去给我戴吧。不然我就戴花环了。”


工藤新一摸着他的发丝:“加冠礼怎么也轮不到我来,小心你爸打你。”


黑羽快斗沉默半晌,忽然跳起来:“你再考虑一下嘛。但是我得回去了,不然我爸才是真要打我。”


工藤新一笑骂了一句,然后说:“回去吧,路上小心一点。”


黑羽快斗一步三回头,走了一会儿又回来,一把抱住工藤新一:“这次可能要久一点才能来看你,等着我,新一。”


工藤新一暗暗叹气,黑羽快斗现在越来越爱黏着他。他拍拍黑羽快斗的后背:“一直在这里等你呢,快回去吧。”


结果一个月之后,黑羽快斗没有回来。


两个月之后,黑羽快斗还是没有回来。


三个月之后,工藤新一开始有点焦虑了。他看书的时候经常走神个五分钟去想黑羽快斗,这对一条以几十上百年为计数周期生活的龙来说非常反常,以往黑羽快斗一个月会来蹦跶三四次,算上刚刚认识那次,最长的分别也只有两个月而已。


工藤新一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原来他也很黏他家小王子了。


四个月之后,工藤新一终于坐不住了。想见了就自己去找,我这么大一龙了还会为这个害羞吗?可笑。


…………


可是真的有点羞耻!工藤新一拍墙,他现在蹲在黑羽快斗房间阳台的角落里,反复思考到底要怎么解释自己为什么深夜埋伏在人家阳台里。


反复思考纠结了五分钟,工藤新一来了底气:我来看我合法伴侣怎么了?黑羽快斗要是敢笑我就抽他。


于是有了底气的工藤新一整整衣领,正打算用非人类手段打开那扇厚重的玻璃窗的时候,突然从里面窜出来一个人,和阳台上的工藤新一大眼瞪小眼了片刻。


工藤新一正想质问一下那人你怎么在我伴侣房间里,就见那头黑羽快斗啪地一声打开了房间里的灯。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旁边这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刀挟持住了。


黑羽快斗:“新一!”


那个人:“你别过来!”


工藤新一:“???”


这什么剧情?!


黑羽快斗压下了脸上又惊又喜的表情,强行镇定下来:“王叔,您别挣扎了,跑不掉的。”


工藤新一:叔叔?


王叔不接他这话茬,反而拿刀把戳戳工藤新一:“这人就是他们说的你的秘密情人吧?胆子真大啊,现在就把他接到这里来了?”


工藤新一不满地咳了咳:“我们是合法伴侣,关系不是你说的那么不堪。”


王叔大概是没见过这么镇定的人质,怔愣了一秒,然后恶狠狠地向黑羽快斗:“总之你快点把王冠交出来,不然谁管你们什么关系,我就把他杀了。”


工藤新一非常不理解地开口:“王冠?那东西他有一柜子,你随便去拿一个好了,何必这样?”


黑羽快斗:“……”


王叔气的手都抖了,他觉得自己混蛋大侄子在和外人一起嘲笑他的智商。


黑羽快斗无奈道:“你已经穷途末路了,就算我给你又能怎么样呢?更何况这个位子本来就是你从我手里抢的。下手轻点。”


王叔还没反应过来他这个下手轻点是什么意思,电光火石之间,就见被他紧紧箍着的工藤新一像一条蛇一样滑了出去,然后在他后颈上劈了一下,接着王叔就失去了意识。


黑羽快斗身后的士兵一拥而上把昏迷的王叔五花大绑起来压了下去,工藤新一揉了揉刚才打人的手,问道:“那人是谁啊?”


黑羽快斗苦笑:“真的是我叔叔。别管他了,你怎么跑过来了?”


工藤新一理直气壮:“想你了来看看,不可以吗?”


黑羽快斗笑了:“没说不可以,火气那么大干什么?”


他走过去搂着工藤新一:“你在这里休息一下,等我处理好所有的事情之后就来找你。”


工藤新一拍开他的手:“不用,我回去了。”


黑羽快斗:“新一,你生气了?对不起,我也没有想瞒着你的意思。”


“我没生气,”工藤新一转过头来说,“处理完你叔叔之后,记得滚回来交待问题。”


黑羽快斗:……明明就很生气好吗。


其实也不用黑羽快斗交待问题,工藤新一在回去的路上一路打听询问,就补完了故事的全貌:原来老国王,已经去世两年多了。


王叔为了篡权夺位,设计想让唯一的王子死在茫茫森林里。没想到王子命硬,不仅没死,还误打误撞找到了龙的巢穴。不想让自己叔叔得逞的王子回去之后联系上了自己的心腹,蛰伏了近两年才计划完备,重新打了回去。


三两句话就说完了整个故事,但其中血泪外人如何感同身受呢?


