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快新】非自然案件

“吓坏了吧名侦探?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在下黑羽快斗,K1星系第1412号搜查官。”


江户川柯南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盯着这位不知道在说什么胡话的怪盗,手却非常信任地放到了怪盗伸过来的手里,任由着他把自己带出黑暗的街巷,飞到霓虹灯闪烁的夜空。






CP: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Title:非自然案件

Words:7000+

⚠️:半原著向,许多胡编乱造,ooc














1、


第六次摁响门铃却无人应答,黑羽快斗叹了口气,拿出口袋里的备用钥匙打开了工藤宅的大门。


进门直奔书房,果不其然,第不知道多少次看到工藤新一窝在沙发上睡着,垂下来的手边散落了一地的A4纸打印的资料。


黑羽快斗揉揉眉心,走过去把地上的资料收好,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工藤新一从沙发上抱起来,转移到了床上。


这样的状态之下,注定也只能是浅眠。工藤新一被抱起来的时候就醒了,书房和走廊里的亮度差异让人非常不适应,工藤新一用手背挡着眼睛,头往黑羽快斗的胸膛里偏了偏。他一晚上没喝水,现在喉咙干涩无比,半点儿都不愿意开口,索性用鼻音哼哼了几声,然后指了指手腕上的手表。


“六点半,”黑羽快斗答道。工藤新一的耳朵贴着他的心脏,听着心跳和闷闷的说话声音混合在一起,又安心地放任自己的意识沉到海里去了。


“还好我明智,提前一小时来叫你,不然你就迟到了,”黑羽快斗说,“好歹注意点儿自己的身体啊。”


“嗯。”工藤新一敷衍地用一个鼻音应付道。


黑羽快斗叹气,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


他又小心地把工藤新一放到床上,帮他脱掉袜子,松了衬衫的纽扣。被子盖到他肩膀上面,又掖好被角,然后把空调度数往上调了两度。


“一个小时之后叫你,好好睡吧。”黑羽快斗最后在他唇边落了个吻,坐在床边看工藤新一睡着之后才轻手轻脚地关上了房门。




今天是工藤新一跟委托人约好见面的日子。


这一周因为帮目暮警官处理了一些案件,所以提前查阅这件委托的时间被大大压缩,最后只能牺牲睡眠时间。


那个样子,应该是凌晨的时候想去眯一会儿,结果太累了,一不小心直接睡到了早晨吧。黑羽快斗边煮咖啡边想,干脆不要叫了,就让他睡吧,等会儿打电话去跟委托人说明一下情况好了。


结果半个多小时之后,工藤新一自己醒了。他洗漱完毕,打着哈欠慢吞吞地来到餐桌旁边,对着黑羽快斗精心准备的三明治双手合十,眼睛半睁不睁的默默念叨了一句“我开动了”,然后大口吃了起来。


黑羽快斗往煮好的咖啡加奶精,递到工藤新一手边:“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惦记着事情,睡不踏实,”工藤新一灌了口咖啡,“三明治真好吃,救命了快斗。”


黑羽快斗挑眉:“又没吃晚饭?”


工藤新一点了点头,艰难地咽下刚才吃的太大口的三明治。


“唉,你真是——”黑羽快斗已经不想去数这是他今天第几次叹气了,他曲起食指敲敲桌子,“昨天跟你打电话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说自己好好吃了晚饭,还说今天一定要早睡——”


“啊…...抱歉。”


“吃的咖喱饭?编的很生动形象嘛。”


工藤新一扶额,非常想把自己刚才点的那个头撤回。


“十点就跟我说晚安了,结果不知道凌晨几点才去睡的,还是在书房的沙发上喔。”


“我下次注意,你赶紧吃饭吧行不行啊。”工藤新一音量越说越小,黑羽快斗稍微欣慰了一秒,能知道自己理亏真是不容易啊。


但是当然不能这么就放过他:“你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黑羽快斗音量放大:“你瞪什么眼啊?你很占理么?”


