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哩哩毛

海外唯一指定快新经销商

🐈

江户川柯南就像一只猫。


这个念头 ç¬¬ä¸€æ¬¡å†’出来的时候黑羽快斗正在喂他救下的流浪猫,那只猫把脸埋在他手心里舔牛奶,末了乖巧地蹭了蹭他的手腕,让他无端想起前些天江户川被毛利兰当做小孩子一样揉脑袋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幅眯着眼笑的无比满足的样子。


结果隔天就在游乐场里撞见了少年侦探团,江户川柯南被那几个小孩子围着,摆着张臭脸被不情不愿地戴上了一对猫耳。


也许是打赌输掉了?黑羽快斗被这种猜测逗笑了,让多少罪犯乖乖认罪的名侦探居然输给一帮小学生啊。


接着那几个孩子散开了一点,又拉着灰原过来拍照。这下黑羽快斗看清了江户川柯南戴着猫耳的脸。虽然脸上满是无奈,但是那对逼真的黑色猫耳就像本来就长着的一样。黑羽快斗愣了一秒,在江户川柯南转身之前悄悄地拍了张照片。


然后这个认知就像野草一样疯长。江户川柯南的外表又小又软,内里却住着位福尔摩斯。黑羽快斗不止一次看到江户川用稚嫩的童音让罪犯对他放松警惕,再一针见血地揭开对方老底。就像他经常见的那只流浪猫,上一秒还蹭着人裤脚,下一秒就能溜到人家家里偷厨房里的东西。黑羽快斗有一次去喂它,那只猫脚边剩了一副鱼骨架,它伸出舌头舔了舔脸,看着满身鸡皮疙瘩的黑羽快斗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


简直和江户川抓住他的时候的表情一模一样。


大多数时候还是可爱的,黑羽快斗想。不过现在——江户川站在天台上和宿敌再一次对峙,嘴里噼里啪啦逻辑清晰地指出怪盗那拙劣又漏洞带出的手段——现在倒像只骄傲狮子了,自信的眼神闪着光,盯得人想动都动不了。


但是!也是三岁的狮子,不能再多了!


结束推理的江户川柯南向前走了一步,离怪盗近了一点。


“所以说,你手指的伤口是怎么弄的?”明明前天还没有。


黑羽快斗因为这个小小的关切有点开心,他笑了笑:“路上急着摘玫瑰,不小心刺伤了。”他所有的道具都是提前备好的,这支玫瑰完全是计划外,只是想讨好一下因为前天那个突如其来的吻而炸毛的侦探。


楼下的警笛响得聒噪,催促着这场谈话快点结束,月下的魔术师跳下天台护沿,单膝跪地让自己和名侦探视线平齐,他打了个响指,一朵娇艳的玫瑰出现在他的掌心。


黑羽快斗握住了江户川的手腕:“别用麻醉针了吧,还生气吗?”


江户川甩开他的手,把瞄准镜扣下,瞪了他一眼:“我生什么气啊?”


莫名其妙,他在暗示什么啊!不说还好,现在想起来了就越想越气。


天台锁上的门后面传来中森警官的踹门声,黑羽快斗站起来向后退了几步,在一干警员的叫喊声中朝江户川柯南说了句话,然后竖起食指和中指贴了下嘴唇,在空中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之后,向瞪着他的名侦探抛了一记隐晦的飞吻。


淹没在警官叫喊声与直升机的涡轮声中的那句话,明察秋毫的侦探只要读唇语就知道那个怪盗说了什么。


江户川握着玫瑰花的手下意识地收紧,那句消散在风里的话是——


“お休み、私の新一” [晚安,我的新一。]


评论(3)

热度(120)