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快新】七分甜 04


节奏说快就飙起了车【。

略长,但是在中间停下来就会不连贯,所以一口气发出来了。


前文:01 02 03
















新学期校会招新了一批新鲜血液,这些新人刚刚进校会,就像刚踏上新大陆的航海家一样,磨拳擦站热情洋溢地要开辟一片新天地,兴致勃勃地递交了一批新活动项目计划书。然而新鲜血液们提供了创意,做具体工作的时候就开始笨手笨脚了,干活最多的还是大一上学期进来的老成员和大二的副部长们,天天累得像条狗。


工藤新一到大学生活动中心的时候,白马探这个大一老成员正指导一个局促地站在一边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新人挂条幅。


白马探做事周到,待人平和亲近,长得很帅又是个大一的,新人们有事都喜欢找他,以至于白马探和工藤新一半句话都没说完就又被拉走了。


白马探指了指后台:“不好意思啊工藤,没空和你聊天。黑羽在后台呢你找他去吧。”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工藤新一一边说一边往后台走,“我去找黑羽。”


后台来的几个都是被学生会里的人拉来捧人场的,黑羽快斗坐在最里面的椅子上给吉他调音,看见工藤新一过来,很是意外:“这次来这么早?”


工藤新一靠在对面的椅背上抱着胸看他,唇角勾了一下:“黑羽同学这是在怪我上次迟到的事情吧?”


黑羽快斗低头拨了几个音,声音中透露着愉悦:“我可没这么说。”


工藤新一把腿交叉起来,问他:“今天晚上打算唱什么。”


“这个嘛……”黑羽快斗又随手弹了段和弦,朝工藤新一眨了下眼睛,“保密。”


工藤新一很想对他这种无差别放电的行为翻一个白眼,但是默默忍住了,甚至还挤出一个完美的微笑:“好吧,那我拭目以待。”







这个唱歌的活动虽然是第一天办,但现场气氛意外地很好。台上台下互动自然,主持人转场和调动氛围的时候也很有趣。


工藤新一坐在黑羽快斗为他指定的位子上,听着身后女生们此起彼伏的尖叫,内心毫无波动地机械地鼓了鼓掌,然后看见黑羽快斗抱着吉他出来朝他这边飞了个十足缠绵的吻。


工藤新一:“……”


他身后的女孩子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舞台上的灯都关了,这时一束追光打到他身上,黑羽快斗竖起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台下的人瞬间安静了下来。连工藤新一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人做事确实有一种游刃有余的控场能力。


前几个音出来的时候工藤新一就知道这是什么歌了,他的手指跟着黑羽快斗吉他弹出的富有节奏感的前奏一下一下轻轻扣着大腿,最后一个重音出来的时候工藤新一望回台上,正好对上黑羽快斗带着笑意的眼睛。


也不知道是碰巧对上,还是他一直就看着这边。


黑羽快斗闭上眼睛沉浸在音乐里,声音跟着轻快的吉他声一起倾泻出来——



When the night has come


And the land is dark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No I won't be afraid, no I won't be afraid


Just as long as you stand, stand by me


And darling, darling, stand by me, oh now  now stand by me


Stand by me, stand by me



黑羽快斗平时说话的声音有点嫩,和他的年龄不符,听起来像是个初中生似的。当他唱歌的时候,嗓音就变得低沉而有磁性。而且这人还喜欢撩观众,唱两句就要往台下抛个媚眼,现在赶着间奏期,黑羽快斗又抓紧时间向台下特定的位置,特定的某位名侦探的位置放电。


工藤新一被身后女孩子们激动的尖叫声喊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打算听黑羽快斗唱完赶紧走。


但是黑羽快斗好像看穿了他这个想法一样,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


黑羽快斗刚退场,工藤新一就感觉手机震了震,打开一看是黑羽快斗。


“先别走行吗?马上结束了,等我一下我们一起走?”


工藤新一看了眼时间,无奈地叹了口气,回复过去:“可以啊。”












他们两个和白马探道别,出了活动中心大门的时候已经九点一刻了,黑羽快斗背着吉他跟工藤新一一道往宿舍走,下午下了阵雨,现在凉风习习,星月交辉,夏风吹得人惬意无比。


黑羽快斗舒服得伸了个懒腰,转头问工藤新一:“我唱的怎么样?”