“真想安个摄像头24小时看着你。”


“……你是变态吧黑羽快斗。”


“……”


黑羽快斗暂时不想理这个没理还不饶人的侦探,索性先去车上等着了。结果还没走到车上,那本来就没多少的闷气就已经烟消云散了,他坐在车上看着工藤宅,觉得工藤新一这样有点可爱。


他在大众面前完美地像个艺术品,这幅幼稚又烦人的一面只有我知道。这么一想,黑羽快斗甚至觉得很有趣,愉悦地拿起手机看起了今天案子的资料。


委托人的别墅建在山上,资料里说这位富豪和妻子攀岩的时候出了意外,他本人九死一生,捡了条命回来,妻子则摔下山崖,听说是尸骨无存。之后,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的富豪精神恍惚,坚称妻子还在山上等他,于是在那里建了别墅,说要等着妻子回来。


“所以说,委托内容是什么?”终于结束了拌嘴的两人坐到车上准备出发,黑羽快斗疑惑地问道。


“调查他妻子的死因。”


黑羽快斗纳闷道:“不是攀岩事故?”


工藤新一揉揉眉心:“那位先生不相信,一直说妻子是出车祸去世的。”


“这也差得太远了,”黑羽快斗觉得有点绕,“他这是精神恍惚之后的自我脑补?”


“也许吧,”工藤新一把座椅调低了一点,换了个姿势歪在椅子里,“不过他脑补的是车祸而不是别的,肯定是有道理的,而且那委托书写的情真意切,不去看看说不过去啊。”


黑羽快斗把座椅加热打开,又伸手把工藤新一那边的空调口向下拨了拨:“睡会儿吧,到了叫你。”









2、


一个小时之后,车开到了别墅门口,管家七濑川微笑着迎接了他们。


工藤新一揉着脑袋,刚才在路上,黑羽快斗不知道在听什么青春摇滚歌曲,high到放飞自我,拐弯的时候差点拐到山崖下面去,一顿猛打方向盘的后果就是直接把还在梦乡中的工藤新一给磕醒了。


不想在工藤新一身边待着找骂的黑羽快斗,乖巧地窜到管家面前聊天去了。工藤新一路过他,默默地掐了一把黑羽快斗的胳膊,听着黑羽快斗呲牙咧嘴的叫唤声愉悦地跟别墅主人橘一郎开始自我介绍。


橘一郎把二人带到书房,让管家拿出一摞相册递给他们。


“这是我没出事之前和安美去过的地方,安美很喜欢出去旅游,对哪儿都好奇,像个孩子一样。”


这位老人一开始面容严肃,说起亡妻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倒是柔和了很多。


一定很爱自己的妻子吧,工藤新一唏嘘道。


橘一郎指着相册说个没完,脸上显现出幸福的光,工藤新一本来想聊点案子和案子有关的事情,现在也不忍心打断,只好耐心听故事。


“这个这个,”橘一郎现在讲故事的神情也跟个小孩子一样,“这是我教安美做的第一道菜,这个简单的蚝油香菇她也学了好久,真是有点笨啊安美。”


橘一郎揉揉眼睛:“说起来,那是我的拿手菜,今天做给工藤君吃吧?”


一直没说话的七濑管家微微欠身,说:“老爷,家里没有蚝油了。”


橘一郎板起脸来:“去山下的便利店买,工藤君好不容易来一次。”


七濑川点头说是,黑羽快斗也放下自己的茶杯跟着管家走出去:“我来开车吧。”


橘一郎盯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人才重新把目光放到相册上。


“现在您可以告诉我真实情况了吧?”工藤新一看着橘一郎的举动,笑道,“您支走七濑管家,总不是真的想吃蚝油香菇了吧?”




“那么,我能问您几个问题么?”


管家答非所问道:“黑羽先生,我从刚才就想问了,您和工藤先生是……?”


黑羽快斗笑笑,向管家晃了晃右手,让他看清戴在中指上戴的戒指:“您可以理解为,我想为爱人分担一些工作,毕竟他已经连续一周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黑羽快斗打开转向灯拐出山路,偏头看了管家一眼:“现在我有资格问了吗?”


看到管家点头后,黑羽快斗说:“搬来这里之前,橘先生住在哪里呢?”


“在千叶。老爷在千叶有一个和这栋差不多大小的别墅,门前还有片菜地种菜种花,周末就和太太去攀岩。”


“从千叶到这里挺远的了,得开车来吧?”


