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生非】夜

一如既往段子瞎几把起名,和内容没太大关系,作用只是点明时间~

-------


凌晨一点。


歌舞升平,纸醉金迷的上海滩终于沉寂下来,连百乐门都关门谢客,街上一片黑灯瞎火。西区的美高美却依旧灯火通明,烁彩流金,原因无他,只因洪家二当家今夜又宿在美高美。


已是深秋时节,月色都凉得渗人。罗浮生窝在沙发里看报纸,没看几个字就头一歪睡了过去,拿着报纸的手垂在地上,报纸则摊开铺了一地,头版头条上几个大字引人瞩目——神探罗非再破迷案。




罗非一打开门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罗浮生半个身子在沙发外面悬空着,再不安分一点就要摔下来了。这人平时在床上睡觉还要从床头滚到床尾,这么小的沙发当然不够罗少爷折腾。


罗非看得一阵头疼,叹了口气走过去,俯下身子抄起人的膝弯一把把人抱在了怀里。


罗浮生悠悠睁开眼扫他一眼,罗非勾唇笑了:“又在这儿睡,什么时候醒的?”


“你开门的时候,”罗浮生在他怀里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要带我去哪儿啊?”


“我家,”罗非在他额角上亲了一下,“回家睡去。”


罗浮生眨了眨眼,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然后把脸往罗非温暖的胸膛里一埋,重新闭上了眼睛。


他现在完全收起了洪二当家的浑身尖刺,柔软又乖巧地被人抱在怀里浅眠,罗非看他这样子,只觉得有个小爪子在心上最软的地方挠着,他放低了声音和罗浮生说话:“今天干什么去了,累成这个样子?”


罗浮生眼皮颤了颤,声音因为睡意加持变得细糯:“唔……下午在松江码头活动了活动筋骨。”


罗非没忍住,噗嗤笑了一声。他这一活动,连累警察局的忙活到十点多,加班加点地审人,罗非想从警察局借一两个人手都被局长亲自拒了。到头来搅起腥风血雨的那个人却脱身出来,好好地待在美高美吃饭睡觉,半干的发丝上还残留着香波的薰衣草香,一点儿也看不出来这人下午沾过多少人的血——玉阎罗的名号不是白来的,罗非心里感慨道。


他低头看罗浮生睡着的侧脸,都到了深秋了,罗浮生还穿着他那件金贵的蓝色丝绸睡衣。睡衣领口随意敞着,露出大片白得像玉一样的肌肤,嶙峋的锁骨周围依稀还能看见没有消退的红痕——那是前些天罗非亲上去的。


罗非的目光从罗浮生细嫩的脖颈流连到睡衣的V字领口尖,种种旖旎的心思扰得他呼吸一紧,禁不住咽了口唾沫。


“看哪儿呢探长?”罗浮生突然睁开眼,颇为轻浮地勾了一下罗非的下巴,装模作样地把衣领拢了拢,“啧啧,假正经啊探长。再看收费了。”


罗非被人揭穿,没来得及尴尬,却先觉得这个场景非常之奇妙。罗浮生追他的时候矜持幼稚得跟什么一样,现在却耍流氓耍得行云流水,毫不滞涩——可见狼不管披什么皮终究是狼,早晚摇晃着尾巴一口把你吞了,简直和他在床上的表现一模一样。


罗非无可奈何地笑了:“人都是我的了还不许我看一眼?”


罗浮生哼哼着翻了个白眼,明显是被讨好了的样子,再次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车就在楼下停着,罗非弯下腰,慢慢把怀里的人放到车内软软的垫子上,然后钻上车,把自己的披风盖到罗浮生身上,耳语着说:“我们回家了。”


End啦


====


附送一个小剧场👇


车开到一半,罗浮生突然迷迷糊糊睁开眼,抓着罗非的手含糊不清地说:“我有点东西忘了……”


罗非一愣:“什么?”然后趁势把人的手往这边拉了拉。


罗浮生轻轻皱了皱眉,摇头道:“没事儿,不是要紧的东西。”


罗非想了想,美高美那个房间大则大矣,但没有罗浮生的私人物品,那只是一个临时落脚的地方罢了。罗大少爷的衣服也自然有人收着,罗非思来想去,非要说的话也只有那张报纸了。


哦,报纸。罗非心里一软,凑到罗浮生身边:“别人写的我,有什么好看的,至于这么念念不忘?”


而罗浮生被人看破心思之后犹如老僧入定,彻底不说话了。


他当初追人时候那种端着的矜持在此刻体现得淋漓尽致,任凭罗非怎么温声软语好言相劝他都不搭理罗非了。




不过后来罗非还是知道了罗浮生惦念那张报纸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那篇报道,而是因为当时刊登的那张照片。照片上罗非抱着一只小猫,低头笑着,温柔无比地摸着小猫的头。这张黑白相片被人小心裁下来,放在了罗浮生的钱夹里,日日夜夜地带着。


罗非无意看见的时候简直要给罗浮生这点小心思跪下了,当即把罗少爷从戏台上拉到照相馆里拍了几套,挑好的分别往两人的书房里放了一张。罗浮生钱夹里的那张也换成了两个人的合照,照片里罗浮生勾着罗非的肩膀,笑得一脸满足,而罗非偏着头,宠溺无比地亲着他的额发——亲密无间,没有什么能让他们分开。


评论(1)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