“很好听,”工藤新一坦诚道,“你也听见有多少女生为你尖叫了。”


“诶,那你是因为她们尖叫才觉得好听,还是真心觉得我唱的好听啊?”黑羽快斗不满道。他想起来去年工藤新一生日的时候,他隔着line给小侦探唱的那首生日歌,那个时候对方也是这么个敷衍的态度,甚至比这个还恶劣,就说了个还行。


计较这个干什么,你是小孩子吗?工藤新一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是真的觉得你唱的好听,”工藤新一看着黑羽快斗一脸不信的表情,又补充了一句,“非常真心。”


黑羽快斗还是拿一种很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他,接着不知道想起来什么,突然笑起来,拽着工藤新一的手腕就往前跑。


“等下,黑羽你要干嘛?”工藤新一一下没反应过来,只能被他拽着跟着他往前跑。


其实也没跑几步,黑羽快斗拉着工藤新一在活动中心附近的圆心广场停下来了。这个圆心广场位置有点偏僻,属于半废弃状态,于是渐渐成了很多小情侣偷偷摸摸干些奇怪的事情的好地方。


平时这个圆心广场总有一两对小情侣在这里抱着啃,今天却意外地一个人都没有,仿佛大家都知道黑羽快斗要表演所以提前给他腾好了场地一样。


黑羽快斗拿出吉他,对着不明所以的工藤新一解释道:“刚刚场地那么大,人又那么多,你可能没有听清楚。现在只有咱们两个人,我再弹一首给你听。”


工藤新一还来不及琢磨一下他话里的“咱们两个人”在这个约会圣地的情景下到底有什么别扭的地方,黑羽快斗吉他和歌声就让他走了神,把那些都扔在脑后,专心致志地被黑羽快斗的声音吸引了过去。



Why do birds suddenly appear. Every time you are near?



那是星垂旷野,是飞鸟现于林,是天使们手拉着手编织出的一个美梦。



So they sprinkled moon dust in your hair of gold


And put a starlight in your eyes of blue.



Close to you,工藤新一感叹道。歌名和刚才的 Stand by me 巧妙地应和在一起,像是精心安排好的一场表演。


黑羽快斗还是一边弹奏一边看工藤新一。这次没有了其他人的干扰,他灼灼的目光终于可以只落到工藤新一一个人身上。


只是这次,过了一会儿黑羽快斗就遭不住了,因为他发现工藤新一也在认真地盯着他看。虽然没有一直盯脸,但视线始终在他身上,工藤新一脸上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


黑羽快斗低头拨弦,试图掩盖自己快要烧起来的脸颊,缓缓地唱出最后一句:



Just like me,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月光洒下的细细纤尘杂糅进工藤新一湛蓝色的眸子里,黑羽快斗看着他,拨下了最后一个音:“工藤,这次的如何啊?”


工藤新一表情真挚地鼓着掌:“所以都说了是真的很好听。”


黑羽快斗把吉他装起来,重新背上:“工藤,周二晚上有空么?”


工藤新一拿出手机来点了几下,回道:“有空,怎么了?”


“那我九点的时候在中心教学楼天台等你,”黑羽快斗喉结上下动了一下,好像用了很大力气才说出来后半句话,“我有事情想跟你说。”


“好,”工藤新一把手机揣回兜里,“正好,我也有事情想跟你说。”


工藤新一嘴角勾出了一个危险的弧度,如果黑羽快斗现在脑子清醒的话,一定能看出来那分明是猎豹盯上猎物的犀利表情。


但是显然,黑羽快斗现在的脑子有点短路,被工藤新一盛着月光的蓝色眸子糊住了大脑,下意识地觉得也许他们两个要说的是同一件事。


于是他把工藤新一那个眼神套了十好几个滤镜,硬是在脑子里凹出来一个动人无比的粉色剧情。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就要跳进亲手挖的这个坑里了。







周二晚上九点,工藤新一准时推开了天台的门。


黑羽快斗蹲在地上,听见门开关的声音,开始倒数:“3、2、1——”


工藤新一:“?”


接着,伴随着黑羽快斗“0”的倒数声,只听咻地一声,一个圆点窜上了天空,然后啪地一声,一朵明黄色的烟花在夜空中华丽绽放。


工藤新一惊讶地仰头往上看。


黑羽快斗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悄悄地看他仰起头看烟花的样子,虽然只有一眨眼的功夫,黑羽快斗还是看清楚了那簇闪着金光的烟花,和它后面圆月一起落在工藤新一眼里的样子。今晚天上没有一颗星星,那些即将消散的点点火光临时客串了一把星星的角色,在工藤新一好看的眼睛里闪着光。


黑羽快斗不知道工藤新一是否还能记得那次愚人节的相遇,只知道自己是记得很清楚的,清楚到还能想起来那天烟花映照下江户川小朋友第一次见到自己时一脸错愕的表情。


黑羽快斗想,时间再倒流两年,如果自己高中的时候谈恋爱,肯定不是现在这样。那时候青春期叛逆的画风一定会驱使着他不愿坦白自己的内心,一句话要拐着三道弯说出来才舒服,就算喜欢也一定不会先开口。


不像现在这样,一举一动要多明显有多明显,想让对方快一点明白自己的心意,跟拼命在雌鸟面前展现自己漂亮羽毛的雄鸟一样。但是那又怎样,黑羽快斗挑眉,挺好的,说明我这是顺应自然。


他笑嘻嘻地凑近一点向工藤新一讨夸:“怎么样,好看吧?”