“没错,”管家扶扶眼镜,“您要减速了,前面有一个事故多发的弯道。”


黑羽快斗沉默了一下,没有明说他故意岔开话题的事情,顺着管家的话答道:“哦?果然那个地方出过事情啊?来的时候差点开下去。”


管家忙说:“出没出过事我不清楚,只是我也觉得很危险,所以提醒您一下。”


黑羽快斗从善如流地表达感谢,接着也默默扯开了话题,拉起了家常:“橘先生和太太感情一定很好吧。”


说起这个,管家一下子话多了起来:“是啊,老爷和太太其实是二婚呢。他们两个好像还有一个很浪漫的相识过程,说起来,也是因为攀岩认识的呢!”




“因为攀岩认识的?”工藤新一放下照片,转过来问道。


“准确来说,是我被她救了,”橘一郎转动着轮椅过来,“那次我的护具出了问题,差点儿掉下悬崖的时候,她就像神女一样出现在崖壁上拉住了我。我就像第一次见到神明的凡人一样,完全愣住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安全到了山脚下。”


工藤新一点点头,这初遇的故事不知道加了多少美化效果的滤镜进去,听着半真半假的。


“您和太太从千叶到这里需要多长时间?”


“一个半小时车程。”


“您刚才说每次来都租车,那么就是开着租来的车子出了车祸吗?”


橘一郎皱着眉头望向窗外,眼神像是要穿过时空的局限,再回到那天一样。然而良久之后,他还是低头叹了口气:“我不记得了。”


工藤新一无奈,问了一圈再次回到了起点,好像不管他怎么引导,最后都会走向“我不记得了”这个死胡同。


正在为找下一个突破口苦恼的时候,黑羽快斗和管家回来了,橘一郎看着七濑管家上楼的身影哼了一声,回了自己的屋子。


工藤新一打开窗户,探头叫了黑羽快斗一声,靠着黑羽快斗仰起头回他的那个十足阳光热情的笑容快速地充了个电,然后又打起精神,满血满蓝地去迎接挑战。




“新一,饿了没?”黑羽快斗在客厅堵到了工藤新一,把背在身后的右手拿出来,手心里托着一块小小的糕点,“尝尝?山下便利店的特供小蛋糕,没那么甜。”


工藤新一尝了一口,有些意外地睁大了些眼睛:“好吃。”


真的好吃,三两下吃完之后,工藤新一还舔了舔食指和拇指。


黑羽快斗笑弯了一双眼,真是难得碰上工藤新一喜欢的糕点:“回去的时候再买点好了。新一,嘴角。”


工藤新一伸出舌尖扫过嘴角,把吃到嘴边上的蛋糕渣卷到嘴里。


看他吃完了,黑羽快斗才问:“跟橘先生聊过之后觉得有什么疑点?”


工藤新一也正色道:“基本情况大致知道了,只是一问到车祸的事情就说不知道。”


“不过,”工藤新一摸了摸下巴,“我觉得车祸是真实存在的。”


“不愧是你,”黑羽快斗笑着点头,“你的感觉没错,这栋别墅附近,应该真的发生过一场车祸事故。”








3、


“这里是刚才我差点开下去那个弯道。”这条路上的车流量非常小,方便了他们两个在这儿看个仔细。


工藤新一马上明白了黑羽快斗想给他看什么,弯道这里的护栏有一段是新换上的,除非发生很大程度的变形,护栏一般是不会换的,“也就是说,这里也许曾经真的有个车子冲出去了。”


黑羽快斗点点头:“但是这么大的车祸事故,并没有相关的新闻报道。”


“是啊,而且路两边长了这么多的树,这种环境也不适合攀岩吧?”


“所以他们并不是在这里出的攀岩事故,而是在这里出了车祸,”黑羽快斗学工藤新一扶着下巴推理道,“这也是为什么,别墅没有建在更适合攀岩的山的另一边。”


工藤新一小心翼翼地往下面看了一眼:“这么大的落差,车子掉下去的话,爆炸的几率非常大。”


“没错,你还记得他们是怎么说的吗?太太尸骨无存,如果发生爆炸的话,尸骨无存当然是有可能的,但是……”


工藤新一了然地点点头,接着他的话说道:“但是这样的话,这片树林也会烧毁,最后发展成森林火灾也是有可能的。”


“好啦,别皱眉了,”黑羽快斗拇指按在工藤新一眉头,顺着一双好看的远山眉从头按摩到尾。占完便宜之后,手指灵活一动,变魔术一样拿出一张名片,“我这儿还有新线索,租车公司的电话,打打看?”


