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快新】神秘的直男友谊


工藤新一说:“我愿意呀。”


·白情快乐,写的依旧很仓促,差点赶不上(´థ౪థ)σ

·沙雕文和沙雕题目,还有很多捏他。

·一点点地服部和一点点点白马





服部平次突然磕起了快新。


其实也不能说磕,只是被论坛视频洗脑,再来审视黑羽和工藤的关系就觉得有点不对劲,用网络用语来说就是:越看越real。


工藤新一非常无奈,这么多年了,类似的传言都没有断过,甚至常年霸占各大CP榜单前三。


服部平次一个关西名侦探,很讲究证据的呀,当下就打开一个视频,直接拉到关键部分。


怪盗基德站在大钟上,直升机带来的风掀起了幕布,怪盗基德偏了下头,看见了坐在直升机上刚刚朝他开枪的那个和自己极为相似的人,正挑起一边嘴角冲他笑,像猫抓住了老鼠。


弹幕适时飘过一行字:确认过眼神,遇上对的人。


工藤新一:“……这眼神怎么了?我推理成功抓住嫌犯的时候不都是这个犀利的眼神?”


服部平次默默无视他装的这个逼,点开了下一个,可见准备充足。


怪盗基德依旧是骚包地出场,变鸽子变玫瑰花,谋杀菲林又收割芳心,张扬得不行。他从高楼上飞下来,悬停在半空,然后说:“不要害怕黑暗的梦魇,因为有我在你身边。”


服部平次据理力争:“你看这句话,明显是对你说的吧。”


工藤新一觉得冤死:“这视频明显把后面的尖叫和围观人员cut掉了啊,你也知道这个案子怎么回事,不要强行解释好不好?”


工藤新一非常无力:“我和快斗就是平常的朋友关系啊。”


服部平次这时就展现出关西名侦探应有的素质了,不放过蛛丝马迹:“你看看你这个称呼,就非常有问题。叫我服部,叫黑羽的时候就叫快斗,是不是很双标。”


工藤新一:“我也叫过你平次哥哥吧,在我是个小不点的时候。”


“那不一样的吧,”看书的白马探插了句话,“不然你以后叫我’探’试试?”


工藤新一酝酿了一下,觉得叫不出口:“……有点恶心。”


服部平次:“看下一个!”


这次是在山中佛堂,两个主角都在,江户川柯南折回屋里之后,怪盗基德轻轻嘘了一声,把麒麟角还回去之后画面一黑,接着是“啾~”的一声。


工藤新一敲桌子:“过分了吧!这怎么看都不是真的啊!”


服部平次这次也有点心虚:“别激动别激动,不过话说回来,你每次推理基本都喝黑羽独处半个小时,月光就不说了,玫瑰花黑羽也可以变出来,这花前月下的,你不想点别的什么?”


工藤新一:“不像你那么无聊。”


服部平次呵呵一声,并不认输,接着点开下一个视频,这个视频从标题看就非常与众不同:[快新考试必背篇目]


而且这个视频也非常简单,连画面都是静态的,一段煽情的bgm之后是一段对话——


“怪盗!??”


“嗯……”


“买了红夹克侦探的特殊卷!???”


“咳……那又怎样?怪盗就算喜欢上侦探了……也没什么不行吧?”


这可以算是半个实锤了,都直接说喜欢了,服部平次得意洋洋地等着工藤新一的解释。


“你联系一下上下文就知道他不是说我啊,”工藤新一翻了个白眼,又拉了个外援,“白马你觉得呢?”


白马探不想发表看法,他听不下去了,受不了这个明直暗给的气氛,于是把奶茶喝完,默默回宿舍了。


宿舍里只有一个人,还隐约有点饭味,是黑羽快斗回来了,正在宿舍吃饭。


“你回来了白马,你看到新一了吗?”


黑羽快斗说的十句话里面有九句都是跟工藤新一说的,剩下一句跟我说的还是问工藤新一在哪里。


白马探:“看到了,在奶茶店。”


“他不回来吃午饭吗?”黑羽快斗扒拉了几嘴饭,拿起手机开始给工藤新一打电话。


“新一你什么时候回来?哦好的,那你记得回来之后把粥热一下,不要吃凉的……”


白马探:“……”


黑羽快斗一边打电话一边吃,挂了电话正好吃完,然后碗筷都没收拾就往外跑。


白马探问:“你干嘛去?这么着急?”


黑羽快斗一边穿外套一边回答:“敲定一下后天我的魔术秀的相关细节,这几天都很忙,不说了我走了!”


