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快新】How do I love thee?

感冒了,非常难受,写写傻白甜。

OOC  OOC   OOC 不适请退出阿里嘎多

题目是文中提到的那首情诗










第七次。


今天是第七次在地铁上遇到那个人了。


工藤新一往门口挪了挪,然后感受到那道目光也粘了过来。


喂喂,怎么回事?今天盯得也太明目张胆了吧。工藤新一维持一个姿势太久,感觉身子有点僵,他抬手揉了揉后颈,在车门打开的一瞬间跳下了车。


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黑暗组织事件之后,工藤新一低调地回归了,他平稳地上完了高中,顺利地考上了理想的大学,过着悠闲又有滋味的日子。


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依然时刻小心着黑暗组织会不会卷土重来,警惕心虽然不可少,但是这几次悄悄盯着他的人并不是组织的人。


当然,也并非哪个好事的想要围观名侦探的路人。


虽然这两年他学会了藏锋于鞘,但也有自信那不输十七岁时的敏锐和锋利依旧能帮他逮住一个小小的偷窥者。


但是一次也没有抓住过,只有一次看到了那个人的身影,像是个穿着制服的高中生。






服部平次合理推测:“是个高中生跟踪你?是不是暗恋你的女生?看你长得还行所以多看两眼?”


正好路过食堂反光玻璃的工藤新一看了眼自己的脸:“有道理啊服部!”


服部平次:“……别膨胀啊,帮你认真分析STK呢。”


工藤新一摸着下巴:“那个身影不像女孩子。而且我每次回头看的时候真的一个可疑人员都没有。”


“看来有点本事啊,”作为见证黑暗组织事件的人,服部平次其实有点担心好友,“不然下次我帮你看看?”


没想到工藤新一拒绝了:“不用了,我已经有点眉目了。”


“哈?”


“这张纸,是那个人今天塞到我包里来的。”工藤新一展开了那张纸片,上面写了几行类似暗号的东西。


服部平次看工藤新一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解开了暗号,果然,工藤新一点点头,又露出了那个标准的自信笑容。


“那就让我去会会这位神秘的高中生吧。”











“江古田钟塔广场,下午六点。”纸上的暗号难度很低,工藤新一用了二十分钟就解出来了。


所以我来了,那位仁兄在哪里啊?


工藤新一原地转了一圈,脑子运转飞快。下一秒,思维却被突然敲响的钟声打断了。


“当——当——当——”


厚重肃穆的钟声响了十八下,伴随着拂面的春日晚风,回荡在小小的广场上。镇上的人对此习以为常,并没有收住匆匆的脚步,但是工藤新一是第一次见到此番景象——被金色橘黄色夕阳笼罩着的钟楼以及腾空而起、扑棱着白色翅膀的鸽群,那是一副构图精巧的美丽油画。


钟声将尽,工藤新一低头笑了一下,然后朝着空气挥了挥手。


既然这样,那就谢谢你请我来看这幅美景,再见了,不知名的朋友。


工藤新一在最后一声落下之前抬腿离开了广场,和钟声一起落下的,还有一丝细微的咔嚓声。





“目黑川,下午七点。”


这已经是小半个月里第五个暗号了,依旧是难度较低的暗号,只让工藤新一上课的时候开了个小差而已。


按照之前几次的习惯,这次大概还是让我来饱饱眼福的吧。


工藤新一心情轻快,跟着人流沿着樱花步道慢慢移动。江边万盏灯笼亮起,光影流转,流水潺潺,花枝随风轻颤,一阵樱花雨下,空气中荡漾着游人的欢声笑语。


工藤新一往前跑了一段路,在一处人比较少的栏杆附近停下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抬手把落到头顶上的花拿下来闻了闻,极淡的花香涌入口鼻,是非常愉悦地享受。


他象征性地看了眼周围,当然和前几次一样什么发现也没有。工藤新一伸了个懒腰,他已经不在意揪出那个神秘人了,不纠结这件事之后,只是单纯地去欣赏景色才是绝佳的体验。












“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有人害你啊。”服部平次现在觉得整件事和工藤新一的态度都特别奇怪,可是实在想不出工藤新一这么做的原因。


工藤新一反倒是越来越无所谓了:“可能是经过了组织的事情之后,没有什么人能吓得住我了吧。”


服部平次反复打量他:“工藤,你不会已经和那个追你的女生谈恋爱了吧?”