“哪儿来的?”工藤新一伸手去拿,被黑羽快斗躲了一下,扑了个空。


黑羽快斗把名片举过头顶:“别抢,工藤新一你好幼稚,回车上歇着去,我来打。”


工藤新一被强行按回车里旁听,一刻钟之后得出两个结论:橘一郎那天租过车,但是逾期未还;后来有人说车丢了,赔了一大笔钱,这个人竟然就是管家七濑川。


工藤新一挑眉笑道:“七濑管家?越来越有意思了。”


“还有更有意思的呢,”黑羽快斗放下手机继续说,“这个租车公司的电话还是七濑管家亲手交给我的。”


黑羽快斗把工藤新一拉下车,在弯道处蹲下来:“我突然有一个想法,橘夫人找不到尸体,七濑管家说车丢了,也等于是找不到了。这两样事物的共同点是——都消失了。”


工藤新一意外地看着他:“快斗,你不会是觉得……”


“我就是那样想的,”黑羽快斗拉着工藤新一伸过来的手站起来,“常人根本不会想平行宇宙的问题,就像如果你找不到一直放在桌子上的杯子,就会疑心是不是自己放在了别的地方。但是,如果平行宇宙的理论作为常识科学在人们心里根深蒂固的话,第一反应就应该是:我的杯子跳跃到平行宇宙去了。同理,妻子没了,橘先生只会往失踪,死亡,谋杀的方向考虑。而不会想,她是不是跳跃到另外一个宇宙空间里去了。”


“看来,他们应该委托的不是你啊新一,”黑羽快斗打了个响指,“这次好像是我的领悟了。”


黑羽快斗走到弯道处用手比划着:“车子没有掉下去,而是消失了。车子冲出护栏,橘太太也许觉得车子要爆炸,于是拼命把橘先生推出车子外面,然后在爆炸的前一秒,整台车子和橘太太一起消失了,去了另外一个……”


“平行世界里。”


工藤新一睁大了眼睛。




“既然管家先生这么好心给我们线索,那我就去好好问问他,”几百辈子没接过活的黑羽快斗异常兴奋,“我越来越觉得这非常有道理,新一你说的那个神奇的初遇,橘一郎先生说太太像神女一样出现,那次就是一个空间跳跃,他觉得神奇吧,因为橘安美女士根本就是凭空出现的。”


“所以既没有爆炸,连被车子压坏的树都没有,橘太太又跳跃走了,就像从来没出现过这场车祸一样,”工藤新一接着说,“只有橘一郎先生记得。”


黑羽快斗理解地点点头:“一般人亲眼目睹到一个大活人消失在自己眼前都会去看心理医生的吧。”


工藤新一反驳道:“不一定哦,我第一次听你科普这些的时候,可是瞬间就相信了。”


“你不是一般人嘛,名、侦、探。”




别墅里的气氛又恢复了初来时的尴尬,厨房里飘出来勾人的饭味,橘一郎在餐厅里招呼他俩来吃饭。

橘一郎奉行“食不言”,饭桌上没人说话,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面面相觑,吃饭都不敢大声,只能眉来眼去地用眼神交流。


饭后,橘一郎阴阳怪气地拒绝了七濑管家帮他上楼的请求,于是这活儿落到了来查案的两个人身上,黑羽快斗背着橘一郎,工藤新一则帮他搬轮椅,费了一番功夫之后终于让橘一郎睡下了。


工藤新一打着哈欠走出主卧,往客房走过去,黑羽快斗紧跟在他身后把门锁上。


工藤新一一边解领带一边玩味地看着他:“搜查官先生,你该出去工作了。”


“我知道,”黑羽快斗凑上来,拉着他的手腕把人摁在墙边,圈在自己的臂弯里,“走之前要个奖励可以吗?”


