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

一个八百字医务室师生
















“你都三年级了,”工藤新一叹了口气,开口又换成了绵绵软软一句话,“还疼吗?”


黑羽快斗摇摇头,脸上还挂着笑,他觉得自己都要被工藤新一宠上天了,现在哪儿哪儿都不疼,连酒精带来的刺激感都感觉不到了。


工藤新一看他这个样子,知道他多半也没事了。今天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黑羽快斗前几周教训了几个偷拿女生日记看,看完了还大声嘲讽的一年级男生,那几个男生记仇,几周之后终于在巷子里堵到了黑羽快斗。


工藤新一语气重了点:“那件事情你不管自然有老师管,现在被缠上知道麻烦了吧?”


黑羽快斗耸耸肩:“我无所谓啊,反正我都要上大学去了,难受也是他们难受。”


是啊,工藤新一想,有一个现在还在隔壁鬼哭狼嚎呢。“你也别高兴地太早,小心被留级。”


黑羽快斗笑笑:“那更好了,这样能和你多待一年,我也是很乐意的。”


工藤新一怀疑他这个嚣张的态度是与生俱来的,虽然他确实有这个资本,手上拿着国外几个顶尖大学的offer,当然无所谓。在人人埋头苦读的时候还有空翘一节课来医务室蹦跶。


所以追认也追的这么肆无忌惮?工藤新一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往后退了一步,靠着桌子抱胸看他:“没事了就回去,不可以翘掉下午的课。”


“我已经给你班主任发信息了,”工藤新一愉悦地把手机拿给他看,“他会好好盯着你的,你别想跑了”。


黑羽快斗眨眨眼,答非所问道:“工藤,你给人看病是不是从来不用开药方的?”


“只看你的眼神我就觉得舒服很多了,完全痊愈了一样,根本不用什么药啊。”


“你也就嘴甜点了,快收起你逗小姑娘那一套吧,”工藤新一拿起病历单写了一通交给黑羽快斗,“这些东西对我没用的。”


黑羽快斗把病历单放进口袋,又折回来:“那我总可以和你一起吃个午饭吧?”


“不可以,”工藤新一扫他一眼,又不忍心看他那个失落的表情,“今天我妈妈回来,我要回家吃。”


“那周末我们去看电影吧,我都买好票了。”


工藤新一那笔尖点点桌子,心想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要是这次还不同意,他肯定还准备着下次和下下次。


工藤新一想,我是不是太惯着他了,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同意啊。


他把白大褂挂在衣架上,换上了西装外套。


黑羽快斗打了个响指:“就穿这身衣服去,特别帅。”


这种话工藤新一都直接无视,他推门走出去,在楼梯口和黑羽快斗分别的时候又补上了一句:“电影的事周末再说。”


黑羽快斗乖巧地点点头,目送工藤新一消失在楼梯拐角处,然后雀跃着掏出手机开始预约周末的餐厅。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