工藤新一真情实感地喷饭了:“想什么呢你?都说了没见过那人的脸了。”


工藤新一觉得服部平次脑洞越开越大,越开越不靠谱,于是露出了标准的白眼:“你今天到底要跟我说什么事情?快说!不说我吃完饭就走了。”


服部平次拉住他:“说说说!这事比较重要,沉寂快一年的怪盗基德又发预告信了。”


“是嘛?”工藤新一笑容渐渐扩大,然后无情地摆脱了服部平次抓着他的手,“那个啊,你自己去吧,我今天有约了。”


“哈?”服部平次在他身后怒喊,“谁啊?”


“那个神秘高中生啊,拜拜~”


服部平次比中指,是春天到了的缘故吗?别说工藤一看就是一脸恋爱样,就连那个怪盗基德的预告信都是一首情诗。



“情诗?”


工藤新一还是在换衣服途中接到了目暮警官的电话,果不其然是要他帮忙解开暗号的。


“是啊,还是一首英文情诗,警视厅倒是有会英语的人才,只是解不出他的暗号。”


工藤新一挑了下眉:“我看到您传的照片了,我猜他是要在晚上九点去偷那个宝石,至于我怎么解出来的……回头再给您解释,我有急事要办,您信我就对了。”


电话那头挽留的话刚说出口,工藤新一就挂断了电话。他站在镜子前面打着领带,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情诗是吗?那就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别的手段吧,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怪盗先生。










“东京塔,下午七点。”


工藤新一这次根本没有花时间去解暗号,因为那张纸上明明白白写着:“期待晚上七点在东京塔与你相逢”。那下面还有一行字:“九点去拿那颗宝石哦。”


哪有这样的小偷啊……工藤新一翻个白眼,这不是挑衅么!


“喂,玩够了就出来吧。”工藤新一喊了一声,然而四下无人,只有他的轻微回声。


搞什么啊,工藤新一不满地小声嘀咕,拿起桌上的高脚杯给自己倒了点红酒,朗声道:“我可是为了见你这个大艺术家特意换了一身新的西装,结果你还迟到。”


玻璃窗外,街灯车灯和万家灯火交织,从东京塔上看去谱成一首曼妙的夜曲,华丽又炫目。


“什么时候认出我来的?”幕后主使终于出现了。


“第一次,那个钟声敲响的时候就知道了,”工藤新一转身盯着一身白袍的月下魔术师,语气有点不满,“毕竟是我参与抓捕过的小偷,你这个提示未免也太简单了。”


“哦哦?名侦探对每个经手的小偷都有印象吗?”怪盗基德也倒了杯红酒,握在手上优雅地转着杯子。


“那倒没有,”工藤新一走过去和他碰了一下,“我只对特别的小偷印象深刻。”


基德愣了一下,感觉今天的工藤新一意外地且莫名其妙地很撩人,这是干嘛?挑衅吗?


“哦?那我算特别的了?”基德心里哼哼了两声,比这个的话我还没输过呢。


工藤新一拉了个椅子坐下,仰视看他:“明知故问哦KID。”


“哦对了,”工藤新一打了个响指,“还没问你名字呢,我说的是真名,这个应该告诉我吧。”


“那当然,”对面的人脱下白礼帽朝他鞠躬致意,“初次见面,在下黑羽快斗,非常……特别喜欢你、而且喜欢好久了,也非常想和你恋爱。如果你答应的话,趁着春天还没有结束,那些个景色,我们还可以一起去看看。”


……


黑羽快斗手心冒汗,快要爆炸了,三秒过去了,工藤新一都没讲话,还一边笑一边眨眼看他。刚刚那些话他想了好久,辗转反侧了好几个晚上,废了好几个稿,最后还是决定直白一点。结果说出去就后悔了,会不会太直白了?怎么办,现在气氛好尴尬啊。


还好口袋里硬硬的东西拯救了黑羽快斗:“啊啊!我带了见面礼。”


黑羽快斗掏出来一个小盒子:“因为想着你喜欢穿西装,所以我做了这个袖扣。”


工藤新一任由黑羽快斗抓着自己的手腕,托着自己的手戴上了那枚袖扣,简洁大方的边框包围着一颗晶莹的蓝宝石,和工藤新一的眸色一样的蓝宝石。


“谢谢,”工藤新一笑着点头,“和我的西装很般配。”


黑羽快斗紧张地活动了一下喉咙,感觉实在维持不下去poker face了,只能选择下线遁。


“请你暂且考虑一下我吧,”黑羽快斗正了正礼帽,打算射开窗户飞走,“那我要去赴宝石的约了,再见名侦探。”


“怎么又要走啊?”工藤新一一把拉住了黑羽快斗的披风,“我们才说了十分钟的话你就要走?那个贪心的怪盗呢?撩完就跑真刺激哈?”