白马探看看桌子上那份带给工藤新一的饭,又看了看黑羽快斗碰上的那扇门,又想起刚刚工藤新一说的那些话——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恰好工藤新一推门进来:“白马你在感慨什么啊?”


白马探拿了本书上床:“没什么,快喝你的粥吧。”



工藤新一用手试探了一下饭盒的温度,觉得并没有太凉,于是就直接吃了起来。黑羽快斗今天买的鸡肉滑蛋粥,自从上次他闹胃疼,黑羽快斗就负责起了他的三餐,连续一周几乎没有重样的。


工藤新一小口地喝着粥,黑羽快斗刚刚一边吃饭一边给他打电话,语速还超快,时间这么紧张吗?


工藤新一想说让他不要忙了,但是黑羽快斗大概不会听,纠缠下去不知道又会发展出什么不应该有的对话。


但是,什么是不应该有的对话啊?


一碗粥见了底,工藤新一还是没有从缠绕的线团中理出线头。推理是合逻辑的从已知推结论,但是恋爱的化学反应好像不能用常理和逻辑来解释。


服部并不是第一个来问的人,而工藤新一也从一开始坚定地解释变得有点心虚。并不是外界的环境对他产生了什么影响,工藤新一知道是自己的心境发生了变化。


只需要几格漫画就可以心动,用文字表达也不过三五行字,但真实的过程却像温水煮青蛙。


察觉了,也逃不掉了。






黑羽快斗卡着宿舍的门禁时间蹑手蹑脚的回来了,小心翼翼地上床,轻手轻脚地脱衣服。确认没有吵醒室友之后松了口气,然后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


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新一你干嘛啊?!”


“嘘——”工藤新一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你怎么回来这么晚,还不回我消息。”


黑羽快斗双手合十:“抱歉,实在是因为明天的表演有很多细节需要确认。”


工藤新一皱了皱眉,在黑暗中翻了个白眼:“那道具也要你自己做吗?”


工藤新一抓着黑羽快斗的手腕,力气还有点大,黑羽挣了一下还没挣开。


“你这个是某种打磨刀具造成的伤吧?还有这个印迹……”


黑羽快斗趁着工藤新一想要拿手机照明的空档连忙把手收回来了,他揉了揉手腕,正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对床的服部平次迷迷糊糊地起来了。


黑羽快斗:“……”


服部平次从深度睡眠中醒来,人还有点不清醒:“黑羽你在干嘛啊?回来了还不睡。”


黑羽快斗用气音说了句抱歉,看服部平次躺下之后,想再跟工藤新一说句话,一回头发现工藤新一已经躺下了,还拉上了两个人之间的床帘。


黑羽快斗松了口气,他轻轻碰了下手上的伤,还有点刺痛的感觉。感谢服部突然搅局,让新一没有继续纠缠下去,被他看出来就糟了。


名侦探真是越来越锐利,宿舍里这么黑,还能注意到这么点擦伤,黑羽快斗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可是我表现地这么明显,你能不能看出来我喜欢你啊,新一?






魔术师的表演秀如期而至,第二阶梯教室坐满了人,工藤新一学生会的工作结束后才匆匆忙忙赶到,正好赶上华丽的开场。


舞台上一束追光打到黑羽快斗身上,今晚他的开场造型是......


工藤新一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一脸冷漠:“……用大号出场你也真是大胆。”


于是,精彩绝伦的魔术秀就在同学们“KID”的惊呼声中开始了。这个造型一出来,工藤新一就知道黑羽快斗今天又赢了,他拿出怪盗基德的半成功力就足以让人移不开视线了,更别说像现在这样,几乎使出浑身解数,只怪舞台不够大。


表演在“白情的回礼”环节达到高潮,黑羽快斗换了身白西装,推了个礼物车出来。


工藤新一:“骚包。”


黑羽快斗朝观众优雅地鞠了个躬,然后拿起推车上的三片巧克力往空中一抛,巧克力在空中炸开,撒下金粉的同时一颗颗圆形的巧克力带着小降落伞精准地落到每一位观众的位子上——


“谢谢各位可爱小姐的巧克力,这是在下给你们准备的回礼哦。”


工藤新一拿起那颗巧克力球看了眼,好像还是最近很火的一款情人节巧克力,工藤新一眼角跳了一下:“他还真是雨露均沾啊。”


“但是呢,我也为一位特别的人准备了特别的回礼,就包在巧克力里面,”黑羽快斗抛出个wink,“如果发现了,也请不要告诉其他人,我们明天十二点再见面,谢谢大家。”