“好看,”工藤新一点点头,“不过你胆子够大的,在学校里放烟花啊。”


黑羽快斗无所谓地摆摆手:“没事,谁知道那是我放的。”


工藤新一看着旁边高台上摆着的那盒小烟火,打趣道:“干什么?原来今天是叫我来看你放烟花的吗?”


“当然不是,”黑羽快斗从盒子里抽出来两根,递给工藤新一一个,然后把自己的那根点燃,往后退了一步。


“工藤同学,”他示意工藤新一看他的那支小烟火,鎏金划破夜色,在两个人面前留下了一行金色的字。


虽然稍纵即逝,但已经足够工藤新一看清:“love K.S*”


最后一笔落在工藤新一那支烟火棒上,星火又在他手里延续起来,四处飞溅的火花倒映在黑羽快斗的眼睛里面,他听见他用低沉的声音说:“工藤同学,我喜欢你。”


本来之前黑羽快斗准备了一箩筐花里胡哨的话要表白,但最后还是只说了这简单直白的四个字。


偏偏有时候最直白的方法,能最直接有力地传达到对方心灵深处。


工藤新一手上的烟火棒燃到了尽头,最后一丝光亮挣扎了不到一秒就被夜色吞没。他在原地站了好久,半晌都没有反应。


虽然想过工藤新一可能会这样,但是黑羽快斗还是觉得被人浇了一头凉水,他看着工藤新一呆住的表情连忙说:“那个,我知道听起来很惊人,但我绝对没有在开玩笑,没有一时头脑发热,就是……就是喜欢你,很久了。我也没有硬要你的回应的……”


黑羽快斗还想接着往下说,死机的工藤新一终于自己运转起来,打断了他:“等等。”


工藤新一使劲搓了搓脸,再抬起头又是那个无懈可击的名侦探,看着黑羽快斗错愕的表情,强硬道:“等一下,等下再提这件事。让我先说我的可以么?”


黑羽快斗有点失落又有点委屈地点了点头。


只见工藤新一拿出手机,点开一份分析报告递给他看:“左边是你昨天最后给我唱的那首歌,右边是某个人给我唱的生日歌。”


黑羽快斗听见“生日歌”三个字,顿时什么旖旎暧昧的心思都没了,全身毛炸了起来。


“提取声音之后做了声纹分析报告,而报告显示,你们两个是同一个人。”


工藤新一从慢慢石化的黑羽快斗手里把手机拿回来,慢慢凑近他,眼睛一眨不眨地没有错过他任何一个表情变化:“右边那位你应该也不陌生吧?毕竟是同一个人呢,对吧,KID?”


黑羽快斗闭了闭眼,无缝切换了一下人格,又换上了那副有点佩服又有点赞许的语气:“什么时候发现的?”


工藤新一可能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承认了,然后觉得颇没意思地收起自己的一身刺,跳到黑羽快斗边上的高台上坐下,用高了一个头的差距俯视他:“第一次见面就发现了好吧。”


语气里是不加掩饰的不满,黑羽快斗纳闷地想,因为没有挑战性就这么不满吗?真难伺候。


工藤新一晃着一双长腿,继续挑刺:“还有啊,你也从来没有掩饰过吧?今天这满月,烟花,我看你是故意想让我想起来的吧?”


“诶?”这下轮到黑羽快斗愣了,“我以为你忘记了……那天的事情。”


“我当然记得啊,”工藤新一从一边的盒子里抽出一支满天星来点上,盯着它噼里啪啦地烧了一会儿之后又开口道,“好了,我说完了。你现在可以提你的事情了。”


黑羽快斗还沉浸在被扒皮的事实里无法自拔,因此没反应过来工藤新一这个难得的直球,还一脸疑惑地问道:“什么?”


工藤新一瞪了他一眼,头偏过去不看黑羽快斗,耳根处泛出一丝极其不易察觉的红,稍不注意就隐藏在了夜色里:“你刚才不是说喜欢我吗?我说,你现在可以提这件事情了。”




-TBC-





*love Kudou Shinichi



评论(4)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