工藤新一轻轻笑了一声,额头抵着黑羽快斗的额头:“等你解决了案子再讨赏也不迟。”


然而黑羽快斗一直都不太听话,他快速亲了一下工藤新一的嘴角,蜻蜓点水,一触即分,可见是个惯犯。


他在工藤新一打他之前跑出去关上客房的门,一转身就看见七濑管家站在他身后。黑羽快斗早有察觉,但还是装模作样地表演出被吓了一跳的样子。


管家指指客房的门:“工藤先生睡下了?”


黑羽快斗点点头,“嘘——”了一声把管家拉走到楼梯口。


管家面露难色地搓搓手:“工藤先生要睡多久?老爷可是有些着急。”


黑羽快斗笑道:“没关系,有你我就够了。”


“你和我?”


“没错,”黑羽快斗打了个响指,空气中浮现出一块近似透明的铭牌,“七濑先生,看起来有必要重新自我介绍一下了。我是黑羽快斗,K1星系第1412号搜查官。”









4、



“我还是第一次见搜查官,没想到这么年轻。”


“能力和年龄无关,”黑羽快斗开门见山道,“那次车祸和一次随机平行宇宙间跳跃是同时发生的,对吧?”


“没错,”七濑川点头,“这里的人想不到,我看一眼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推测是太太吧护具套在了老爷身上,把他推出了快要爆炸的车子,没想到紧接着出现了随机跳跃。”


“于是救援的人来了之后看到身上穿着护具的橘一郎先生,自然都以为是攀岩事故,”黑羽快斗说,“而亲眼看到自己妻子瞬间消失的橘一郎先生,因为实在无法相信这一事实,精神上出了很大的问题。”


黑羽快斗不解道:“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把事实告诉他呢?好好说的话,总会理解的吧?”


七濑川摇了摇头:“也说过的,但是老爷总以为太太是去了’那边的世界’,要自杀去陪太太。”


“如果不是及时发现,他真的就没命了,那之后,老爷精神更加不好,再加上医生也说不能再刺激他,我也不敢再提。”


“而在那之后,老爷开始固执地要找侦探调查太太的死因,我发现他慢慢地开始怀疑我,这样其实挺好,至少他能凭着这么一股劲生活下去。”


说到这,七濑川放下浇花的水壶,走过来拉住黑羽快斗的手:“今天见到您真是幸运,我不敢问您规律跳跃的具体数据,只求求您能告诉我这两个宇宙下一次相连是什么时候。”


话说的饱含真情,黑羽快斗不为所动,拿出一纸条文:“您应该知道随机跳跃后要在当地社交媒体上发布信息通过暗语主动联系当地搜查官吧?我知道很多人无视这个规定,但被我主动发现的话,要受处罚的啊。”


“而且你这不是也想通过宇宙穿梭让他们两个重新相见吗?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早点求助于搜查官呢?”


“我太自私了,”七濑川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我是逃债路上随机跳跃来的,报告之后多半会被送回去,我不想……”


“可是你又在期待着我的出现,期待着有一个好心的搜查官同情你,告诉你能让他们两个人相见的契机。”


七濑川用期待的目光看着黑羽快斗,眼神里盛满了渴求。


“这是违规的,”黑羽快斗摇摇头,“我们掌握跳跃规律的同时,就承诺了要保密。不然怎么做搜查官。”


“但是我可以告诉您,这样的机会不远了,而且说不定这次橘一郎先生可以到我们那边去呢。”


“诶?诶!”七濑川意外道,“这……这个宇宙的人可以?”


“千万分之一的几率。”黑羽快斗说,就像是个奇迹。


“真的有,真有那样的先例吗?”七濑川说话都磕绊起来。


“当然有啊!”黑羽快斗笑道,昂头看向客房的窗户,那个先例三年前穿云破空而来,在江古田的钟楼上跨越了410亿光年的距离出现在我面前,他啊,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


黑羽快斗看着管家不敢相信的表情,继续说道:“您只要告诉橘一郎先生,要好好活着,因为死了的话,才是再也没办法见到了啊。”





工藤新一做了个梦。


他看着江户川柯南被实体化的黑暗缠住了身,又看到嚣张的怪盗用一张扑克牌解了他的围。怪盗有一个和黑暗夜色格格不入的白色披风,他一步一步踏碎黑暗,然后抱着江户川柯南飞上了天。