工藤新一忽然很庆幸那次带黑羽快斗飞的时候,带他去看了看王宫。这近两年的时间里,他一个养尊处优的王子,有家也不能回,在外面风餐露宿。唯一的慰藉也许就是在离地几百米的高空远远看的那一眼。


但是心疼归心疼,两周之后黑羽快斗回来的时候。工藤新一还是板着张脸迎接了他。


黑羽快斗还是非常聪明,不和敌人正面交战,而采用迂回战术,他捧上一个盒子——里面赫然是一个王冠,和他送给工藤新一的是一个款式,上面镶了一圈的蓝宝石。


“还是我亲手做的,喜欢吗?”


工藤新一看了一会儿,然后放到一边,严肃道:“别想岔开话题,你是来交代问题的。”


黑羽快斗看这招没效,叹了口气,四仰八叉地倒在沙发上:“新一想听什么?这无非是一个俗套的皇室夺权斗争的故事。”


工藤新一:“很辛苦吧。”


黑羽快斗看起来一脸无所谓:“什么?一般辛苦一般辛苦,就要问这个啊?”


工藤新一在他身边坐下:“一定很想你父亲吧?”


这次黑羽快斗沉默了。


工藤新一把手搭在黑羽快斗的手背上,慢慢舒展开他攥着的拳头,然后和他十指相扣:“总是提起他,反复地自己揭自己的伤疤,你是害怕把他忘了?别这么逼自己。”


“我不会忘了父亲的,”黑羽快斗坐起来抱住工藤新一,“我第一次见你,跟你说的那些话也不是瞎编的。”


工藤新一看不见黑羽快斗的表情,但是感觉他鼻音明显重了很多:“我们两个的最后一次对话,就是在我差点把他的窗帘烧了之后,大吵了一架。我爸说我不务正业,把我从小到大不写作业气走老师的老底翻了个遍,我气不过,说他也不务正业,根本没有好好当国王。”


“我当时真的是气急了乱说的,他很好的。”


工藤新一顺着他的脊柱来回抚摸了几下,心下感叹怪不得那次说让他当个父亲那样的好国王的时候,黑羽快斗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在外面住着的时候我压力很大,经常睡不着觉。睡不着的时候就起来雕宝石,虽然我父亲说不务正业,但那是我最擅长的一项爱好了,也是我纾解压力的唯一途径。之后就遇到了你。”


黑羽快斗又把他抱紧了一点:“我现在只有你了。”


工藤新一笑道:“知道只有我了,还不早点跟我说?正好,这几千年也只有你一个人愿意来陪着我。”

黑羽快斗晃了晃他们两个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天生一对。”











后来,在黑羽快斗百般打滚撒泼撒娇威胁并用之下,工藤新一终于搬去了王宫,并受到了王宫全体人员的热情欢迎。


黑羽快斗冲他挤眼睛:“你看,我就说了全国人民都爱我。爱屋及乌,大家也都爱你。”


工藤新一笑而不语,不说也知道这背后黑羽快斗为了让大家接受自己做了多少工作。


黑羽快斗扶了扶工藤新一头上歪了的王冠,没错,就是他亲手做的那顶镶了一圈蓝宝石的王冠,和他头上戴着的这个也是一对。


至于那个尊贵的龙亲手编的花环,已经被黑羽快斗做成永生花,小心地裱起来,挂到了卧室里去了。

黑羽快斗兴冲冲地拉着工藤新一来书房:“新一,给你看个东西”


他拿出工藤新一跟老国王签的那个契约,在上面写了个无效,又在字上面印上了王印。


然后又拿出了一张牛皮纸:“新一,跟我签张新的吧。”


工藤新一:“……”


那是一张结婚同意书。


工藤新一:“你爸签好的东西,你说毁就毁了,小心你爸入你梦里来把你抽醒。”


黑羽快斗笑笑:“不会的,我爸爸一直担心我没人要,老了也是孤身一人。现在看我有了这么好,这么尊贵又门当户对的伴侣,怎么会打我呢?倒是有很大可能去你梦里感谢你愿意收了我。”


工藤新一面无表情:“让他别来了。”


黑羽快斗讨好道:“签了嘛,以后我要是跑了,你还能拿着这个去全国人民面前说我是个渣男。”


工藤新一眉峰一挑:“你还敢跑?”


黑羽快斗上前搂住他:“不敢不敢,快点写你的名字吧。”


工藤新一看着他的侧脸,思绪飘回了他和老国王签约的那个下午,那天他刚签好名字,一个小孩子就颤颤巍巍走了进来,只在他眼前晃了几秒钟,就被匆匆赶来的仆人抱走了。


他当时随口就跟老国王说,你如果毁约的话,我就把你家这公主抢了。


现在终于知道老国王当时那一言难尽的表情是为什么了,原来不是公主,是个一直长不大的混蛋王子啊。


唉,王子就王子吧,谁让自己喜欢呢,工藤新一想,还不是得好好宠着。


然后他拿起笔,珍而重之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Fin-



大噶晚安~

评论(11)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