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快新】The Starry Night

放个小小片段,这篇会扩写成一个短篇。题目先随便起的。


然后清明要去武汉,有没有武汉的朋友推荐一哈吃的,想要具体一点的店铺>.<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王宫的晚宴上灯影流转,精灵飞来飞去给客人们倒果酒,年轻的王公贵族揽着娇俏的舞伴滑进舞池。全要感谢那位魔法师,舞厅的穹顶上此刻满天星斗,闪银色的粉末扑簌簌落下,分不清是幻是真。


他是这个大陆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是最受瞩目的年轻魔法师,最受国王器重的得力助手,是几乎所有性别为女的生物的梦中情人。今天晚宴上来的一半人是为了他。


黑羽快斗端着杯香槟躲进角落,终于松了口气。他好不容易躲过了一众的恭维和应酬,从人群中一出来发现又开始跳舞了,最后只好变了个装,不然绝对被缠着去跳舞。


他礼貌地向举着托盘的侍者要了最后一块柠檬味的点心,然后向顶楼的花园走去,一想到要见他家小精灵,黑羽快斗脚步都轻快起来了。让他等了这么久,一会儿道歉都要好久的吧?


顶楼上的风有些凉,黑羽快斗跑上去,看人背对着他坐在栏杆上,小腿垂下去一晃一晃的。黑羽快斗突然有点难过,楼底下的宴会那么热闹,他这个独自坐在顶楼的背影未免显得太孤独了点——虽然是这个孩子自己不想下去的。


黑羽快斗悄悄走过去:“新一?回家了。”他把人从栏杆上抱下来,把人揽在怀里的时候碰到了工藤新一被风吹的有点凉的手,“冷了还不进去待着。”他刚从那个暖融融的大厅里上来还不觉得多冷,但是工藤新一好像真的在这吹了好久的风,而且这个温度对小孩子来说也有点难以消受了。


“抱歉新一,应该早点来找你的,”黑羽快斗轻轻念了咒语,周围的空气立刻暖和起来了,“柠檬派没有了,柠檬蛋糕可以吗?”


“你哄那些贵族小姐的时候也这么随便吗?”工藤新一掰了一小块放进嘴里,抬起头冲黑羽快斗眨眨眼睛,“别不承认,我都听见了。”


黑羽快斗愣了一下,第一反应是我家新一又变厉害了,偷偷溜进来守卫都发现不了。然后有点开心,没想到工藤新一进来,放着那么多好东西不看反而专程来盯自己。


于是黑羽快斗就想逗逗他:“都听见什么了,跟我说说?”


工藤新一舔舔手指,又去掰下一块,嘴里学着女孩子尖细宛转的声音:“黑羽君,我的吻甜不甜呀?”


学得还挺像,黑羽快斗笑了一秒,马上说:“今天没人亲我啊,我清白的,你说的那次也是飞吻的对吧?”


工藤新一靠在他怀里哼哼:“我看那些人都挺喜欢你,想亲你。”


这是吃醋了,太可爱了吧。黑羽快斗有点苦恼,小孩子的心思虽然简单但是细腻,觉得喜欢就是要亲吻,又觉得你要是喜欢了别人就会不爱他不要他了,总之就是非常不好哄。


明明刚捡回来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啊。黑羽快斗正想着怎么开口的时候,突然被工藤新一偷袭了,他拉着黑羽快斗的领带在他嘴角亲了一下,然后靠回黑羽快斗臂弯里笑着看他:“尝尝我的吻甜不甜啊?”


黏糊糊的?黑羽快斗舔了下嘴唇,是蜂蜜。他用手擦掉工藤新一嘴角的蛋糕渣,怪不得吃了一嘴,原来在嘴唇上涂了蜂蜜。“特别甜,谢谢新一。”


马车里铺着天鹅绒的毯子,黑羽快斗慢慢把他放进去之前,工藤新一就在他怀里睡着了。刚刚应该亲回去的,黑羽快斗想。他让马车里温度升高了点,把工藤新一额前的碎发撩起来尝试了几次,最后还是没那个勇气下手。


黑羽快斗看向窗外,叹了口气,快点长大吧新一。

===



所以有没有武汉的朋友来推荐一哈餐厅【仿佛这才是主要目的......有没有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