工藤新一旁观着江户川柯南和怪盗基德脱下伪装,变回本来的样子,旁观着他们两个拌嘴吵架和好,看着这短短的三年默片一样在他眼前放完。


我当初怎么就信了黑羽快斗说的什么平行宇宙?工藤新一纳闷地想,如果不是见过他工作的样子,真的不会相信这种跟做梦一样的事情。


工藤新一又想,也许我一直是在做梦呢,庄周梦蝶,分不清是梦是真,也许我醒了之后平行宇宙什么的也就不存在了,我还是要继续当小学生,还要继续追查组织,唯一的收获是知道了怪盗基德的真实身份是黑羽快斗。


然后工藤新一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是梦的话我干嘛要和黑羽快斗谈恋爱?直接被吓醒了。


“新一?”


工藤新一睁开眼,看见黑羽快斗坐在床边,右手和他十指相扣,掌心传来的温度要多真实有多真实。

“做梦了么?刚进来就听见你在叫我。”


啊糟糕,工藤新一想,怎么还说梦话了呢。他放开抓着黑羽快斗的手,含糊回答道:“唔,梦到第一次见你了。”


“蓝色奇迹那次?”


“不是,是第一次见作为搜查官的你。”


“哦哦,”黑羽快斗抱住他拍拍后背,“那天吓了一跳吧?是不是觉得超恐怖超害怕。”


“没有害怕”,工藤新一推开他,白了他一眼,“我当时又不是小孩子。”


“是是,名侦探从小就胆大的不得了。”黑羽快斗笑道。


真的没有害怕,因为当时你出现了,所以我完全没什么要怕的。三年前你带我飞的那次,和刚才一样——


“事件解决了吗?”


“嗯,七濑先生在花园等我们,走吧。”


——和刚才一样,你紧紧拉住了我的手。








5、


七濑管家整个人都轻快了许多,浇花都换成了用水管浇,水喷出去再落下,天上就出现一道小小的彩虹。


“您要走了吗?”


“是啊,”工藤新一说,“事件很好地解决了不是吗?”


七濑川突然问:“您不担心黑羽先生哪天突然消失吗?”


“他消失过,”工藤新一摸着中指上的戒指说,“不过每次都又出现在我面前了。”


“我知道您想问什么,我一点儿都不觉得这是个问题,”工藤新一笑道,“我的恋人是个极度随心所欲的人,又不太守规矩。他能跳过宇宙间规律、科学的限制一次次出现在我面前,我一直觉得是个奇迹。”


“所以他跟您说的那件事情,也请相信。毕竟他可是万里挑一的搜查官。”说完这句话,工藤新一走到黑羽快斗开过来的车面前,朝七濑管家挥手致意,这件案子画上了句号。




回程路上工藤新一去便利店买了两天份的小蛋糕。


“刚刚我去开车的时候七濑先生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工藤新一吃着蛋糕含糊地说,“你上午不是说要24小时看着我么?搬到我家去吧?”


黑羽快斗被突如其来的同居邀请砸昏了头,在理智滑向深渊的前一秒悬崖勒马,假惺惺装模作样地拒绝道:“我们交往才三个月,而且没名没分的,不太好吧……”


工藤新一看也不看他,并且暗自决定要是三句话之内这人不答应就永久撤回邀请。


“你想要什么名分啊?”


黑羽快斗嘿嘿地笑:“什么‘ハニー(哈尼)’啊,‘ダーリン’(达令)啊……之类的。”


“简单啊,”工藤新一撕了张便签纸,拿出上衣口袋里的钢笔写:My Darling 然后拍到了黑羽快斗身上。


“现在你有名分了,回去就收拾行李,今天晚饭我想喝粥。”


“遵命。”





-End-







这篇的灵感来自于73说:魔快和名柯是不同的世界观。那么这两个人是如何如此频繁见面的啊?穿越吧【x】 于是就写了这篇文。文中我说的新一跨越了410亿光年见到了快斗,用的是视界平行宇宙的理论,是人类能观测到的最远的宇宙。跳出这个距离,也许外面会有不一样的世界。想说的都在文里,他们两个都是奇迹,再次祝我的侦探工藤新一生日快乐。



评论(7)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