他话音刚落,阶梯教室里就响起一阵剥糖纸的声音,黑羽快斗目光扫过全场,推车下台的时候看了坐在第一排的工藤新一一眼。


工藤新一晃了晃手里没打开的巧克力球,在黑羽快斗催促的目光下笑了笑,然后把它放进了口袋里。





黑羽快斗准备了近一个月的魔术秀,只用了三个小时就落下帷幕了。


工藤新一站在天台上吹风,看着楼下陆陆续续离开的同学感叹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啊。


“新一?”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工藤新一不用转头都知道是谁。


“所以说,”工藤新一掏出某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塞到他衣服口袋里的东西来,“你手上的伤就是打磨这个造成的吧?”


黑羽快斗换了一身和工藤新一同款的黑色西装,这还是他们两个打辩论赛的时候一起买的。


“是啊,不小心做坏了一个,只能赶工了,结果把手划破了。”


“送我这个,是要表白吗?”工藤新一跳下栏杆,朝黑羽快斗摊开手心,那是一枚戒指。


工藤新一因为紧张手有点发抖,他把巧克力球揣回口袋里的时候才感受到这个戒指的存在。不知道黑羽快斗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但是他要忙完学生会的事情再回屋换衣服,再跑去阶梯教室,肯定不会注意到口袋里有东西,黑羽快斗也一定是注意到了这一点才这样安排。同时也算准了他肯定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当场查验那个巧克力球。


工藤新一握紧了插在西裤口袋里的手,既然送戒指的话,不会有别的意思了吧?


黑羽快斗拿起他掌心的戒指,拉着工藤新一的手把戒指戴在了他的中指上,咽了几次口水才慢慢开口:“是,是要表白的意思。”


“新一,我喜欢你……”黑羽快斗咳了两声,“喜欢你很久了,所以……”


好像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紧张,也是难得。工藤新一觉得自己倒是完全冷静下来了,黑羽快斗一点儿也不像刚才那个在台上那个游刃有余的魔术师了,有点手足无措,现在又在组织语言了。


“那个……”工藤新一把手抽回来了,“不好意思啊,你抓我手抓得有点用力。”


但是,工藤新一想,不管你准备了一个多么蹩脚的表白,我都会答应的。


黑羽快斗突然被打断,愣了一下,然后摁了一下那个戒指:“我在里面刻了凸起的字”他把戒指移开一点,给工藤新一看他手指上印上去的“King”,接着又说了一遍:“新一我喜欢你。”


“知道了,”工藤新一想,这人脑子不会是烧坏了吧,“所以说重点啊!”


黑羽快斗看着工藤新一朝他晃着手上戒指的动作,释然地笑了:“所以新一愿意和我交往吗?”








-Fin-










一个后续:


服部平次宣布快新脱坑,原因是黑羽快斗魔术秀之后连续一周中午和不同女生见面。


黑羽快斗焦头烂额,好多女生声称吃到了不同的巧克力,他只能一遍一遍地去解释,人处在崩溃边缘。


“黑羽,要给你带饭吗?”服部平次非常贴心。


他一个抬头,看见了工藤新一也朝他微笑着挥手打招呼,用那只戴着戒指的手。


黑羽快斗:虽然很开心但是冷汗直冒。


黑羽快斗把右手抵在嘴边做思考状,然后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中指上的戒指:“同学,真的不是那颗珠子哦,你快去吃饭吧。”


工藤新一挑眉:“你也快去吃饭吧?”


黑羽快斗非常自然地搂过工藤新一的脖子:“对对对,吃饭去啦!”


被戒指的反光照到的白马探:……



两个后续:


时隔一个月,工藤新一终于想起来当时自己想要问什么了。


“2月14号我好像没送你东西吧?你回的哪门子礼啊?”


黑羽快斗泡了杯咖啡推过去:“你给我做巧克力了吧?”


工藤新一:“!”


黑羽快斗笑笑:“袖子上沾了一点点可可粉,垃圾桶里有撕碎的巧克力做法的菜单,接着我就自恋地猜测了一下。不过看你刚刚的表情,真的是做给我的?”


工藤新一觉得非常丢人,脸都红了:“实在是没你那个搓巧克力球的本事,都扔掉了。”


他当时本来想搞点花样出来,结果实在是做不来这些,那天又非常忙,最后只能和往年一样什么都没送。


“没关系,”黑羽快斗捧起他的脸,“今天吃也是一样的味道。”


这个吻和巧克力一样,又浓郁又甜。





-真的FIN-

评论(9)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