黑羽快斗被动急刹,差点闪了腰。他心里一阵哀嚎,讲讲道理,到底是谁在撩人?有没有人能管管这个侦探了?我认输好不好!


然而事实证明,没人能管。工藤新一的嘴炮不管用来干什么,那都是杀伤力十足的:“而且你在一个侦探面前说你要去偷东西?想也别想。”


黑羽快斗还没反应过来,手上就被铐上了一副手铐,而工藤新一还在下命令:“不许解开,乖乖跟我走。”


太狼狈了,黑羽快斗捂脸,第一次见面就让我那么狼狈地逃窜,现在又带着我游街。黑羽快斗的披风盖在两个人被手铐连着的手上,穿过大街小巷被工藤新一带回了家。吹过风之后他冷静了许多,但心里还是乱作一团,复杂的心情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一样的。


“狼狈吗?我看你还是保持着那张poker face哦。”


黑羽快斗干笑两声,怎么把内心想法说出来了啊......


“我才狼狈吧?”工藤新一给他倒水,“为了和你这个女生们口中的情话大师对决,我可是鼓足了全部的勇气,但是好像不太成功,是我的态度不够明显吗?”


黑羽快斗愣愣地眨了眨眼,心想,不是的。是我一开始就被烧断了理智,脑子不好使,现在电路才刚刚抢修完毕。于是他飞快解开了手铐,在工藤新一反应过来之前紧紧抱住了他。


“是我反应迟钝,对不起。”黑羽快斗抱着他,清楚地感受到工藤新一加速跳动的心脏声。


原来我们都一样啊,名侦探。黑羽快斗觉得脸上的笑容真的收不住了,抱着喜欢的人的感觉太好了,还有工藤家洗衣粉的味道真好闻啊,工藤现在一说话就震得我耳朵酥麻。


“你反应不是一般的迟钝,”工藤新一语气中带了三分抱怨,“表白的话也是我先表白的。”


黑羽快斗愣了:“诶?什么时候?等一下你别说,我自己想。”


因为对抗神秘组织,有快一年没见到工藤新一了,解决之后重新偷偷盯着他也不过是这一个月的事情,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等一下,不会吧?黑羽快斗从怀里拿出来前几次拍的照片,都是以工藤新一为中心的人物风景图,人美景美的那种,有几张工藤新一好像还在挥手——


他不是在挥手啊!黑羽快斗泪流满面,他在比手势,那四张照片连起来了就是“L O V E”啊。


“对不起,”黑羽快斗声音越来越小,“我真的好失败,本来还以为是我的策划完美无缺,没想到全程被你带节奏啊。”


工藤新一看他这个样子异常可爱,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知道差距了吧,要再接再厉啊。”










第十五次。


工藤新一挠挠头发,为什么在一起了还要这样偷偷盯着我啊?他抬脚迈出车门,摆脱了那道异常粘人的目光。你自己再坐几站吧,拜拜。


没想到紧接着就被人搂住了肩膀,一颗顶着乱糟糟头发的头凑了过来。


“你怎么在这站下车了?刚开学就翘课啊?”


“我考上大学了啊,工藤前辈。”黑羽快斗又凑近了一点,几乎是贴着耳朵在说话了,“为了和你读一所大学,我可是特别努力。”


接着趁周围人不注意在工藤新一脸颊上亲了一下:“新学期第一个惊喜,新一还满意吗?”


工藤新一脸红了,用手蹭了蹭刚刚被亲过的地方:“马马虎虎吧。”


“啊?”黑羽快斗委屈,“那下次直接吻你好了。”


“你给我适可而止啊!”











 

-Fin-



just想写写直球新一,他怎样都超可爱。

评论(7)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